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685章 纷争

第685章 纷争

  弘农的望族,以杨赵两家为首,杨胤认为自己理所当然应该坐在程墨身边,他的长子杨敞为御首大夫,程墨左下首的位置应该是他的。

  吴朝以左为尊。

  赵桢可不这样看,杨家自他爷爷辈起就被赵家压得死死的,也就这几年出了个杨敞,才扬眉吐气,这左下首的位子他坐定了。

  两人都盯上左下首的椅子,杨胤行动迟缓,架不住杨昌手脚灵活,程墨坐下后,他马上把父亲的拐杖往椅上放,先占住位子再说。

  赵桢一点不含糊,拿掉拐杖,大屁股就坐了下去。

  杨昌扶杨胤过来,发现位子被坐,眼睛瞪得滚圆。赵桢只作不知杨家父子站在旁边,陪着笑脸极力奉承程墨,气得杨昌额头青筋暴跳。

  怎么坐,很有讲究,在官场中,以官职大小排排坐,万万不能坐错,要不然仕途算是走到头了。现场除了程墨毫无争议坐首席那张太师椅外,士绅们怎么坐,杜绍不会插手,他站在程墨身边,准备等会儿为程墨布菜。

  程墨当面,闹下去丢的是弘农士绅的脸,杨胤想算了,右下首就右下首,以后再和赵桢算帐,可他一看程墨右下首的位子,差点没气晕过去,那儿已经有人坐了,这人还是和赵桢狼狈为奸的李大,家里开了一家酒楼。

  杨昌见父亲气得浑身哆嗦,顿时火冒三丈,杨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若就这样算了,丢的是兄长的脸哪。他放开父亲,一步跨出,来到赵桢身边,用力推了他一把,道:“赵世叔,你坐错位子了。”

  赵桢杀猪般叫了起来,道:“杨七郎,丞相面前,你想做什么?”

  杨昌本就气得不行,见赵桢还拿程墨压他,气得一巴掌拍在赵桢宽厚的肩头,也不称世叔了,道:“赵老头,起来,这位子是家父的。”

  大家都坐得差不多了,全场鸦雀无声,眼巴巴望着程墨,等程墨吩咐上菜,等程墨举杯呢。杨昌和赵桢撕破脸,士绅们全都神色复杂,很多人觉得杨敞在朝为官,一定和程墨有交情,闹开了赵桢会吃亏。

  赵桢冷笑道:“这位子写着令尊的名字?”

  程墨一直很平易近人,又有兄长的关系,怎么着也是同期为官,杨昌不理赵桢,朝程墨行礼,道:“丞相,赵老头不讲理,请丞相为家父做主。”

  不少人暗道:“果然,这就让程丞相为他出头了。”

  杨胤觉得儿子做得对,若是能让程墨为他说话,在场众人一定以为杨敞攀上程墨,这于杨家大大有利。

  两人闹得不可开交,程墨一直没表态,现在被杨昌直接问上,他笑容不变,淡淡道:“杜驿丞,你安排一下座位。”

  杜绍应了,道:“在场诸位,以杨老太公年纪最大吧?赵老先生不妨发挥尊老爱幼的美德,让一让位子又有何妨?”

  杨家小儿果然攀上程丞相,赵桢心里暗骂,胖脸抽搐,不情不愿起身,皮笑肉不坐对杨胤道:“眼见你也没几天好活,就让你一次吧。”

  杨昌怒道:“你说什么?”

  杜绍汗,道:“赵老先生,积积口德吧。”

  前面几桌都坐满了,只有最后一桌还有两个空位,赵桢气得咬牙,恨恨走到最后一桌的空位坐下。

  士绅们心想,杨家长子好大的面子。

  杨昌扶父亲坐下。

  程墨道:“上菜吧。”

  杜绍吩咐下去,婢女们把厨子早就准备好的菜肴端上来,杜绍拿一双干净的筷子,站在程墨身边,要为程墨布菜。

  身边杵这么一个人,程墨浑身不自在,道:“你找地方坐下吧。”

  杜绍还想说什么,程墨道:“你我都自在一些。”

  话说到这地步,杜绍只好去最后一桌,和赵桢作伴。

  程墨举杯,道:“多谢诸位父老乡亲如此热情,我先干为敬。”

  士绅们见程墨举杯,都端着酒杯站了起来,齐齐举杯,一饮而尽,不少人激动,程丞相向他们敬酒呢,有这一遭,不枉活了这一辈子哪。

  要是人人都来向程墨敬酒,程墨怎么吃得消?杜绍暗中挑几个代表,向程墨敬酒,杨胤、赵桢都在里头。

  得以和程墨坐同桌的,都忙着讨好程墨,没办法和程墨坐同桌的,都抻长了脖子捕捉程墨的一言半语。

  程墨更多的是听别人说什么,几乎没发表过意见。可就这样,这餐饭也吃得很累。

  好不容易菜上完了,时间也差不多了,程墨放下筷子,道:“诸位,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今天就到这里吧。”

  众士绅依依不舍,可也没法子,只好起身送程墨离开。

  程墨回到居住的院落,往床上一倒,叹道:“累死我了。”

  顾盼儿上来为他按捏肩头,道:“下次我们不住驿站了吧?”

  这话一出,程墨、霍书涵、赵雨菲都点头称好,程墨道:“我们找最大最豪华的旅店住下,省得应酬不相干的人。”

  宜安居为他提供源源不断的财源,再怎么挥霍,子孙后代十世也花不完。

  筵席上,程墨没怎么动筷,霍书涵吩咐青萝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杜绍一直候在外头,听说要找吃的,赶紧让厨子做八个热菜,八个冷盘,亲自带人送来。

  程墨道:“我这里不用你侍候,你去歇着吧。”

  杜绍感程墨的知遇之恩,道:“不知丞相何时回京?下官没有资格进府喝杯茶,到府上门房坐坐,若是能遇到丞相,便是下官的福气了。”

  程墨实在饿得狠了,边吃边道:“我不过是举手之劳,你好好做事,总有出头之日。”

  让他不用记在心上。程墨的举手之劳,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杜绍深有感触,他的身份跟程墨差得太远,不敢打扰,退到外头侍候。让他没想到的是,赵桢来了,送了他一份大礼,要求见程墨,他哪敢答应,礼没收,打发赵桢走了。

  又是一天清晨,程墨的车队悄然驶离弘农,一路上游山玩水,再没住驿站,别的驿丞没有杜绍这样的机会,只能永远做驿丞了。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4896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