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695章 觐见

第695章 觐见

  “五郎!”苏妙华一见程墨,不管不顾扑了上去,紧紧搂住他的脖子。更新快无广告。

  这些天,要说不想她,那是假的,她一个人在京城,程墨怎能不挂心?

  他轻拍苏妙华的后背,软声哄着:“元宵节后,我们去田庄住几天。”

  “嗯。”苏妙华搂他搂得更紧了,差点没把程墨勒断气。

  佳佳和青青仰着小脸看了一会儿,青青自顾自扭着小身子,朝桌上的点心伸出小手臂,佳佳却从乳娘怀里溜下来,跑到苏妙华腿边,扯她的裙子,奶声奶气地喊:“放开父亲。”语气焦急,像父亲被人绑架了似的。

  顾盼儿上前把佳佳抱走。赵雨菲也让婢女们退下,给两人说悄悄话的空间。

  两人相拥好一会儿,苏妙华才慢慢松开手,凝视程墨的脸,道:“瘦了,没吃好吧?”

  “你才真的瘦了呢,下巴都尖了。”程墨心疼地吻了吻她湿润的唇,道:“这些天没睡好吧?”

  苏妙华轻轻点头。自从程墨和几位姐妹离开京城,偌大的府邸只有她一人,她心里便空落落的,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

  程墨轻抚她的脸颊,道:“晚上多吃点。”

  “嗯。”苏妙华温顺得很,偎在程墨怀里,环着程墨的腰,舍不得眨一下眼睛,像怕一眨眼他就消失了似的,就这么凝视着他。

  霍书涵把普祥叫来,询问过年时人来客往的情况,普祥一一禀报,让两个小厮抬两大筐拜贴上来。程墨虽然不在京中,可以他的地位,谁敢不上门拜访?人没在,只能留下拜贴啦。

  这一晚,程墨宿在苏妙华屋里,两人好一番恩爱缠绵。

  过年时,官员休沐到元宵节。除了正月初一祭拜太庙、接受文武百官朝贺外,刘询一年到头,也就放这么十几天假。可他并没有睡懒觉,而是一早起床,吃过早饭后去书房看书。

  小陆子脚步轻快走了进来,笑眯了眼,道:“陛下,程丞相到京了,在宫门外求见呢。”

  “真的?”刘询霍地抬头,眼睛亮晶晶,道:“快宣。快备点心。”

  小陆子乐呵呵地应了,一边小跑出殿,叫人去未央宫门口宣人,一边想,陛下对程丞相真的好到没话说,程丞相离京,陛下居然担心他吃不好。能让皇帝操心吃食的人,岂能等闲视之?

  俘虏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刘询确实对程墨起了疑心,但程墨毅然决然远离,身在权力中枢,手握大权,说放下就放下,一点不留恋,让刘询仅有的一点戒心消失得无影无踪,不贪恋权力的人,会篡位么?

  程墨和守宫门的羽林卫说话,郑春一路小跑过来,行礼道:“丞相,陛下宣。”

  从宫门到宣室殿,一路上看到程墨的内侍都停下行礼,程墨停步温声和他们打招呼,一点不端架子。

  “臣参见陛下,给陛下拜年了。”程墨进东殿,行礼。

  刘询起身虚扶,道:“大哥总算回来了,快,快坐,我们兄弟俩好好说话。”待程墨谢坐坐下,又道:“大哥说走就走,就不担心朕在京中孤立无援么?”

  心中的疑惑一去,放眼满朝,只有程墨最信得过,他不仅是他的朋友,还是他兄弟哪。

  程墨欠了欠身,道:“臣有罪。”

  刘询见他这样,不由叹道:“二十余天不见,大哥和朕生份了啊。”

  他相信,如果不是安国公通风报信,八百里加急把程墨追回来,程墨定然会如鱼入大海,一去不回头。留下苏妙华在京,那有什么难的,只要程墨安顿下来,有的是法子把苏妙华接过去。

  程墨只好再三解释,说征漠北时,娇妻们担心得很,他回京后为安抚娇妻,答应带她们去东海郡看海,这不,才走到楚国,接到诏书,立即马不停蹄赶回来。

  “大哥以后切切不要离开朕了。”刘询趁机提要求。

  他幽怨的语气基情满满,让程墨寒毛直竖,只好干笑道:“陛下说哪里话,臣当为陛下鞠躬尽瘁,死于后已。”

  刘询满意了,说起平匈奴的封赏:“本想初一祭拜太庙后,回朝封大哥以及乔卿等人,只是大哥不在京城,朕只好把封赏押后,待正月十六大朝会再行封赏。”

  不管你接不接受,我都要封赏你,为了你,情愿将封赏功臣的仪式押后。这份人情不可谓不大。程墨苦笑道:“臣惶恐,臣没有功劳,当不起陛下封赏。”

  刘询道:“怎么没有功劳?大哥出使乌孙,联合乌孙共同抗击匈奴,又亲率一千五百亲军奔袭右谷蠡王王庭,俘获单于的父亲、可敦,再定计多次奔袭单于王庭,俘虏三十万牧民,致使单于无兵可与我朝对抗,不得已称臣纳贡。这样的功绩,无人能敌,如何能说没有功劳?”

  程墨摸了摸鼻子,苦笑道:“臣不过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谈不上功劳。”

  一句话,我只是领工资干活,说不上功劳不功劳。

  刘询显然习惯程墨这样“不思进取”,不予辩驳,只是含笑看他,道:“御膳房刚做的点心,大哥尝尝。”

  功劳的话题就这样结束,程墨拿起一块还温热的玫瑰糕,放进嘴里,慢慢吃着。

  刘询道:“壶衍缇于正月初一觐见,朕封他为匈奴单于,着他元宵节后回匈奴,并封他的长子为太子,他的可敦、父亲随他回去。”

  以前的匈奴单于是自立,从现在开始,必须要吴朝皇帝承认才算数,称号依然是单于,实质却大为不同。

  程墨想起壶衍缇为一口吃的着急上火,巴巴找到他府上去,不禁微笑,道:“他也算一家子在京城团聚了。”

  刘询莞尔,道:“他求朕赏赐五十万头牛羊,以为来春繁衍之用。朕没答应,赏他五十头羊过年。”

  可以想像,壶衍缇有多失望,不过五十头羊够他一家子吃到元宵节了。

  两人谈谈说说,刘询赐膳,程墨在宣室殿吃了午饭才出宫。他回京的消息不径而走,进宫这半天,无数人到他府上求见,乔洁、康成几位将军一直在门房等候。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5588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