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653章 一人一脚

第653章 一人一脚

  程墨崛起的太快了,不过短短两三年,从一个伯爵旁支一步登天,封列侯,为卫尉,最后更成为百官之首的丞相。他风光时,朝臣们只会阿谀奉承,听不到非议的声音,可谁不眼红?不知多少人在等待机会置他于死地呢。

  现在俘虏一事闹得这么大,顽固的老臣们想说服霍光出山,武祖子孙,那些凤子龙孙也想趁机拉刘询下马。谁都知道,程墨升得这么快,是因为有一个强硬的后台,当今皇帝刘询。

  刘询是武帝和卫皇后的嫡曾孙不假,可戾太子刘据被逼自杀,子孙尽皆下狱,刘询在襁褓中也入狱,他是自古至今唯一一个坐过牢的皇帝。

  这样一个人,众藩王如何能服?很多人都垂涎他的皇位,只是忌惮霍光,刘询又一向谨慎,没有把柄落在他们手里,现在霍光退隐,很多朝臣对程墨的所作所为不满,这时不发动,让霍光废了他,更待何时?

  这些人中,以武帝第四子广陵王刘胥的儿子刘通最为心热。

  武帝六子,长子戾太子刘据;次子刘怀王刘闳,三子燕剌王刘旦都早夭,没有子嗣,五子昌邑王刘髆已逝,儿子便是先被霍光扶立为帝,当了二十七天皇帝后被废的刘贺;最小的儿子是昭帝刘弗陵。

  如今武帝一脉,只剩刘询和刘通了。

  刘通早就觊觎帝位,昭帝在位时,他曾买通朝臣向霍光进言,昭帝无子,不如过继他为子,被霍光以昭帝年轻,子嗣之事不急为由拒绝了。没想到昭帝二十一岁便驾崩,霍光在刘贺和刘通之间,选中刘贺。

  待到刘贺被废,刘通觉得应该轮到自己了,武帝的后人只有自己一个啦,舍他其谁?没想到好死不死,霍光立了刘询。

  刘询被迎进未央宫,登基为帝时,刘通在府中破口大骂,问候遍霍光祖上十八代女性,吓得他的管家魂飞魄散,严厉警告府中上下人等,此事不得漏露,谁敢说出去,立即绞杀。

  刘通以为,刘询也会像刘贺一样,当二十几天皇帝,然后被扫地出门,没想到刘询诸事小心,在皇帝岗位上一干就是两年,还没有下岗的迹象,他气得不行,扎小人诅咒刘询。

  还别说,扎了几次小人后,应验了,他安插在京城的人传回消息,程墨惹下大风波,很多朝臣求霍光重新出山,剪除程墨。

  霍光是什么人,那是先后扶立两位皇帝的权臣,只要他出声,刘询皇位定然不保。刘通开心大笑,决定马上赶赴京城,许以好处,哪怕分霍光一半天下,也要登上皇位。

  藩王没有奉诏不能进京,他不能摆藩王仪仗,也不愿摆藩王仪仗,那样一路都有地方官相迎,太慢了。他带上几十个侍卫,一路飞驰,朝京城进发。

  很多朝臣每天散朝后去大将军府求见,霍光一概不见,他们便在府门前的空地静坐,好几天都是如此。慑于霍光的威严,他们不敢高谈阔论,却没闲着,交好的人三三两两坐在一起,小声谈论着。

  今天同样如此。

  远处,几匹马飞驰而来,他们中的很多人并不在意,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如他们一般的朝臣大多坐车,很少骑马,更不可能急驰,在他们想来,一定是霍光的子孙回府。

  几人到了近前,纷纷跳下马,当先一个二十一二岁的青年,长相俊朗,英气勃勃,二话不说,对坐在毡毯上的朝臣抬腿就踹。那朝臣五十多岁了,头发胡子几乎全白,满脸褶子如老树皮,正和旁边的老臣说话,全然没有防备,青年只一踹,便把朝臣踹晕过去了。

  “什么人?”

  “哪里来的?”

  “你是谁?”

  青年身披蓝色大氅,仆从簇拥,肯定出身世家,朝臣们都不敢说有辱青年家族的话,只是想问清他的身份。

  青年没说话,再次抬腿,朝和朝臣凑在一起说话的另一位朝臣踹去,这位朝臣的年龄和先前那位差不多,不过眉毛又黑又浓,看着更加威严。

  浓眉毛的朝臣惨叫一起,扑倒在地,不知死活。

  在大将军府门前静坐的朝臣有三四十人,他们自带毡毯,又有仆从小厮带了各种吃食饮水在远处侍候。他们是不会委屈自己的,与其说他们在请求,不如说是在论道。

  眼见青年眨眼间踹翻二人,不少人已变了颜色,有嘴快的已喝道:“谁家小子在这里胡来?这里可是大将军府,岂容你撒野?”

  这人有急智,不敢斥骂青年,便用霍光压他。

  青年充耳不闻,第三腿踹去,又有一人惨叫一声倒地。

  一个国字脸的朝臣惊讶地道:“你是安国公家的十二郎?”

  青年正是张清。他虽有官职在身,却比在场诸人的官职都低,这人记住张清,除了他是程墨的死党外,还因为他是安国公嫡子。

  这个朝臣见过张清,因为他要供暖局提前为他家铺设管道,他托人求到张清那里。

  张清充耳不闻,继续踹。

  朝臣们都大叫起来,道:“张十二郎,你这是做什么?”

  也有人道:“还不快快住手?”

  远处候着的小厮们见这边发生变故,纷纷跑了过来,不过都被张清的侍卫拦住,一顿拳打脚踢,打得鼻青脸肿。

  张清倒也公平,一人一脚,生死有命,晕也好,没事人儿也好,他都不再踢下去。

  有人朝大将军府台阶上跑去,想求门子救命,若张清敢对大将军府的门子动手,等若打霍光的脸,想来张清不会这么傻,可他上了年纪,又养尊处优日久,哪是张清的对手?被扯回来,依然是踹一脚。

  很快,朝臣们倒了一地,呻/吟声不断。

  门子听到异响,走出来站在台阶上冷眼旁观,既不喝止,也不掺和,就那么看热闹,待热闹看完,转身入内,关上角门。

  “你别以为你跟程丞相交好,就可以为所欲为。”一个老臣后背被踹了一脚,不停咳嗽,觉得腰都要断了,好不容易咳完,伸出一指枯瘦的手指,哆哆嗦嗦指着张清,喘了半天,才把话说完整。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2776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