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694章 奉诏

第694章 奉诏

  雪花打着旋儿,落在地上,融入泥土路中。

  车里炭盆烧得暖暖的,程墨倚在大迎枕上看书,张清趴在窗沿看风景,道:“五哥,海会不会结冰?要是结冰,能不能在上面行走?”

  程墨不肯陪他下棋,他想逗佳佳和青青玩儿,两个孩子不爱搭理他,他百无聊赖,趴在窗边看了一天风景,心早飞到东海郡了。

  程墨头也不抬道:“这样的雪,会把海冻住么?”

  车队出了陈留郡,快到楚国了,这儿在现代属于江苏地界,妥妥的江南,纵然下雪,也很小。

  张清“哦”了一声,不一会儿又埋怨道:“路上走的怎么都是男子,一个女的也没有。”

  这是没话找话说,程墨懒得理他。

  又走一段,阿飞在车外请示,要加紧赶路,天黑前进城,还是绕城而过,连夜赶路。为了过年能在海上泛舟,昨天他们多赶两个时辰的路,错过在客栈投宿,只能在一家农户借宿。

  程墨道:“下雪天,视线不好,进城找地方歇宿吧。”

  阿飞答应一声,自去安排。

  后面一骑飞奔而来,马上乘者大声道:“前面可是程丞相?”

  程墨继续闷头看书,张清继续闷声看风景,侍卫们更没人理会,来人接连问了几声,追上车队,道:“程丞相接诏!”

  “嗯?”张清半边身子钻出窗外,骑者越来越近,他看得清楚,道:“五哥,八百里加急。”

  程墨放下书过来一看,来人风尘仆仆,肩插三面小旗,可不是八百里加急的信使。

  “可是程丞相当面?请接诏。”

  “停车。”

  程墨把诏书拿给张清看,道:“陛下怎会知道我们要到东海郡,又怎么知道我们走这条路?”

  司隶校尉还掌握在他手里呢,难道说,刘询另外整一套特务系统?

  眼看过了楚国就到东海郡,却不得不奉诏回京,三女无比失望,顾盼儿情绪最为低落,低头坐在车中,半天不发一言。

  张清刚才还在畅想海上泛舟,担心海面结冰,不能玩得畅快,这会儿真是一句话也没有了,把诏书递还程墨,往软榻上一躺,拿大迎枕盖住脸。

  老婆兄弟都情绪低落,程墨只好笑道:“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歇息一晚,明早再回京吧。”

  刘询让他接诏即刻回京,务必在元宵前赶到京城,照来时的路程,还是赶得及的。

  三女以霍书涵最为冷静,道:“先进城住店吧。”

  他们已在城郊,离城不到十里,急驰而去,当能赶在城门关闭前进城,不致待城门关闭后,拿腰牌叫开城门。

  张清闹起孩子脾气,道:“不如我们找地方安营扎寨,在郊外烧烤,在野外过一晚。”

  赵雨菲见顾盼儿嘟着嘴坐在一旁,胳膊肘儿拐了拐她,道:“你不是羡慕妙华住过帐蓬吗?今天我们也住住帐蓬,吃吃野味,可好?”

  事已至此,再闹也没用,顾盼儿收拾心情,勉强露出笑脸,道:“好,那就住帐蓬。”

  程墨自无不可。

  侍卫很快找到一块空地,足以安下几座营帐,外围由侍卫们警戒,又向附近农家买了鸡、兔子等食物,串在铁钎子上烤着,不久香气扑鼻。

  雪还没停,几人围着篝火烧烤,由婢女们撑伞挡雪,倒也别有一番情趣。

  程墨翻动一只肥肥的兔子,待表面金黄,撕下一条兔腿,递给佳佳,又撕下一条兔腿给顾盼儿,顾盼儿接了,撕成小块,喂到程墨嘴里。

  张清看着漫天的飞雪,道:“五哥,以后我们再去东海郡,看海。”

  程墨见他把“看海”两个字咬得很重,笑道:“要看海不一定去东海郡,我国海岸线很长,很多地方可以看海。你们放心,总有一天,我带你们泛舟海上,在沙滩边玩耍。”

  霍书涵道:“正是,我们还年轻,总有去海上尽情玩耍的一天。”

  两人这么说,顾盼儿和张清高兴起来,都道:“那就这样说定了。”

  这一晚,他们赏雪吃烧烤,畅想未来,说了很多,想得很远,半夜才回帐蓬歇息。第二天清晨,车队折向西行,一路快马加鞭朝京城赶,虽然明知大年三十不能到京城,但还是争取在过年时到达。

  这一年的大年三十,苏妙华和苏执一起守岁,正月初一按品大妆,以命妇身份进宫觐见,许平君留她说了半天话,并赐膳,把诰命们羡慕得哈喇子流一地,有那嫉妒的,不免说她还没有诰命,这话不知怎么传进许平君耳里,当天下午,封她为一品诰命夫人的诏书便下了。

  消息传出,很多人都说,程墨圣眷隆重,有可能再次为相。更有人信誓旦旦说,丙吉的丞相做到头了,元宵节后便会被撸下来,为程墨让位。

  这话像风一样,不过两天便传遍京城,丙吉的管家听说后,愤愤不平,对丙吉道:“阿郎同样有功于陛下,陛下怎能厚此薄彼?如果当年不是阿郎维护,陛下在襁褓之中就性命不保了,怎有今日成为九五之尊?”

  巫蛊之祸时,刘询尚在襁褓之中,受祖父刘据所累,也被下狱。武帝曾派人到狱中意欲杀尽囚犯,是丙吉与钦差对峙,极力维护襁褓中的刘询,又进宫觐见,求武帝饶皇曾孙一命。

  这件事,丙吉从没对人说过,刘询并不知情。

  管家在丙府几十年,记得当年的事,心中不愤,拿出来说,觉得丙吉应该让刘询知道,谁对他有恩,不应该把程墨看得那么重。

  “闭嘴。”丙吉喝斥道:“此事万万说不得。程丞相年少有为,他为相最是合适不过,他若回京,我当请辞,荐他为相。”

  管家一脸不服。

  丙吉道:“你再多嘴,就回老家守祖坟。”

  管家不敢再说,却暗中散布谣言,说程墨没什么本事,只会谄媚主上。

  文武百官相互拜年,有意无意散播各种消息时,程墨的马车悄然进城,朝程府驶去。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5588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