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661章 强势

第661章 强势

  真是无法沟通啊,这是谈判吗,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壶衍缇憋屈得不行,却没有办法,只能接受陶然提出的条件:无条件称臣纳贡。

  “贵国前丞相可真是一言九鼎,说来说去只有这一条。这是贵国前丞相的主意,还是贵国皇帝陛下的主意?”直到这时,壶衍缇还不忘离间,他相信只要吴朝由程墨说了算的消息传出去,刘询定然会起戒心,身为一国之主,怎肯由别人操控?

  陶然肃然道:“单于差了,此乃陛下的意见,丞相不过执行而已。”

  难道长安那个年方弱冠的小皇帝有如此心智?壶衍缇不相信,好整以暇道:“信使不用为贵国前丞相遮掩。”

  “此乃我国政事,轮不到别人指手划脚。”陶然直接翻脸,道:“单于若不愿意谈,那就战场上见,若要谈,当亲赴大营,和我家丞相相商。”

  左贤王叫了起来:“怎么可以?”

  亲赴对方大营,这是羊入虎口,进去还出得来吗?

  陶然坚决不肯再谈,起身道:“老夫虽为信使,但陛下有言,一切听从丞相指示。我看,就不用我来回传话了,干脆你们到大营,当面和丞相洽谈吧。”

  他临行前刘询确实说过若有难以决断之事,可请示程墨,盖因道路遥远,来回传递消息不便,而程墨又有完整的对匈政策,有决断不下的事请示他,做出的决定当有利于已方。可细究起来,好象跟陶然的话不大一样。

  壶衍缇默然,没想到刘询如此信任程墨。此前他们的细作曾传回消息,吴朝皇帝龙潜时和程墨结交,因而对他非常信任。但信任也有限度,这算什么,无限度信任吗?那也太过了。

  左贤王再三苦留,道:“信使到来,我们自当好生招待,怎能说走就走?我们先饮酒,洽谈之事,明天再说。”

  其实他们被乔洁等人洗劫一空,哪里还有酒,留下来只能喝西北风。

  陶然没有亲历,只听说乔洁等人不停“打草谷”,可不知他们最后抢无可抢,差点连王帐中的矮几都搬走,还以为真有酒呢,当下坚决摇头,道:“你们挑拨离间,没有诚意,不必再谈了。”

  老头子说走就走,一点面子都不给,左贤王几乎要跪下了,也留下住他。

  陶然回到大营,把经过说了一遍,道:“丞相,不能让单于南下,若觐见陛下时行挑拨之事,只怕陛下心里会生刺。”

  陶然也看出刘询对霍光很忌惮,而霍光却因为程墨的一封信而表态,一锤定音。这于程墨的处境,大为不妙。身为皇帝,只要怀疑某人有可能威胁到自己,根本不用搜查真凭实据,就可以出手灭了谁。程墨风头太劲,不是好事。

  程墨道:“此次回京,我会退隐,以后只能隐在幕后,暗中扶你一把,无法明着相助了。”

  他曾在信中对刘询承诺,回京后离去,不是虚言,而是确实会这么做。以前他没有军功,谈不上功高盖主,这次打得壶衍缇没有还手之力,和乔洁、康成等一批将领是共生患死的交情,可以说,文官、武将、勋贵的人脉他都有了,刘询不忌惮他太不正常了,必须功成身退。

  陶然道:“丞相说哪里话,丞相致仕归田,我自然跟随。”

  程墨摇头,道:“放心,我会把你们安排好。”

  这些跟随他的人,他会安排好再离去,以后想重返朝堂,也有力量可以用。

  陶然对程墨深深敬服,并没再说,只是点头称是,道:“我一切听从丞相安排。”

  程墨太年轻了,哪怕他现在离开朝堂,也有可能在某一天归来。趁他离去,他为他做些事吧。陶然暗暗下定决心。

  过了两天,壶衍缇来了,只带几个侍卫,站在辕门外道:“我有事见你们丞相。”

  守辕门的侍卫见他气宇轩昂,又是匈奴王者打扮,料来不是有人假冒,不敢怠慢,赶紧通报进去。程墨迎了出来,和壶衍缇面对面,互相打量片刻,才都露出笑容,道:“是你?!”

  他们交手多次,从未见过面,却在见到对方的第一眼,觉得是如此的熟悉。

  程墨邀壶衍缇进帐叙话,壶衍缇大步而入,没有一丝惧色。

  在帐中坐定,程墨道:“久闻单于英雄,今日初见,果然名不虚传。”

  这里有十五万大军,他却只带几个侍卫便赶来,虽说他手上没有兵马,想带也没得带,但这份胆略还是让程墨佩服,易地而处,他当然也是不惧的,也敢单刀赴会,但不见得人人都敢。

  这两天,左贤王左劝右劝,壶衍缇也知,要解目前困境,必须从称臣入手,他自诩英雄,一旦决定,便付诸行动,才会在今天到来。

  “久闻程丞相丰神如玉,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壶衍缇相当上道。

  两人相视大笑。

  笑完,程墨道:“单于只有称臣纳贡一途,别无他法,被俘的牧民也不可能归还。这些人,已逐渐送往我国各地,将给予耕地,由老农教导他们耕田。相信不久的将来,他们会熟悉庄稼,不复放牧了。”

  “什么?”壶衍缇吃惊地道:“三十万人,都拨给耕地,教导他们种田?”

  好大的手笔,这些人真的要改变祖祖辈辈放牧的习惯了吗?

  程墨道:“确实如此。”

  随同陶然一起来的,还有两个副使,他们负责安排把俘虏迁往全国各地,现在最先安排的当然是河西走廊,不过河西三郡,只安排几百人,这些人会分散安插在本地村落中,一个村子只安排每个部落一个牧民,把他们打得很散。

  这份工作细致繁琐,工作量极大,两人个副使对照花名册,记录安排,每天忙到半夜三更。几天下来,不断有人被送走,由军士押送到地方,交给地方官,拿了公文回京城交差。

  这件事,影响深远,纵然现在忙些累些,也值得。

  壶衍缇望着程墨,嘴张得可以塞进一个鸭蛋,半天才道:“吴朝怎么做得到?”

  程墨自得道:“天朝上国,有什么办不到?”

  “那是我的子民。”壶衍缇哀嚎。

  程墨强调:“现在是我们的了。”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3286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