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657章 谁至高无上

第657章 谁至高无上

  这天下午,突然传出霍光进宫的消息,权力中枢几个重臣得知消息,大吃一惊,再也坐不住了。丙吉紧张得手心全是汗,赶紧进宫求见。

  霍光终于迈出大将军府了,他是想废掉刘询,再立新帝,还是想保刘询?人人心中打个问号,而快到京城的刘通得到消息,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武帝的子孙,只剩他和刘询了,刘询被废,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他啦。他觉得很有必要表明身份,大张旗鼓进京。

  丙吉等候传见的空当,已经有几位重臣赶来,他们也想当面向刘询求证,两人到底谈了什么。

  那些在大将军府静坐,被张清猛踹,再也不敢去的老臣高兴得差点跳起来,相约去莳花馆庆贺,他们总算盼到霍光出手了。

  消息越传越广,不过半天,很多人都知道了,大多数人都觉得,霍光这位猛人要出山了,刘询皇位不保,更有人开始议论接下来哪位幸运儿会登上帝位,显然刘询两个儿子太小,不合适,也有少数人认为,正是因为两位小皇子年幼,正合霍光的意,他可以摄政。

  外间传言满天飞时,丙吉进了宣室殿,其余几位重臣没被宣召。他们不舍得离去,还在宫门口等候。

  “陛下,霍大将军意欲何为?”丙吉行礼毕,身子还没站直,开口问道。

  刘询神情如常,看不出异样,示意他坐,道:“大将军说,五郎的举措极好,请朕照五郎的意思办理。”

  “啊……”丙吉轻呼出声,他千想万想,没有想到竟是这样。

  刘询显然也很意外,眸中闪过一丝异色,很快神色如常,道:“想必五郎写信向大将军陈述此举于国有利,大将军才会下决定。”

  至此,刘询已可以确定,霍光退居二线,不满权力被架空,京城风起云涌,他稳坐钓鱼台,就是为了刷存在感,说白了,就是在等程墨这封信,如果程墨的信再不来,真不知道情况会恶化到什么程度。

  得报霍光在外面求见,他也很紧张,感受到极大的压力。霍光离去后,他牙齿咬得格格响,身为至高无上的皇帝,废立却在此人手中,此人一时不除,他心中何安?

  他心中涌起杀意,不过掩饰得非常好,对霍光像以前一样恭敬,亲自出迎,霍光落座后他才坐下,又嘘寒问暖关心霍光的病情。

  霍光对他的表现很满意,脸上一直浮现淡淡的笑容,待他问候毕,才说出来意。

  得知真相,刘询更想杀他,哪怕他是程墨的岳丈。

  丙吉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虽不至于怀疑他们翁婿有猫腻,但脸色也不好看,道:“程丞相信中说什么?”

  他想知道,他们一个个亲到大将军府求见,都被拒之门外,为何程墨只写一封信,霍光便改变得如此彻底。真是一封家书抵万金啊,他心里感叹。

  刘询摇头道:“大将军没有细说,待五郎回来,你问他吧。朕已写好诏书,送往漠北了,明天早朝,你安排人再议此事。”

  最近的早朝,哪次不以议这件事开头,然后便开始争吵,最后在争吵中结束早朝。丙吉明白,刘询要一锤定音,把这件事落实了。

  丙吉道:“臣遵诏。”

  霍书涵听知,可不会猜测,而是直接回娘家问霍光。霍光直接把程墨的信给她看,道:“为父细细思忖过,此计可行。”

  他是老奸巨滑的人物,眼光何等老辣,只看一遍,便知道这是控制匈奴,削弱匈奴的好办法,虽不能把匈奴国土纳入版图,但却能以时间换空间,慢慢把匈奴同化,或许百八十年后,匈奴人跟吴人无异。

  这么一来,匈奴之危便解了,这是为后代子孙计的大事,他如何会不支持?

  霍书涵看完信,美目闪了几下,已看穿父亲的小算盘。最近朝中闹得沸沸扬扬,程家有灭族之祸,甚至连皇帝都有可能皇位不保,便是因为程墨俘三十万匈奴,而程墨之所以会俘三十万匈奴,便想行此计。

  办法还是那个办法,闹了快一个月,却由霍光一言九鼎,定下此事。

  她想起一年前程墨决意劝霍光退隐时说过:“功高盖主,取死之道。”正是程墨郑重无比地说过这句话,她才支持他劝霍光退隐。

  霍家历经伯父霍去病、父亲霍光两代,已辉煌之至,除非取皇帝而替之,否则再难寸进了。可父亲挂念武帝托孤的承诺,断然不会取武帝子孙而替之,只能退,成为世家,才有生存的空间。

  可惜,父亲身体好转,又放不下权力了。霍书涵暗暗叹息。

  草原上,壶衍缇气得朝吴朝使者的背影破口大骂,言明让他死可以,让他称臣绝对不行。

  千夫长听到骂声,停步转身,倨傲道:“不称臣纳贡,我家丞相定然灭了你。”

  太爽了,自太祖时起,被这该死的野蛮人压了百余年,总算能够出一口气。千夫长并不是蛮横之人,要不然也不会被程墨派来当使者了,他不仅胆大,而且很机灵,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程墨派他来时,特意交待,不用对壶衍缇客气,所以,他是特地来“不客气”的。

  壶衍缇气得青筋暴跳,连声怒吼:“我要灭了程墨小儿。”

  千夫长像看白痴一样看他,道:“你没有子民,又没有兵马,拿什么和我们战?不如老老实实称臣,双方罢兵,以后每岁向我们纳贡,再送几个漂亮女子进宫为奴。”这人忒可恶,斜睨壶衍缇,道:“匈奴女子长相太丑,要为妃怕是不能,为宫人还勉强可以。”

  翻译大怒,把这句话译了,道:“单于,杀了这老小子,别让他活着走出草原。”

  于欢一听,脸色很是难看,虽说壶衍缇已经不足为患,但雄风还在,若是破罐子破摔,先把他们宰了再说,他的小命岂不是难保?

  壶衍缇大眼圆瞪,目露凶光,腰刀拨出一半,就要亲手劈了他们。

  千夫长见身边的于欢脸色苍白,满不在乎地安慰道:“怕什么,他敢伤了我们,丞相一定为我们报仇。”

  命只有一条啊,于欢快哭了。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3121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