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649章 惹祸

第649章 惹祸

  感谢钰记、窈窕舒女投月票。

  俘虏总共有三十万人,少几万人便少些负担,可是程墨并不满足。

  他笑眯眯道:“李大人,你郡中人口不多,五万人够吗?孩子再过几年便长成壮劳力,妇人可以为妾为妇,也能延续人口,不如带十万人回去,如此再过二十年,你郡中定然人烟稠密,繁华程度不输于大城大埠。”

  二十年后!

  三位郡守脸上都闪过异色。他们是地方官,牧守一方十年八年就算顶破天了,很多人都只能为官一任,二十年后会变成什么样,与他们有一毛钱关系?

  程墨接着道:“你们致仕还乡,当地还会为你们立碑留念嘛,你们将在这片热土上万古长存。”

  他极力忽悠,可眼前三人无一不精明,哪会轻易上当?李坷开口接受五万人,已算是递了投名状,以后就是他的人了,现在却左右为难。马荣和罗信暗暗心惊,程墨为相时间虽短,做的几件事影响不可谓不大,特别是成立考功司,那是用来考核他们这些当官功绩的,谁不心惊?没想到有幸亲眼目睹,更让人心惊,眼前这位青年才俊不好打交道啊。

  程墨一双漆黑如深潭般的眼睛定在李坷脸上,笑容依旧,道:“李大人,如何?”

  马荣和罗信已经额头见汗了,李坷却细声细气道:“丞相,郡中人口不足二十万,若迁太多人过去,只怕人心浮动。五万人已是极限了。”

  本地人太少,压不住这么多俘虏,若是这些人暴动,那就麻烦了。

  这种情况程墨不是没有考虑,他道:“李大人安心,草原上各部落之间也存在争斗,有些更是世仇,只要把他们打散,让他们串联不起来,哪翻得起什么风浪?”

  话虽如此说,李坷还是不肯冒险,只是摇头。其实一口气接收五万人,相当于多了三分之一的人口,要把这些人安顿好已是相当吃力,哪能再多?

  程墨没办法,只好把目光转向马荣和罗信。

  帐中烧了炭盆,并不太冷,可也没到流汗的温度,此时马荣却是满头满脸的汗。他眼巴巴地望着罗信,眼中露出希翼的光,希望他能拿个主意。

  这人是个没立场没主意的,程墨对他有些鄙视,与其摇摆不定,还不如像李坷一样,干脆答应呢,不做决定,比做错决定危害大多了。

  被在座三人六只眼睛盯着,罗信也扛不住,他慢慢开口,道:“丞相,不是下官不为丞相分忧,实是没有诏书,不敢妄为,只要诏书一到,下官马上把人接走。”

  这就是一个老古板。

  程墨道:“某的奏折已送出去半个多月,早就到了京城,陛下的诏书不时将到,罗大人不妨在这里停留几天。”

  奏折确实送到了,刚到京城便一石激起千层浪。匈奴抢掠吴朝百余年,为了让这个恶邻不再抢掠,吴朝不得已,以公主和亲,从某个角度说,可以算是屈辱。武帝为改变这种屈辱的局面,不惜耗尽国力,和匈奴打了三十年仗,却从来没有人想到,可以俘虏匈奴的子民,把他们变成吴朝百姓。

  有的朝臣觉得这是釜底抽薪,有的朝臣觉得太荒唐,双方为此辩论多日,到如今还没有结论。

  程墨随同奏折送到刘询手上的,还有一封密信,言辞恳切详细讲明这么做的深远意义,先俘其民,再占其地,打下的这些地方,当然不可能还回去,这些地方只适宜放牧,不宜耕种,那就让归顺的牧民继续放牧好了,为吴朝养马,除供军队外,还可以贩卖到中原。

  刘询抚掌称妙,只是朝中反对的声浪实在太大了。他拿定主意不动摇,行动上却是慢慢说服,待反对的声音消失,然后才有动作,这么一来,诏书便不能及时送到程墨手上。

  这是朝中新旧势力的一次碰撞,刘询动用支持他的力量引导舆论,反对的朝臣也不断去找霍光,希望他重新出山,****。这些人吓坏了,若放匈奴人进来,哪怕这些人是妇人孩子,也如豺狼般可怕。

  有一个朝臣更在大将军府门口长跪不起,眼泪鼻涕齐流,道:“放匈奴孩子进来,不用十年,这些狼崽子便长成狼,会反噬,到时祸灾无穷,国将不保了。”

  好象此时为那些妇孺老弱打开国门,再过几年,这些人便会拿起武器,把吴朝灭了一样。

  霍光脸色阴沉,在书房中大骂程墨惹祸,骂完吩咐紧闭府门,不准府中任何人外出去,更严令霍禹等人不得惹事生非。

  霍显也心惊肉跳,和霍光道:“五郎心软,到头终会害了自己。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些人抢掠我朝多年,杀了我们多少百姓,既捉了,全都杀了便是,何必留此惹祸根苗?不要说孩子,就是那些女人,谁敢要?生的孩子也是异类。”

  霍光何曾不是这样想,只是到他这地位,一举一动皆有非凡意义,他还想再等等,暂时没有行动。

  第二天,更多的人到大将军府求见,府门前宽阔的空地上停满了车马,这里很快成为反对者的聚集地。

  霍书涵闻知,大惊,赶紧坐车过来,道:“父亲,五郎在外,稍有不慎会万劫不复,还请父亲三思。”

  自小生长在权力顶峰的她,如何不明白,若霍光反对,府门口那些人肯定会汹涌弹劾程墨私通匈奴,到时不要说程墨死无葬身之地,就是程家也有可能灭族。自己的父亲能量太大了,翻手为雨,覆手为云,不得不防啊。

  霍光眼神平静,看了她半天,道:“五郎到底年轻,不懂事。有些事,不能尝试,有些想法,太异想天开。”

  “父亲。”霍书涵起身盈盈跪下,道:“若五郎有不测,女儿也不活了。。”

  形势危急,她只好以命相迫了。

  霍显惊叫道:“涵儿,你怎么了?快起来。”

  程墨怎么会有危险呢?只要把那些匈奴人杀了便成。

  霍书涵却知,程墨不可能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动手,攻打部落时没有杀他们,便不会杀了,这些人现在成了鸡肋,一个安置不好,程墨的小命都得搭上。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2724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