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656章 再败

第656章 再败

  昔日的王庭是权力的像征,也是草原上人口最多的地方,可如今放眼望去,只有枯草在风中萧瑟,让人情不自禁的想流泪哭泣。

  壶衍缇没有哭,只是大口大口地往嘴里灌酒,他已在草原上转了很多天,现一半子民都被程墨俘了,细作送回消息,那些人还活着,被严加看管起来,看管的军士都是步兵。

  步兵!壶衍缇嗤笑一声,在草原的英雄看来,步兵跟羊有什么区别?只是伸脖子等他杀而已。

  他喝了一袋酒,大手往嘴上一抹,道:“走,我们去抄他们的大本营。”

  细作也把程墨大营所在地方报来了,有三十万俘虏拖累,程墨实在无法不时更换地方,幸好莫原辽阔,要不然哪里找一块平地安置三十万人?要知道很多城镇人口不足十万,三十万人已是大城大埠的人口了。

  这些天,已有一两千匈奴兵养好了伤,再有一两千人伤势大有好转,战斗力减弱而已,跨上战马还是能打的,总共有三四千人。

  壶衍缇一声令下,三四千人朝细作所报的地方飞驰而去。

  程墨的哨探原本撒到五十里外,今天却把他们撤了回来,壶衍缇的骑兵长驱直入。远远望到前方的级大营时,他冷笑,道:“连哨探都没有,这人也敢领兵?”

  这一刻,他对程墨的轻视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浑然忘记在程墨手下败得这么惨,要不是他见机快,逃进沙漠,早成为程墨的阶下囚了。

  直到只有十里,才有几个哨探,远远望见前面烟尘大起,二话不说拍马就跑。

  壶衍缇喝道:“今天要活捉程墨,剥皮抽筋。”

  “活捉程墨,剥皮抽筋。”众匈奴兵齐声大吼,吼声远远传了出去。

  更有人喊:“屠肥羊啊。”

  于是整齐划一的吼声过后,“屠肥羊。”的呼声多了起来,骑兵们一个个兴奋得满脸光,想到可以抢吴军的牛羊粮食,他们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

  十里,八里,六里,四里,已经能看到辕门了,不少匈奴兵嗷嗷叫两眼放光,拍马朝辕门冲去,眼看离冲在最前的壶衍缇只有一马之遥,连壶衍缇的侍卫都被抛下了。

  快冲进辕门的栅栏时,匈奴兵已越过前头的壶衍缇,不顾一切朝前跑去。要是以前,谁也不敢捋虎须,敢跑到壶衍缇前面,那是找死,现在却不同,经此一役,壶衍缇威望大减,眼见严冬难过,谁不想抢一些牛羊?谁先冲进去,谁就能多抢些,牛羊在前,谁也顾不得单于了。

  最在跑前的匈奴兵快冲进辕门了,就在这时,一声鼓响,马蹄声踩得地面颤动,大本营两侧各驰出一队人马,把壶衍缇包围了。

  “活捉壶衍缇!”

  “壶衍缇,快快投降吧。”

  “壶衍缇,下马受死。”

  喊声四起,杀声震天,这支队伍少说也有两万人,围住匈奴兵一顿砍瓜切菜,很快就杀了几百人。

  壶衍缇知道中了埋伏,赶紧在侍卫保护下奋力向外杀去,万幸的是,他不是冲在最前,没有对上康成这位将军。

  他万万没想到,程墨把套下在自已帐门口,真是够狠。

  程墨在不远处观战,见壶衍缇退走,拍马冲来,要拦住他,可是晚了,壶衍缇连续两次受挫,已如惊弓之鸟,一见形势不对,哪敢恋战,待程墨杀入包围圈,他早脱身而去了。

  这一仗,壶衍缇几乎全军覆没,几十个侍卫也只有十多人奋力厮杀,和他一起逃了出来。

  两万生力军对三四千残兵,只能用屠杀来形容了,不到一个时辰,匈奴兵便死了两千多人,其余一千余人都投降了,没办法啊,吴军黑压压一大片,逃是逃不出去的,这些人被准许投降,都感激涕零。能活命谁想死啊,先保住命再说。

  帅帐中,程墨扼腕叹息:“设了这个局,还是没能擒住壶衍缇。”

  有匈奴细作混在吴军中,想偷偷送消息出去,被哨探擒获,消息报到程墨那里,程墨想把壶衍缇钓出来,于是有了细作报信这一幕,那个真正的细作早就被杀了,这样的人,怎么能容他活下去?他在临死前,把同伴都招了出来,大营中的细作被一网打落,一个不剩。

  送到壶衍缇那里的情报,不过是假细作之名,壶衍缇的行动,尽在程墨掌握中。

  乔洁道:“丞相,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不要说王庭附近,就是匈奴南部的部落都被扫荡了,深入草原太危险,扫荡行动已停止了,乔洁等人并没有率军离开营帐,五千尖刀精锐也在营中,现在大营中足足有十五万人马。

  程墨道:“我已上奏折,陛下的诏书这两天就来了。待诏书来了,派使者过去,言明只要壶衍缇肯纳贡称臣,我可以奏明陛下,就此罢兵回朝。”

  消灭匈奴不大可能,草原太大了,管理起来也不方便,只能遥控,无法像别的郡那样派官员。当然壶衍缇这样的雄主是不能再当单于了,不过这是以后的事,现在先回京再说。

  京城出了这么大的事,程墨归心似箭,恨不得即刻回去,和众多老封建老顽固分辩个清楚明白,证明自身的同时,解刘询的危机。

  立下这么大的功劳,皇帝定然会封赏,说不定一开恩,封侯爵呢,列侯不敢想,低一等的关内侯也可以啊。康成最近心情好得不得了,成天笑眯眯的,这时道:“丞相说得是。”

  最好壶衍缇能称臣,他们可以回京,接受封赏。

  乔洁等人也没异议。

  壶衍缇中了埋伏,损失三四千人,心都在滴血,以前三四千人不算什么,现在这三四千人是他能调动起来的全部力量,一下子全没了,他拿什么和吴军打?

  他像困兽一样在王帐中走来走去,不停咒骂程墨,却一点有用的办法也想不出来。

  就在这时,吴使到了,双眼望天,冷冷道:“陛下开恩,饶你一命,准你称臣纳贡。”

  壶衍缇听到翻译,想死的心都有了,他一代雄主,向吴朝那个小皇帝称臣?开什么玩笑。他愤愤道:“宁死也不称臣。”

  使者冷冷道:“不称臣?那就战场上见吧。”

  使者名叫张瑞,是一名千夫长,程墨叫他来传话,话传到,转身就走。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2987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