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655章 怕了

第655章 怕了

  老臣们议论纷纷,没晕过去的,都在小厮搀扶下坐起来,瞪大浑浊的老眼望着角门方向。

  “瞧见没有,门子进去了。”

  一个老臣叫了起来,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死门子从没对他们有过好脸色,除了第一天冷冰冰问他们有什么事之外,这么多天任他们把门环敲穿,也不见这奴才的踪影。现在他不仅没有关角门,还去禀报,这叫什么事?

  “看,把他引进去了。”又有老臣叫了起来,声音大得吓人,把一个晕过去的老友吵醒了。

  “他进去了。”又有老臣叫了起来,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怎么进得去?”也有老臣茫然。

  张清确实走在大将军府可以两车并排行驶的宽阔甬道上,随门子七转八转,来到一座院子,丫鬟仆妇站了半院子。

  霍书涵的排场一向很大。

  门子到院门口,陪笑和一个迎出来的丫鬟说了两句,转身离去。丫鬟没理门子,把张清领了进去。

  “嫂嫂,你得想办法帮帮五郎啊。”张清一见霍书涵就嚎上了,一点不见外。

  他这些天一直在城外作坊,刚得到消息,马上赶到程墨府上,狗子告诉他,夫人回娘家了,他又追了过来。

  霍书涵是被霍显接过来的,发生这样的事,霍显没少埋汰程墨,天天碎碎念,霍光实在受不了,躲在书房不肯出来,她一腔怨念无处发泄,只好和女儿说了。霍书涵耐心劝着呢,张清来了。

  “十二郎来了,坐吧。”霍书涵示意他在下首坐了,道:“五郎来信,让你们别插手,他会处理好的。”

  陶然、武空等人都在为程墨奔走,被霍书涵劝住了。自古至今,犯忌讳就那么几件事,私通外敌绝对算得上一件,现在那些老顽固拿这个做文章,他们搅和进来,于事无补。

  张清急道:“五哥离得远,远水救不了近火,哪有什么办法?不如我把府门外那些人杀了,看他们怕不怕。”

  “别孩子气。”霍书涵雍容华贵如一朵牡丹,端坐椅中,神情温和,道:“五郎有办法,我也会劝家父相助。”

  霍光再怎么狠,也不会对亲生女儿下手,张清咧开大嘴笑了,道:“那就依嫂嫂,不过可不能就这样放过外面那些老不死,哼,敢对五哥不利,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不要乱来。就算他们在外面把地坐穿,家父也不会见他们。”

  在外面静坐的朝臣跟霍光的级别差得太远,霍光完全对他们无视,可有些倒程的力量却是暗中递话,请霍光重新出山,霍书涵担心母亲按耐不住,会撺掇父亲答应,若父亲重新出山,程墨就危了。

  说霍书涵不担心是假的,可她了解父亲,大事上,不是她能轻易说服的,她唯有以亲情动之,仗着他的疼爱,融化他坚硬的心。不过霍光心机深沉,她并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打动他了没有。

  张清道:“嫂嫂不用担心,不过是些老糊涂罢了。”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张清告辞出来。

  外面已乱成一锅粥了,老臣们猜了半天,不得要领,虽然有人想到可能是霍书涵,但被别人否定了,这样正式求见,定然有结拜,可是他们并没有听说程墨有结义兄弟,若是他真和张清结拜,以安国公的性情,不会不宣扬得人尽皆知。

  他们还没猜出结果,张清出来了,二话不说,依然抬腿就踹,边踹边道:“谁不走,小爷踹死谁。”

  府门前顿时大乱,有些老臣刚悠悠醒转,又挨了一脚,再次晕死过去,小厮们要阻止,被清越等人一顿马鞭抽开了。

  “还不走?”张清如杀神般暴喝。

  “这小子真是无法无天,老夫非和安国公理论一番不可。诸位,老夫府中有事,先行离去了。”有老臣生怕再挨踹,赶紧唤小厮过来搀扶,颤颤巍巍离去。

  有了第一个,便有第二个,不一会儿,离台阶远的那一角,张清还没有走到的地方,六七个老臣在小厮的搀扶下离开府门前这片空地,走向远处自家的马车。

  其他人一见,先是怔了怔,接着争先恐后地起身,有被连踹两脚,被踹得浑身疼痛,觉得老腰就要断了的,更觉得自己傻。

  张清见他们离去,冲他们的背影喊:“再敢来这儿,小爷接着踹。”

  有老臣不知嘀咕什么,有人劝着,其中半数上了马车,吩咐车夫驶往安国公府,要和安国公好好说道说道,这些人都是食俸两千石以上的高官。至于想投机的跟随者,可不敢去,只能自认倒霉。

  张清上马,去了武空府中。一进门便朝武空嚷嚷:“出了这么大的事,四哥也不派人跟我说一声。五哥一直对我们很照顾,这些人诬陷五哥,我们怎能坐视不理?”

  他嚷嚷完才发现祝三哥也在座,于是对祝三哥也嚷嚷开了:“三哥最没义气了,要没有五哥,卫尉能轮到你当?你近在陛下身边,怎么着也得帮五哥说说话啊。”

  他们这些人,目前来看,祝三哥获益最大,接替程墨,成为九卿之一的卫尉,皇帝的心腹。

  祝三哥道:“你小子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这里瞎嚷嚷,陛下对丞相有多信任,那是你能揣测出来的吗?”

  张清急了,道:“敢情你没帮五哥说话啊?”

  他大眼瞪得滚圆,觉得祝三哥忒不是东西,要不是最近祝三哥表现比以前靠谱很多,他早挥拳了。

  祝三哥不理他,转身对武空道:“我就说不能让这小子知道,要不然他肯定急眼。”

  他们的小团体中,祝三哥年龄最大,程墨没在京城,他的官职也最大,他说这话,让张清攥紧的拳头直接挥了过去。

  祝三哥哪会被他打着,伸臂格开,道:“坐下说话。”

  武空也道:“我们在商量呢,十二郎也一起吧。”

  张清气道:“你连帮五哥说话都不肯,还有什么好商量的?”说话间,拳头又落下。

  祝三哥再次格开,叹道:“不用我说,陛下也支持丞相。这件事若处理不当,只怕陛下也危矣。”

  他们身为勋贵二代,就没一个眼拙的,早看出事情的本质。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2921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