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683章 热情得吓人

第683章 热情得吓人

  感谢西风清扬投月票。

  老人头稀稀疏疏,脸上布满老人斑,牙齿没了,说话漏风,没有八十岁,也将近八十岁了。

  小厮没听清他说什么,道:“老人家,你有什么事么?”

  站在门口的杨昌快步迎了上去,扶住老人,道:“父亲。”

  杨昌和杜绍在院子里站了半天,奴仆们都知道这人是当地士绅,莫名其妙跑来求见自家阿郎,听他这么称呼,小厮意味深长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和同伴们继续抬箱笼去。

  这群人不下四五十人,看衣着,应该是当地士绅,程墨很想仗着年轻,蒙混过去,不跟他们见面,可到这地步,不见是不行了。

  程墨轻咳一声,道:“老人家,我在这里。”

  老人就是杨敞、杨昌的父亲,杨老太公杨胤了。杨家是当地望族,程墨到弘农的消息漏露出去,士绅们便行动起来,要见这位少年英才、当朝红人,到上午共有四五十人一起赶来,都是当地很有名望的人。他们商量来商量去,一致认为杨家长子杨敞在朝为官,应该推举杨胤为领头人,杨胤也很乐意,于是大家由杨胤带领,到驿站求见。

  杨昌道:“父亲,这位就是程丞相。”

  他身后那群士绅一双双眼睛早就盯住程墨了,年轻英俊,气质不凡,衣着华贵,跟传说中描述的一模一样。杨胤还没开口,很多人涌了上来,乱糟糟各自行礼,口呼:“程丞相。”有激动的更是如见久别的亲人般眼眶湿润。

  程墨头痛,不得不露出笑容,道:“诸位是……”

  丞相见问,哪能不答?众人用力往前挤,声音大得吓人,都想让程墨记住自己,杨昌父子早被挤出老远,有人叫道:“张三,你踩我的脚了。”有人喊:“李四,你胳膊肘拐到我胸口了。”

  太乱了,鞋都踩掉十好几双。

  阿飞见驿站前的空地上乱成一团,赶紧带领侍卫们过来,把程墨从人群中“解救”出来,侍卫们围起人墙,护住程墨。

  程墨推开身前两个侍卫,道:“乡亲们都别急,一个个说。”

  杨胤差点被挤倒,杨昌一只鞋被踩掉了,这会儿光着一只脚站在冰冷的地上,心里来气,道:“正是。丞相极是平易近人,今早还邀我和杜驿丞共进早餐,你等争先恐后,成何体统……”

  他有一肚子指责的话要说,可士绅们一听说他居然和程墨共进早餐,都不干了,有半数人跑过来指着杨家父子的鼻子大骂。

  “可耻,丞相路经弘农,你不说邀我等共同迎接,还瞒着我等,悄悄求见丞相,蹭丞相的早饭,你丢了我们弘农的脸啊。”这是指责杨昌的,语气无比愤懑,像杨昌干了多么大逆不道的事。

  “你身为杨家族长,长子又为御史大夫,得知丞相到此,怎么能让令郎悄悄去见丞相,不顾我等对丞相一片殷殷思念之情?”这是指责杨胤的,怪他提前得到消息,没有知会众人,而是让儿子去巴结讨好程墨。

  这些人一个个口水飞溅,喷了杨昌父子一脸,气得杨昌大喝一声:“够了!”

  他只是想炫耀一下有幸和程墨共进早餐而已,用不用这么指着他的鼻子骂,用不用喷他一脸口水啊?真是太过份了。

  一个肥肥的老人,头没剩多少,眼角一大块老年斑,脸像面盆,三个下巴,年纪应该有六七十了,刚刚指着杨昌的鼻子大骂,突然转身,满脸堆笑,点头哈腰道:“丞相,小老儿赵桢,久仰丞相大名,今日能见丞相,实是三生有幸。还请丞相让小老儿略尽心意,由小老儿在寿昌阁作东,请丞相喝杯薄酒。小老儿就是死了,也甘心哪。”

  自称赵桢的老人说着说着,抹起了泪。

  杨昌气得咬牙,他就知道,这死老头要跟他抢程丞相。杨赵两家都是当地望族,以前赵家压杨家一头,可自从兄长杨敞得以出仕,并且官越做越大,现在杨家已把赵家压得死死的。死老头这是要拉拢程丞相,针对他的兄长杨敞么?

  杨胤去年刚做八十大寿,人虽老精神还很健旺,反应一点不慢。刚才被一群人挤得东倒西歪,半天没喘匀气,这会儿好不容易站稳了,道:“赵四,话不能这么说,寿昌阁是你的产业,你怎能欺骗丞相为你撑门面?”

  “对啊对啊。”那些指责杨昌父子,喷父子俩一脸口水的士绅不干了,要是程丞相踏足寿昌阁,赵桢一定会大力宣传,此地曾宴请过程丞相,这样天大的荣耀,怎能让他一人独得?

  赵桢理直气壮道:“寿昌阁是弘农最上档次的酒楼。你们安的什么心,宴请丞相,怎能不去最好的酒楼?”

  程墨摸了摸鼻子,小厮们已抬好箱笼装好车,他准备离开了好吧,怎么变成要宴请他?他什么时候答应留下来吃饭了?

  士绅们无视程墨本人的意愿,一个个为在哪宴请程墨争得面红耳赤。

  “寿昌阁哪里算得上最上档次的酒楼?天香楼才是弘农最好的酒楼,那里的歌伎唱的曲儿听得人骨头都酥了。”

  “天香楼是你名下的产业吧?你别自卖自夸啊。”

  “寿昌阁、天香楼算什么,净音阁的厨子可是从京城请的,做的地道京菜,丞相一定爱吃。丞相,小老儿在净音阁备薄酒略表心意,还请丞相赏脸。”

  “去你的净音阁,那不是你兄弟开的吗?”

  “李老大,你脑子被门夹了吧,丞相刚离京,你就让他老人家吃京菜?难道他老人家在京城还没吃够么?不如去飘香楼,那里的弘农菜最地道了。”

  ……

  士绅们光顾争吵,没人留意程墨进了驿站,和霍书涵商量:“不如我们悄悄离开,谅他们不敢扣下我们的行李。”

  霍书涵娇俏地翻了个白眼儿,她也就在程墨面前有此小儿女姿态了,道:“你想被弹劾吗?”

  置士绅盛情于不顾,传扬出去,程墨的形相官声算是毁了。

  赵雨菲劝道:“他们这么热心,不好独自走掉吧?”

  一腔热血而来,被放鸽子的话,得多伤心啊。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4707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