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675章 服软

第675章 服软

  风呼号着,似是不忍人间惨剧发生。越来越多的百姓从路旁走来,跪在程墨面前,要求严惩凶手。他们跟孩子并不认识,只不过同为吴人,不愤被人当面指责为贱民。

  “乡亲们快快请起。”程墨扶孩子的父母起来,又让阿飞等人扶百姓们起身,道:“大家如果相信我,就把这件事交给我去处理。”

  “我们相信丞相!”

  如奔雷般的声音吓了壶衍缇一跳,可他很快沉下脸,凶巴巴道:“怎么,丞相要为这个孩子出头吗?”

  他身为单于,久居上位,再露出这副恶相,很多百姓都吃了一惊,下意识地倒退。

  程墨平静地看他,道:“怎么,单于要纵容凶手吗?”

  “他是我的侍卫,跟我一起长大。”

  “他是我的子民,是我吴朝未来的希望。”

  听到程墨这么说,孩子的父母哭得撕心裂肺,百姓们都握紧拳头,齐声道:“不错,孩子是我吴朝未来的希望。”

  更有老人想起往昔受匈奴欺压的日子,咬牙切齿道:“你们这些豺狼,在草原上耀武扬威也就罢了,居然跑到京城来撒野,我不要老命,也要咬下你一块肉。”

  这精瘦的老人说着,朝踏死马的侍卫扑去。

  侍卫一挥手,老人一个趄趔摔倒在地,头部着地,脑浆并裂,气绝身亡。阿飞飞身来救,刚赶到老人身边,老人已被摔在地上。

  “你个杂碎。”阿飞怒极,一拳朝那个侍卫挥去,侍卫伸手格住,两人当街打了起来。

  壶衍缇暴跳如雷道:“程丞相,你想杀我吗?”

  程墨也面如寒霜,道:“在我吴朝境内,杀我百姓如屠猪狗,单于,你真当我吴朝无人吗?我马上进宫,请我皇下诏,十五万大军后队变前队,即刻开赴匈奴,与你决一死战。”

  “决一死战!”百姓们都呼喊起来,群情汹涌,人人恨不得咬下那个侍卫一块肉,生啖。

  街头上百姓再多,在壶衍缇眼里不过是一群绵羊,真正让他心悸的是那十五万俘虏他三十万牧民,多次奔袭,洗劫他王庭以及一半国土的吴军,特别是来去如飞的五千精锐,更让他谈之色变。

  他脸色变幻不定,最后仰头长嚎,惊得众百姓退后几十丈远,程墨手一挥,众侍卫把他们一行人围起来,以防他们暴起伤心。

  壶衍缇如狼般嚎完,出了胸中一口闷气,才勉强道:“程丞相开口要战,闭口要战,难道忘了贵国使者持节赴我王庭,力劝我不要妄动刀兵,以和为贵吗?”

  这得多不要脸,才在力不如人时把吴安抬出来啊。程墨气笑了,道:“难道不是单于想战吗?要不然为何在我京城妄伤人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要战,便战,难道我怕了你?”

  “不错,要战就战,我们怎会怕了你?”

  “快滚你妈的咸鸭蛋,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只会欺负手无寸铁的百姓,也好意思说你是匈奴单于?”

  “你跪下求饶,我家丞相大度,或许会饶你一条狗命。”

  众百姓纷纷怒骂,壶衍缇一概不理。他道:“我应丞相之邀,应贵国陛下之约而来,丞相要挑起战端,先和我大战三百回合,弓箭骑射胜过我再说。”

  他是草愿上的英雄,骑射之术世上无双,他不信,程墨能赢得了他。

  程墨道:“你的脸比城墙还厚。”

  于欢自然不会翻译这句话,壶衍缇铜铃大的眼睛,死死瞪着程墨,他觉得程墨在骂他,骂他什么呢?

  程墨道:“你既然应约而来,就该约束部众,不伤害无辜。你把伤人的凶手交出来,我们还是好朋友。”

  他不给壶衍缇再磨叽的机会,手一挥,道:“把凶手押起来。”

  廷尉署的差役如狼似虎冲了上去,不由分说把那个侍卫反剪双手,拷上手拷,推推搡搡带起就走。

  壶衍缇大怒,要待出手,被程墨拦住了。他的侍卫要冲过去抢人,也被阿飞带人拦住了,程墨神色平静,道:“在我们吴朝,凶人偿命,天经地义,没有谁可以例外。你身为我朝属臣,当以身作则,岂能与众不同?”

  壶衍缇怒道:“娘的,我不称臣了。”

  程墨道:“那就战。以举国之力,把匈奴从地图上抹除。”

  “程丞相,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你要不相信我能做到,那就试试看好了。”

  壶衍缇怒发冲冠,程墨针锋相对,半步不让,沈定、卢希身姿笔直站在他身后,如两尊门神,涉及到帝国脸面,这两位同为九卿之一的大臣,不可撼动。

  良久,壶衍缇的气势弱了下去,仰天打个哈哈,道:“程丞相太小题大作了。”

  程墨道:“人命关天,怎么是小题?单于还当切记,你为我皇之臣。”

  你是来向我们称臣纳贡的,再不是以前高高在上,随意掳杀我吴朝百姓那个单于了。众围观百姓都把脊背挺得笔直,是的,从此以后,匈奴是大吴的附属国,匈奴单于是大吴皇帝陛下的臣子。

  壶衍缇含糊不清在咒骂了一句什么,程墨眉锋一竖,道:“单于可有不满?”

  “没有没有,哈哈,我哪敢?”壶衍缇笑得很苦涩。这个世界终究是用实力说话的,现在他战败了,实力不行,自当隐忍,再过几年,从吴朝这里要些好处,扩充军备,再算这笔帐。

  壶衍缇拿定主意。

  程墨怎么会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唇边噙了一丝冷笑,道:“单于请,我送你去胪鸿寺,先安顿下来,再游览京城,见识见识京城的繁华。”

  壶衍缇道:“好,丞相请。”

  两人同时上马,并驾齐驱,朝胪鸿寺而去,后面两人的侍卫一路上暗战不断。壶衍缇带来的人马术精湛,阿飞等人身负武功,交手多次,不相上下。

  程墨和壶衍缇只做不知,两人来到胪鸿寺,壶衍缇被迎进最好的一座院子,一进门,只见奇石堆成假山,绿树成荫,不由啧啧称奇。

  卢希也真是费了心,竟在院中通了管道,在院顶搭了帐蓬,用暖气保树叶不落。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4104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