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667章 奉杀

第667章 奉杀

  感谢西风清扬投月票。

  刘通一声吼,简直如平地一声雷,震得群臣耳膜嗡嗡响,一个个如看白痴一样看他。

  程墨停步看了他一眼,再次向刘询行礼,道:“臣谢陛下赐坐。”

  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坐到皇帝身侧,涉及皇权,那是有森严法度的,半步也不能逾越。

  刘通见程墨没理他,反而接受赐坐,就要坐到刘询身边,更加恼怒,道:“你没听见我的话吗?”

  奶奶的,就算不认识他,也应该认识他这一身朝服才对。他可是身穿郡王服饰。

  程墨早看出来了,何况他坐在宗族那一列,这一列,只有他一人。可是依然把他当成了白痴,他以为能当众落程墨的面子,却没想到这是在落皇帝的面子,当众跟皇帝唱对台戏。

  果然,程墨没出声,刘询出声了,声音还是跟平时一样温和,一点听不出愠怒,道:“皇兄和五郎有旧怨?”

  刘询当了两年皇帝,自霍光退瘾,天天上朝,和群臣商议政事,群臣谁不是人精,怎会不了解他的性情?这位皇帝,可是能很好的地控制自己的情绪,纵然怒,也不会显露出来,而是干净利落地处理掉让他不快的人和事。当今,也只有霍光能让他忌惮了。

  刘通道:“臣今天第一次见此人。”

  “朕为皇兄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平定匈奴,让匈奴单于称臣纳贡的大功臣。”刘询平静地说完,再不理刘通。

  平定匈奴的大功臣,有这一身功绩,坐在帝侧,有何不可?

  刘通咬牙,道:“再大的功臣,也是我刘家的家奴,如何能得到这么重的赏赐?”

  得以坐在帝侧,可比金山银山的赏赐要重得多,这是荣耀,是身份的像征。

  刘询蹙眉,道:“皇兄何出此言?太祖立国,分封功臣,也是封了诸多异姓王的,若没有诸位异姓王出力,太祖一人纵然武力盖世,也难以创下偌大功业,为后世子孙留下大好江山。”

  群臣点头,有人出列奏道:“陛下,王爷无诏而进京,理该请王爷回封地。”

  刘通无诏进京,早就被群臣弹劾了,他气得只能在暂居的府邸中破口大骂,可不敢当面和这些臣子对上,一是自己理亏,二是他深知这些老臣的厉害,这些人口才了得,骂人不带脏字,开口便引经据典,你以为他在夸你,其实是在骂你。

  他只好不理会这些老臣,就算他们这会儿又旧事重提,弹劾他无诏进京,他也只能闷声大财。

  说到底,刘通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以为程墨年轻,根基浅,可以欺负,说他是家奴,而那些老臣大多出身世家,他不敢轻动。

  程墨在毡毯上坐好,道:“王爷无诏进京?不会吧。”

  刘询道:“朕并没有下诏宣皇兄进京。”

  刘通突然觉得心惊肉跳,有大事不好之感。在此之前,群臣弹劾他无诏进京,刘询都没有说什么,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程墨一插话,刘询马上这么说?

  程墨道:“若真如此,臣也附议,弹劾王爷。纲常不可废,无诏进京等同谋反,请陛下治王爷之罪。”

  群臣都怔住,程墨这是要和刘通对上吗?

  刘通也怔了一下,接着怒吼:“竖子,尔敢!”

  程墨一向不是个肯吃亏的主,今天第一次见面,刘通便对他各种看不顺眼,各种挑衅,还说他是刘氏家奴,这口气他如何能忍?这么大的把柄送到面前,他又怎会不用?

  程墨回应他的,只是笑眯眯的一瞥。刘通理解为挑衅,这是程墨在挑衅他身为郡王、宗室的权威。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刘询竟然点头道:“自皇兄进京至今,朕共收到三十四封弹劾皇兄的奏折。朕一向有感于宗室血脉稀少,不忍惩戒皇兄,可朕细思之,众卿说得有理,藩王不奉诏而进京,若不严惩,今天你跑来,明天我跑来,岂不乱了。传诏,着削去刘通王爵,贬为庶民。”

  刘通呆住。

  群臣呆住。

  程墨只觉浑身冰冷,刘询确实不简单,谈笑间废掉一位宗室的王爵。

  殿中静了一会儿,才有朝臣行礼,道:“陛下圣明。”

  这位老臣是最见不得有人违反祖制的,他连上三封奏折弹劾刘通,总算喜闻乐见,刘通被贬为庶民了。不过他也觉得很遗憾,当日为扳倒程墨出了大力,到霍大将军府门前静坐,可惜最终没有动得程墨一根汗毛,程墨不仅没事,还能坐在帝侧。

  有人出声,66续续有人跟着道:“陛下英明。”

  早有羽林郎上来摘下刘通的王冠袍服,程墨曾为卫尉,在羽林郎心目中有极高的威信,这人对程墨不善,羽林郎哪会对他客气。

  袍服被剥,刘通才如梦初醒,大骂道:“程贼,我跟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何故这样害我。”

  众臣都摇头,你也知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又何必一见面,就对人横挑鼻子竖挑眼呢,这下好了吧,程墨只不过顺手丢一块石头下井,你就成为庶民了。

  程墨也暗自心惊,刘询这是奉杀呀,以后朝野内外,谁还不惧怕他?

  刘通被拖出殿。

  刘询道:“程卿讲一讲平匈奴的经过吧,三十万俘虏又是怎么回事,如今安置到何种程度?”

  程墨一一细讲,说到抄王庭如抄家,群臣又是吃惊又是好笑,都道:“匈奴也有今天。”

  想当日,他们连吕后都敢亵渎,如今落得这个下场,也算罪有应得了。

  这一番细说,早朝时间已过,可刘询舍不得打断程墨的话,群臣也听得津津有味,只好推迟早朝时间。

  待得一切说完,已过正午,刘询道:“待诸位将军归来,一并按功论赏。退朝,程卿留下,朕赐宴。”

  以前程墨没少在宣室殿蹭饭,但刘询明确说出“赐宴”二字还是头一遭,可见皇帝赐宴有多么重要的意义。

  群臣三三两两出殿,都在议论程墨回朝的事,不少人说,他有军功在身,皇帝又对他言听计从,以后再也无人能撼动他了。更有人感概,他现在要后台有后台,要人脉有人脉,要军功有军功,没想到一个小小旁支成长到这地步,如今只能看他脸色行事了。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3644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