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686章 快打吧

第686章 快打吧

  程府出行的马车,都是顶级豪华配置,车身又宽又长,可以在车上坐卧,车壁有暗格,放置茶具、点心、水果等物。手机无广告m.最省流量了。

  一路上,程墨跟老太爷似的,常卧在铺着厚厚褥子的软榻上,和妻妾说说闲话,偶尔会卷起窗帘儿,看看外面的风景,和妻妾说说典故,也就是某个地方后世可能发生的故事,三女都听得入迷。

  更多时候,他会陪两个女儿玩游戏,小孩子贪嘴,拿块点心能玩半天,程墨也乐在其中,看得霍书涵心里酸酸的,想生孩子的意愿更为热切。

  这一天到了陈留郡,程墨兴之所致,讲了一段三国,三女跟着唏嘘,佳佳学着母亲的音调,奶声奶气道:“陈留王就这样当皇帝了?”

  程墨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道:“人要自强,要掌握主动权,当傀儡皇帝还不如不当皇帝呢,起码逍遥自在。”

  佳佳哪懂这个,眨着黑宝石般的大眼睛如小鸡啄米般点头,道:“佳佳不当皇帝。”

  “我的小祖宗,你这说的是什么胡话。”赵雨菲赶紧捂住她的小嘴,心虚地左右看看,好在车上只有一家人闲坐,婢女们都在后面的车里呢。

  佳佳没想到姨娘反应这么大,黑宝石般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充满问号。

  程墨笑道:“孩子还小呢,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依在大迎枕上,懒洋洋喂青青吃玫瑰糕的霍书涵道:“我们家的孩子,与普通人家的孩子不同,有些话犯忌讳,得早点教她。”

  若是不想当皇帝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传出去,别人不会以为是一个两岁的孩子说的,而会以为是程墨说了,被孩子无意中听到,再被有心人渲染一番,那就糟了。

  程墨显然也想到这点,把佳佳抱到腿上,叮嘱道:“这种话以后不可乱说。”

  这种会被有心人利用的故事实在不适合在这个时代讲。

  佳佳半懂不懂地点头,认真道:“佳佳不说。”又把小脸凑到程墨耳边,小声道:“只在家里说。”

  这孩子太懂事了。程墨亲了亲她的小脸,道:“在家里也不要说。”

  “嗯。”佳佳乖巧地点头。

  长长的车队进城,很是引人注目,路边很多人停住脚步观看,悄声议论这是谁家,有这样的气派排场。

  前面拐角处一个二十一二岁的清秀青年和一个十七八岁的美少女不知为什么吵了起来,少女一气之下,扭身就走,刚好车队拐了进来,两下凑在一起,车夫勒马不及,少女被撞倒在地。

  看热闹的人叫了起来:“撞到人了。”

  青年随后追来,见少女坐倒在地,大怒,一把按住马头,喝道:“你们是谁家的车队,为何撞伤我妹妹?”

  马车停了下来,车夫解释:“令妹突然跑出来,我勒马不及,怎能怪我?”

  青年先扶少女起身,见少女一只脚扭了,不敢沾地,气得一把攥住车夫的衣领,一巴掌扇了过去。

  路边看热闹的人见青年动手,大为兴奋,道:“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车夫小冬自从为程墨驾车以来,到处受人尊敬,什么时候曾听过一句重话?现在脸上火辣辣的,他一下子怔住,然后跳了起来,毫不客气地回敬一巴掌,道:“你大爷的,难道只有你会动手?”

  他是谁?他是程丞相的车夫,不仗势欺人,人家就得烧高香了,现在有人欺到他头上,真当他吃素的啊?

  青年伸手格开。

  看热闹的人们跟打了鸡血般兴奋,道:“还手了,这下有好戏看了。”人越聚越多,一下子把路堵住了。

  程墨正教育女儿,突然马车停下,外面吵吵嚷嚷,他敲了敲车壁,道:“发生什么事?”

  小冬捂着半边脸,告状道:“阿郎,遇到一个强人,莫名其妙打了奴才一巴掌。”

  “嗯?”程墨一下子坐直了,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打他的车夫?

  青年见小冬向主人告状,怒气冲冲抬腿对车辕就踹,道:“哪个狗仗人势的东西,纵容恶奴行凶,给我滚出来。”

  车壁被踹,车厢震了一下,霍书涵气笑了,道:“哪来的狂徒,活活打死算了。”

  吃瓜群众看热闹不嫌事大,听车里传出一个悦耳的女声,说的话比青年还横,开口就要打死人,都起哄:“赶紧打吧。”

  程墨乐看霍书涵出面,往卧榻上一躺,不吱声了。

  青年是陈留望族谢氏的嫡系子孙,名叫谢熙,少女是他的胞妹,名叫谢敏,长相甜美,一笑两个浅浅的梨涡,十分可人,这几年求亲的人踏破谢家的门槛,谢敏的父亲谢欢千挑万选,选中一位青年才俊,无奈谢敏对这门亲事不满意,收拾包袱准备离家出走,还没出城,就被兄长追上,兄妹俩争执起来,谢敏一气之下,丢下包袱扭身就跑,没想到被程墨的车队撞了。

  谢熙接霍书涵的话:“敢到陈留撒野,活得不耐烦了吧?谁打死谁还两说呢。”

  看热闹的群众很多认识谢熙,有人直接和他打招呼:“谢六郎,这可是在家门口,别被人比下去啊。”

  也有人瞎掺和:“谢六郎,要不要帮忙啊,要的话吱一声。”

  谢熙很有派头地挥了挥手,道:“不用。”

  就像热心群众说的一样,这可是在陈留郡,没有谢氏子弟办不到的事。虽然眼前的车队很豪华,来者非富即贵,谢熙也打个问号,数遍陈留的望族,没有谁有这个排场,但谢熙并不怯,在陈留郡,谁敢在谢氏头上动土?

  他招呼一声,早有小厮飞奔回府报信,不一会儿就来了近百个护院家丁,把车队团团围住。不用程墨吩咐,阿飞率侍卫们拦在前头,和谢家的家丁对峙。

  看热闹的群众里三层外三层把这一段路围了个水泄不通,先前的人起哄:“快打啊。”后面的人踮着脚尖往里头挤,一个年轻的后生正削尖脑袋往里挤,突然嗷的叫了一声:“我的脚!”

  一个壮汉的大脚踏在他脚背上,痛得他直呲牙。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4967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