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687章 非同一般

第687章 非同一般

  感谢yangxinsem投月票。

  小冬挨了一巴掌,火气一直不顺,霍书涵说活活打死,他便开始找机会。

  谢熙见阿飞带领侍卫们,骑在马上,居高临下,杀气腾腾,气得连声冷笑:“好好好,你们撞了人,还有理了。”

  这可是在陈留,居然有人敢和他对峙。

  他话音刚落,一声清脆的响,脸上火辣辣的疼。小冬打了他一巴掌,报了刚才挨打的仇。

  谢熙懵了,居然有人敢打他,一个低贱的奴仆,赶车的车夫,居然打了他!

  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也傻眼了,在陈留郡,谢家不说横着走,也差不多,谁敢对谢熙不敬?更没有哪个敢打谢熙耳光。闹哄哄的街头一下子静了下来。

  小冬抡起手掌,想再打一掌,收回利息,谢敏拦在谢熙身前,道:“你敢打我兄长?”

  她惊呆了,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说完这句话,又不敢置信地道:“你打我兄长?”

  小冬见没机可乘,飞快躲到阿飞身后。

  谢熙回过神,见妹妹张开双臂护在自己身前,又气又恼又心疼,扶住谢敏的削肩,道:“妹妹你站开,今天我跟他们没完。”

  谢敏右脚脚尖着地,慢慢挪开。

  谢熙面如寒霜,厉声道:“你家主人是谁?”

  敢打他,敢如此羞辱他,活得不耐烦了么?

  阿飞不答,抽出腰间佩刀,又用力插刀入鞘。

  程墨看了霍书涵一眼,道:“涵儿出面?”

  霍书涵挑起一角帘儿,把街上的情况尽收眼底,这时扭头横了程墨一眼,道:“好。”

  程墨调笑道:“天气寒冷,我怎忍心我的好涵儿出去挨冻?”

  外面剑拔弩张,看热闹的群众也感觉事态严重,人人想看事情如何展,再没人有心情说笑,黑压压的路上,竟没一人说话,程墨的笑声话语一字不漏传了出去,谢熙面色更冷。

  看热闹的群众中,有识之士都觉得谢熙踢上铁板了,车里的人对谢熙那是相当不在乎,来头定然不小。

  谢敏聪慧,也早想到了,叫过一个家丁,低声吩咐:“快去请阿郎。”

  今天这事断然不能善了,兄长被打,谢家一定要讨个说法。可对方来头似乎很大,事情很棘手。

  家丁飞奔而去。

  车帘挑起,露出一张比潘安还俊的脸,一个二十一二岁的青年漆黑深遂的眼睛扫了一眼看热闹的群众,最后定在谢熙脸上。

  看热闹的群众人人觉得,青年在看自己,人人一碰到这双眼睛,都不由自主地退后,人群中此起彼伏的叫声不断:“谁又踏我的脚了?”或是:“喂,别挤,你踩掉我的鞋了。”

  青年不怒自威,让人不敢逼视,那是久居上位者才有的威仪,谢熙不自觉地低下头,又不甘示弱,很快抬头,可眼角扫到青年,又低下头去。

  程墨看了谢熙一眼,走下马车。

  小冬上前道:“阿郎,这人刚才打我一巴掌,我打回来了。”

  “很好。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程墨说着,走到谢熙面前,道:“为何打我的车夫?”

  在程墨面前,谢熙满腔怒火消失得无影无踪,只觉一股威压扑面而来,他不知不觉就在这个英俊青年面前臣服,低声道:“他撞了我妹妹。”

  程墨的眼睛扫了谢敏的裙摆一眼,她一双天足被长裙所遮,看不清伤势。

  “那就带令妹到医馆诊治,所需费用由我负责。”

  “你的车夫打了我。”

  “你们各打一巴掌,不是扯平了吗?”

  “你……”

  谢熙很想说,你的奴仆怎能跟我堂堂谢家郎君比?可不知咋的,话到嘴边,就是说不下去。

  程墨招手叫后面车上的春儿:“扶这位姑娘去医馆诊治。”

  街上这么热闹,青萝、春儿等婢女早就挑起一角窗帘儿悄悄往外看,春儿的帘儿挑高了,被程墨瞄到。

  春儿身披黑色狐狸毛大氅,大红曲裾裙,娉娉婷婷走到谢敏身边,道:“这位姑娘,附近可有医馆?”

  谢熙见对方一个婢女貌美如花,气质出众,衣着华贵,不输自己妹妹,心底凉了半截,这是哪来的人家?

  谢敏右脚不敢沾地,只靠左脚支撑全身重量,左腿早就酸得不行,她生怕兄长吃亏,一直强自支撑,这时望向谢熙,意示询问。

  谢熙道:“舍妹扭了脚,行走不便。”

  春儿道:“麻烦郎君就近请一位治跌打外伤的大夫,过来为令妹诊治。”

  她只是一个婢女,行事作派却比普通人家的姑娘还要干脆利落有主见,谢熙不由高看一眼,语气也和缓很多,道:“姑娘主人的名字可否见教?”

  春儿含笑望了程墨一眼,见他不置可否,转头对谢熙道:“车夫撞伤令妹,我们自会赔偿,还请郎君放心。”

  不要说谢熙,就是看热闹的群众都好奇极了,对方排场这么大,一个婢女长相气质如此不同,可见其主非同一般,说的又是官话,并不是本地人,不知什么来头。

  谢熙身后,一个略微苍老的声音道:“小小一个婢女便如此了不得,可见主人非同一般。”

  谢熙兄妹转身行礼,口称:“父亲。”

  来人中等身材,面容清癯,却是兄妹俩的父亲谢欢到了。

  谢欢点了点头,来到程墨面前,拱了拱手,道:“不知郎君怎么撞伤小女?”

  程墨叫过小冬,让他把情况叙述一遍,然后道:“不曾想我刚进城便撞伤令爱,还请老丈延请大夫为令爱诊治,所需费用由我一力承担便是。”

  程墨只说撞伤谢敏,绝口不提小冬打了谢熙的事,谢熙气得牙根痒痒,却不敢多说什么。

  谢欢打个哈哈,道:“在陈留郡,还没有我谢家办不成的事,小女既然扭伤了脚,自有老夫请大夫为她诊治,就不劳小郎君费心了。”

  他语气中充满傲气,程墨却似没有听出来,点头道:“如此也好。”

  谢熙气道:“你怎说话?”又急道:“父亲,怎能就这样让他离去?”

  妹妹被撞伤,他也被对方的奴仆打了一巴掌,这事,怎么能就这样算了呢?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5022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