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676章 想杀谁

第676章 想杀谁

  壶衍缇一双贼眼骨碌碌乱转,道:“丞相,你们可真会享受,住在这里,比住在帐蓬舒服万倍。”

  卢希别过脸,撇了撇嘴,要不怎么说是野蛮人呢,只会天天喊打喊杀,啃羊肉住帐蓬,离得老远,一身羊臊味能熏死人。

  程墨却深知壶衍缇在转什么念头,正色道:“单于不要忘了此行的目的。”

  我能打得你称臣纳贡,就能永远压你一头,让你永世不得翻身。程墨见他眼中闪过贪婪之光,伏击他的念头更盛了,这样一头豺狼,真不该留在世上。

  壶衍缇踏进这个院子,确实大受震动,如果灭了吴朝,自己入主长安,成为高高在上的皇帝,把这温暖如春的所在做为自己的行宫,何必去漠北吃沙喝风?

  草原上的生存环境实在太恶劣了,跟长安无法比,简直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程墨的警告他完全没放在心上,更加坚定灭了吴朝的决心。

  话不投机半句多,程墨刚才还说要带他游览京城,现在一点心情也无,只冷冷道:“单于一路劳顿,且先歇息两天,待我皇宣诏。”

  这话壶衍缇不爱听,凭什么他得在这儿排队等候觐见?程墨说完就走,只给他留下一个背影,他要抗议也没机会。

  卢希从程墨话里听出味儿来,鄙视中又添了厌恶,这人真不讲究,都答应称臣纳贡了,还想打吴朝的主意。他也不愿和这种人品差到极点的人渣耗下去了,勉强拱了拱手,道:“老夫还有要务处理,单于有事可吩咐奴仆,告辞。”

  壶衍缇一边像好奇宝宝般东张西望观察这座院子,越看越是喜欢,一边盘算怎么偷袭长安,在最短时间内把它变成自己的都城,并没听清卢希说什么,见他拱手,便点头道:“嗯。”

  卢希出了院子,立即破口大骂。他不仅是文官,还是当世大儒,可这会儿全无一点大儒的风采,引经据典,不吐脏字,口水横飞,把壶衍缇臭骂一顿,直骂得嗓子冒烟才作罢。

  壶衍缇就是当面听着,也不明白卢希在骂自己,何况隔着好几重院子?让他无法接受的是,送来的晚膳只有一大盆水煮的菘菜,半点油星也无。上菜的婢女让于欢翻译:“冬天素菜珍贵无比,贵客来了,才能吃得上。”

  去你的珍贵,去你的贵客,他好怀念烤得金黄的肥羊味道啊。壶衍缇快哭了。

  程墨离开大胪鸿寺,去了宣室殿。刘询屏退内侍,只留小6子一人在殿中侍候,和程墨密议半个时辰。

  程墨离开时下雪了,阿飞为他撑伞,他摇头,道:“回府。”

  诸女在暖阁闲坐。现在全府供暖,所有房间没温差,她们喜欢在这里闲坐,不过是这里曾作为赵王的暖阁,这个院子比别的庭院温度高些,院子中植有耐寒的观赏植物,房中陈设又雅致,很合她们的眼缘。

  小泥炉上的水沸了,霍书涵葱白般的手指提起陶壶,白雾蒸腾,淹没了她的玉指。

  帘子掀起,苏妙华进来,道:“下雪了,五郎还没回来。”她刚去府门前看了。

  “下雪了?”顾盼儿走到窗前往外望,透过窗棂,轻纱般的雪花在昏暗的天空下飞舞。

  她们都在担心程墨,生怕他两面受气。

  茶香弥漫,霍书涵泡好茶,用锦帕拭了拭手,道:“想必五郎被单于缠住了。”

  她从霍光那里了解到,壶衍缇是一位雄主,不会久居人下,也不甘久居人下,此次程墨能一战而捷,一是打他一个措手不及,二是以其人之道治其人之身,用匈奴最擅长的奔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瓦解壶衍缇的实力。壶衍缇的实力没有挥作用,就败了。

  以他的为人,哪怕败得心服口服,也不会称臣纳贡,何况败得不明不白?霍光担心,壶衍缇有后手。

  这些,霍书涵怕姐妹们担心,没敢说,刚才她表面上在泡茶,很悠闲的样子,实则在思忖,如果她是壶衍缇,会用什么方法收拾程墨,报此奇耻大辱?

  顾盼儿蹙眉道:“能不能想个法子,把这人除了?”

  苏妙华双眼光,赵雨菲吃了一惊,只有霍书涵依然平静无波,道:“妹妹有什么办法?”

  程墨回府,换了干净衣服来到暖阁,听到几位貌美如花的娇妻在商量怎么杀人。他欣帘而入,奇道:“你们想杀谁?”

  不会想杀亲夫吧?突然冒出来的念头让他寒毛直竖。

  “五郎回来了。”诸女迎了上来,莺莺燕燕,有挽他的胳膊,拉他坐下的,有把热茶放在他面前,让他饮用的,有端来他最爱吃的玫瑰糕,喂到他嘴里的。

  程墨只关心一件事:“你们想杀谁啊?”

  顾盼儿迷人的大眼睛眯了眯,让程墨脖子直冒凉气,她从小嘴里吐出两个字:“单于。”

  苏妙华快人快语道:“那个该死的单于太会给你惹事了,我们在商量,怎么能神不知鬼不觉把他除掉。五郎,杀了他,不会引起两国交战吧?”

  “杀壶衍缇?哈哈哈。”程墨心头一宽,哈哈大笑,非常不讲究地大手一拨拉,把诸女划拉进怀里,头埋在不知哪位娇妻高耸的酥胸,道:“知我心者,非爱妻莫属。”

  几人都不好意思,一齐挣扎,好不容易挣扎出他的“魔掌”,各自找位子坐下,苏妙华急问:“你也想杀他啊?”

  程墨笑吟吟道:“你不是挺讨厌他吗?杀了干净。”

  诸女只有苏妙华见过壶衍缇,一想到壶衍缇看她的眼神,她就恨不得立劈了他,刚才她最热情,甚至动了亲自去暗杀的念头,不过被霍书涵否决了。

  “五郎也想杀他?那赶紧的吧,这人渣就不能留。”

  程墨道:“不急。”

  霍书涵见他换了衣服,知道他回来有一会儿了,问起纵马踏死人的事,听说侍卫被带走,她道:“能不能让那人攀咬单于?”

  程墨摇头道:“这人对壶衍缇忠心耿耿,只怕办不到,就算攀咬也杀不了他,最多陛下训斥几句了事。这件事你们别操心,我有办法。”

  诸女都相信他,不再提,转而议起去哪里玩。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4176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