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648章 人太多

第648章 人太多

  感谢西风清扬投月票。

  被掳来的老弱妇孺开始很担心,生怕性命不保,可暂时安顿下来后,发现吴军纪律森严,对他们秋毫无犯,绷紧的心又稍微放下了。

  程墨下了严令,这些人的财产都还他们,军士将令不得染指,否则按军法从事。

  其实他就算不下严令,也没人对牧民的牛羊感兴趣,自从俘获了百余万头牛羊牲畜后,某一处营帐便各种臭味混杂,好在这一处在下风头,要不然军士们说不定有受不了这味儿,要哗变呢。

  现在吴军简直是提羊色变,谁都巴不得离牛羊远远的。

  只有少数老油条老光棍垂涎牧民中的年轻女子,不过有程墨的严令摆在那里,他们也只敢远远地看着,咽咽口水。

  不断有牧民被俘送来,人口越来越多,这些人带来牛羊,天天吃羊肉,羊骚味越来越重,程墨不得不派出专人管理,让他们搞好卫生。

  当这里的牧民超过十万人时,开墟集的呼声越来越高。

  派去管理这些人的是一个负责粮草的小官儿,名叫吴安,这人倒也有些能力,短时间聚集很多人,他却能划分不同区域让这些人搭建帐蓬,把这些人管理得井井有条,程墨提点后,卫生问题也得到解决,排泄物也被处理了。

  程墨开始有些欣赏他了。

  吴安向程墨建议开墟集,理由是天气越来越冷了,不如让牧民和军士相互贸易,交换一些生活必需品。

  程墨没料到吴安思想如此开放,居然肯让军士和牧民互通有无,不过他还是严肃地道:“开墟集可以,只能让牧民自己交易,吴军不得参加。”

  若准军士进墟集交易,定然军心浮动,一旦有敌军来袭,会一溃千里。

  吴安不敢不听号令,消息传出去,那些对年轻姑娘心动的老油条们哀嚎不已,他们还想买两个年轻女子暖床呢,这下可没指望了。

  不过墟集还是开起来了,只是牧民所有大致相同,交易的人并不多。

  程墨只在第一天去巡视一番,然后回营帐,再次派人去寻找黑子。

  司隶校尉送回消息,壶衍缇已从沙漠回来,正在大草原发疯般地寻找各个部落,有两个司隶校尉曾和他相遇,边战边跑,一人战死在路上,一人重伤垂死回营帐报信,话刚说完就晕过去,到现在还没醒呢。

  壶衍缇已经回王庭,黑子要么没找到他,要么找到后被他逃脱了。程墨希望是第一种,要不然只怕十几人性命难保。

  得到消息后,他已派了三拨人进沙漠寻找,现在还没有消息。

  程墨并不知道向导死了,黑子等人在沙漠中迷了路。不过在沙漠中迷路也有丧生的危险,这时黑子等人就在沙漠中如盲人般乱闯,根本不知走到哪里,并没有跟几拨进沙漠寻找他们的同伴遇上。

  很快过了半个月,营帐所在的地方几乎成为一个小型城市,倒不像驻军之所了。程墨开始跟河西走廊的郡令联系,要求他们先把牧民接走安置。

  河西走廊位于祈连山以北,武帝时收复,设三郡,有三个郡守。

  三人接到程墨的亲笔信,第一时间赶过来见程墨,郡守罗信笑得像弥勒佛,道:“丞相,不是我等不肯接受俘虏,实是没有陛下诏书,下官不敢擅专。”

  接人可以,总得师出有名吧?没有接到诏书就把人接过去,他们就等着被弹劾好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他们不会干。

  程墨也知道诏书没到,他们不会把人带走,可这不是没办法嘛,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若被有心人利用,这些人分分钟钟会变成敌人,转而攻击吴军,毕竟双方人数相差太多了,现在俘来的牧民有三十万之众,而营地中只有几万守军,还大多是步兵。

  “三位大人通融一下,陛下那里,我上奏折请罪,定然把这件事揽下来,待这件事过去,再为三位大人请功。一下子增加这么多人口,陛下定然欣喜。”程墨笑得像只小狐狸道。

  这个时代,生产力比什么都重要,人是第一生产力啊,没有人,什么都做不成。武帝曾强迁豪强,一是忌惮他们太过强大,二便是边塞人口太少,经济发展不起来,只有迁人过去。眼看三十万人活蹦乱跳的,罗信三人不可能不动心,可他们只是一个小小郡守,哪敢不按程序走?

  三人互相看了看,其余两人没说话,罗信道:“丞相恕罪,下官官卑职微,实是不敢擅专,只要诏书一到,下官即刻亲来接人。”

  程墨见他油盐不进,也没奈何,要是开口他们便把人带走,他早叫他们过来领人了,何必等到这时候?真没想到原为伤匈奴的基本,现在倒给自己招惹这么大的麻烦。

  程墨转向另外两人,这两人一叫马荣,一个李坷,都四十多岁,马荣一头大胡子乌黑漆亮,李坷的胡子却细心修剪,十分漂亮。

  马荣眸中闪过一抹精光,依然没有说话。这人看着粗犷,实际上很精明,程墨转而望向李坷。

  李坷一看就是十分细心的人,不仅胡子修剪得漂漂亮亮,衣服也干干净净,没有半粒风沙,一点看不出一路奔驰而来,倒像在青山绿水间漫步。

  他见程墨看他,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细声细气道:“丞相深得圣宠,诏书迟早会送到我等手中,只是提前几日把俘虏领走而已,下官愿担这份罪责,只是……”

  若不是程墨跟刘询好得几乎穿同一条裤子,程墨定然能讨来诏书,让这件事合法化兼意义深远,他怎么会冒这个险?何况程墨还愿承担所有责任,又承诺为他们请功,他怎肯答应?可这是自毁前程的事,不能凭程墨轻飘飘几句话,他们就把身家性命押上。

  程墨何等聪明,道:“我写一封手书交给你们,如何?”

  他想过了,纵然有过,大不了功过相抵,他已经当过丞相,站在权力顶峰,名字载入史册,足够了,难道还真如乔洁所说,等着封王?异想天开想封异姓王,那是找死。

  李坷依然细声细气道:“只要有丞相手书,下官愿带走五万妇人孩子。”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2437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