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654章 惊掉一地下巴

第654章 惊掉一地下巴

  眼见再踹一脚,老臣就要一命呜呼了,不少由小厮扶起来的朝臣惊呼:“道衍兄,少说一句吧。”

  这混世小魔王太不讲理了,你跟他废话,要是被他打死,大概只能白死啊。

  他们深知,在没有把程墨打下十八层地狱前,不能动张清,也动不了张清。他是程墨的死党,要是动他一根汗毛,他们一身老骨头不够程墨收拾啊,想程墨还只是一个羽林郎时,便敢把章秋活活气死,章家拿他一点办法没有,只能眼睁睁看他飞黄腾达。

  他们再咽不下这口气,也只能暂时咽下,很多人扳倒程墨的信念越发坚定,更有人打算,待扳倒程墨后,把张清和安国公府一网打尽。勋贵又如何,难道他们这些世家会怕吗?

  其实,就在刚才,他们还在想尽量不要得罪张清背后的家族呢。这会儿思想转变这么快,也是被张清欺负狠了。他们出身世家,少负才名,出仕几十年,临到老了,却被一个毛头小子踹,一辈子的脸面都丢光了,叫他们如何不生气?

  张清双手叉腰,板着脸,恶狠狠道:“滚,再不滚,我把你们踹死也是你们活该。”

  “什么!”

  “你怎么说话呢?”

  “就是安国公在此,也不敢对我等如此说话,你这小子,真是无法无天。”

  ……

  众朝臣大惊,纷纷叫嚷起来,不断指责张清,也有人让身边的小厮:“快,去请安国公。”

  他们素知安国公为人圆滑,做人处事滴水不漏,断然不会容忍儿子得罪这么多朝臣,定然会把这混世小魔王带回府中严加管教。

  小厮飞奔而去。

  张清冷冷道:“你们若不离去,踹死不要找我。”

  颇有后果自负的意思。

  府门前一片嘈杂,能出声的老臣纷纷出声,或是劝阻或是喝止,晕过去的老臣由府中小厮救助,小厮们百忙之中,还不忘骂张清,他们可不管张清是什么人,先骂了再说,不过声音很小,只有自己听见。

  小厮清越一直站在张清身后,这时冷声道:“你们跑到大将军府门前闹事,就没想过大将军是程丞相的老丈人吗?虎毒不食子,霍大将军怎么可能害自己的女儿女婿?真是人头猪脑,也不想想为什么霍大将军不见你们。”

  老臣们张大了口合不拢,他们不是不知道霍光和程墨的关系,可事到临头,却一个个如睁眼瞎,把这么重要的事忘到脑后了。他们也是绝不会坑自己的女儿女婿的。

  府门前的空地上一时寂静无声。

  一个二十余岁,做小厮打扮的青年把晕倒的主人白发苍苍的头颅枕在自己腿上,见众多老臣被清越唬住,撇了撇嘴,道:“在绝对权力面前,女儿女婿算什么?要是我,只要能登上九五至尊,就算牺牲个把女儿,也值。”

  清越嗤笑道:“要是你?哈哈哈,你就是轮回十世,也只能当奴才,无法登上九五至尊。”

  “你!”小厮怒目而视。

  老臣们神色都是一凛,身为帝王,确实连女儿都可以牺牲,要不然怎么有和亲一说?堂堂天朝公主,皇帝的嫡亲女儿,不得不以和亲之名,嫁到匈奴那等蛮荒之地,甚至不得不按照匈奴的变态习俗,在丈夫死后,一嫁再嫁,嫁给自己名义上的儿子,之至。

  老臣们一想到这一点,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激动起来,更有人指责清越:“你一个小厮懂什么,在这里大言不惭,难道就不怕得罪霍大将军吗?”

  说来说去,都是狐假虎威,拿霍光的权势压人。

  清越冷笑:“霍大将军是有情有义之人,哪像你们这些无情无义之辈?你们不顾女儿死活,做你们的女儿真是倒霉。”

  “你这奴才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做我们的女儿倒霉?”

  “我们怎么不顾女儿死活了?你别乱说。”

  “狗奴才,看我不告诉安国公,让他打折你的腿。”

  各种骂声都冲清越而去。

  张清冷着一张脸,转身拾步上台阶,拍了拍门环,朗声道:“程五郎的兄弟张十二郎求见大将军。”

  刚才那小厮瞪眼,暗道:“我去,居然不以安国公府的身份,不以自己的官职求见,而是把程丞相的名号摆了出来,这位十二郎也太不要脸了。”

  老臣们都一脸不以为然,好几天了,他们天天过来求见,角门就没打开过。更有老臣喊道:“张十二郎,不用白费功夫了,大将军没空见你,你还是过来和我们一起坐吧,看在安国公的份上,我们教你锦绣文章。”

  清越道:“你们自己连锦绣文章都做不出来,还好意思教别人?别误人子弟了。”

  “你一个奴才懂什么是锦绣文章?”

  “张十二郎,你该好好约束小厮,不要让他乱说话,胡乱得罪人,像我们这样心胸宽广,不跟他计较的人没几个了,可别得罪不该得罪的大人物,平白为安国公府惹祸。”

  “张十二郎,大将军肯定不会见你,快回来吧。”

  各种声音嘈杂得可以。

  老臣们都觉得霍光一定不会见张清,更有人肯定哪怕安国公亲至,霍光也会不予理睬。

  张清不理他们,又拍了几下门环,道:“开门,我来找我家嫂嫂。”

  “他说什么?”

  老臣们惊掉一地下巴。安国公府的嫡子跑大将军府找嫂嫂,这是什么情况?

  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次角门打开了,那个在他们面前眼睛长在额头上的中年门子看了张清一眼,道:“你找谁?”

  张清道:“我找霍夫人,她是我嫂嫂。”

  一个胡子头发花白的老臣一副见了鬼般的表情,拐了拐身边的老友,道:“霍夫人是他嫂嫂?”

  他的老友茫然道:“没听说霍氏女嫁入安国公府啊。”

  霍光的女婿个个出身非凡,不是权倾朝野的重臣之子,就是自己权倾朝野。长女嫁到上官桀家为媳,生女上官樱,为当今皇太后,次女嫁金日磾次子,幼女嫁程墨,长女次女的公爹都是武帝的托孤大臣,权力滔天就不用说了,小女婿程墨更逆天,是当今皇帝跟前的红人,年方二十,已当了一年余的丞相。

  安国公爵位再高,也不够看,他的儿子配不上霍氏女。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2870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