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682章 驿丞遇贵人

第682章 驿丞遇贵人

  感谢水墨唐枫打赏。

  杜绍半边屁股沾在椅上,拿碗筷的手不停地抖,根本停不下来。他觉得在做梦,一定是祖坟冒青烟了,要不然怎么能和程丞相坐同桌吃饭呢?哪怕吃的只是最简单不过的白粥小菜。

  早饭一般都吃这个,可这样的吃食端上程墨的饭桌,顿时不一样,简单的白粥也身价倍增。

  程墨停筷含笑道:“杜驿丞,碗漏了。”

  “啊……”杜绍现手上湿湿的,一声惊呼,放下碗筷赶紧起身请罪。他光顾激动,没端好碗,碗拿歪了,粥倒了出来,全滴在手上。

  杨昌大口吃粥,很快一碗粥就见底了,刚要道谢放下碗筷,刚好杜绍出丑,赶紧起身行礼,道:“杜驿丞见丞相声威赫赫,难免心下惴惴,以致举止失仪,还请丞相勿怪。”

  杜绍怕得厉害,程墨不用惩治他,只要心里不喜,他的前途就毁了,驿丞定然做不成。

  程墨并无一丝愠色,含笑虚扶起杜绍,对杨昌道:“我跟杜驿丞开玩笑呢,赶紧吃吧,粥快凉了。”

  杜绍感动得快哭了,三两口把剩下的大半碗粥倒进嘴里,用手背抹嘴,道:“丞相大度,下官感激不尽。”

  杨昌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把今天的事写信告诉兄长,程墨实是难得的好丞相哪。

  程墨怎会自降身价跟小小的驿丞计较?两人的官职相差十万八千里,杜绍在他面前举止失常,也在情理之中,倒是杨昌,以一介士绅,在他面前神色如常,实所难能。

  碗筷剩粥撤下后,程墨道:“昨晚杜驿丞要求一幅墨宝,我并不以书法见长,因而没有同意。杨老先生和杜驿丞到来,可还是为了墨宝?”

  杨昌道:“丞相快人快语。丞相声威如日中天,我等皆仰望久矣,没想到今日贵人踏足弘农,实是弘农之喜,杜驿丞与老朽以棋相交,老朽因而先知消息。家兄在朝为御史大夫,想必丞相听过家兄杨子明的名字,老朽慕丞相之名,厚颜以家兄的名义,求见丞相,还请丞相勿怪。”

  谁没有亲朋好友呢,杨昌求见时,就报过杨敞的名号了。他说自己倾慕程墨,才以杨敞在京为官的名义求见,并不是为杜绍求字画而来。

  程墨道:“杨御史人品极好,是一位慈祥长者。”

  这是对杨敞极高的评价,可见两人政见并无不同。杨昌一颗心放回肚子里,长揖道:“老朽代家兄谢丞相厚爱。”

  程墨年轻,却居高位,杨敞现在只是御史大夫,官职跟程墨相比,还差一大截,程墨若是恼了,要找杨敞的麻烦,不过一句话的事儿。

  杨昌没有等到杨敞的回信便赶来求见,很唐突,也担着极大的风险。他听杜绍说程墨只是路经此地,若等杨敞回信,只怕会错过求见程墨的机会,这才匆匆赶来。

  京官多如牛毛,以杨敞的官职,到程墨府上求见,程墨见不见他还两说呢。现在程墨路过弘农,杨昌以士绅的身份求见,程墨不好不见,这么一来,于杨敞的仕途多有助益。

  有同吃早餐的交情,待程墨回京,杨敞就可以反过来,以胞弟杨昌曾蒙程墨接见的缘由,和程墨攀交情了。不得不说,杨昌是人精,精着呢。

  程墨如何不明白他的心思?他肯见杨昌,更多的是想求证此杨可是彼杨,杨昌这一支,可是日后和袁氏并列为两大世家的弘农杨氏?

  说起来,杨敞为弘农杨氏一世祖,在现代名声不显,反而杨美人出身弘农杨氏,与唐明皇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让人印象深刻。要不然程墨也不会对杨敞的出身毫不知情了。

  程墨点了点头,对杜绍道:“你若有治世之才,或是道德文章无与伦比,我倒是可以举推荐你。”

  杜绍为驿丞,算是进入公务员队伍,再也不能参加科举了,程墨这么说,已是看在杨昌的面子上,为他谋一个出身之阶。

  刘询废举察制,行科举制,程墨身为特权人物,要举荐个把人还是办得到的。

  今年秋天院试刚刚举行,明年二月将举行乡试,明年秋天将在京城举行会试、殿试。第一届科举时间周期为一年,是考虑到交通条件,从居住地到省城、京城,路程很长,骑马坐车,都要走很多天。

  杜绍听程墨亲口说不会为他写字,很是失望,沮丧得不行,可接着程墨又说可以举荐他,这对很多世家子弟来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有程墨一封举荐信,什么官当不得?

  杜绍以为自己听错了,期期艾艾道:“丞相说什么?”

  杨昌笑眯了眼,长揖道:“谢过丞相,杜幼兰欢喜得傻了。好教丞相得知,杜幼兰于算术上极有天赋,再复杂的数目,只要说一遍,他便能算得清清楚楚。”

  “哦?”

  程墨命人取来纸笔,写了几组数字,考较杜绍。程墨刚说完数字,杜绍便把答案报上来。杨昌在旁边拨算盘珠子,比他慢得多。几组数字都算得分毫不差。

  程墨当即写一封信,举荐他到大司农吴渊那儿,具体做什么,由吴渊安排。

  由一个小小驿丞一跃成为京官,真是天上掉馅饼。杜绍欢喜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长揖到地,心里暗暗下定决心,要在家里为程墨立长生牌位。

  杨昌没想到程墨真写举荐信。这一份“墨宝”千金难买,可比一幅书法值钱多了。他跟着没口子地道谢。

  这么一耽搁,日已过午,程墨道:“我们该走了,再迟就得在这里多住一天啦。”

  杜绍真心诚意道:“丞相恩德,下官无以为报,还请丞相多住两天,让下官好生招待。”

  杨昌也道:“弘农有几处风景不错的地方,丞相若不嫌弃,请多住两天,游玩一番。”

  程墨笑着拒绝了,弘农确有几处地方景色不错,只是诸女一心想看海,哪有心情慢慢游玩?她们恨不得飞翅赶到东海郡呢。

  杨昌和杜绍十分遗憾,站在一旁,看奴仆抬箱笼上车。

  程墨走出驿站,只见门外有一大群人,大多是白胡子老爷爷,有一个颤颤巍巍的老人柱着拐杖上前道:“请问哪位是程丞相?”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4655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