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699章 闹事

第699章 闹事

  刘通为了帝位,巴巴赶到京城,没想到了京城,刘询的位子稳如泰山,他却被朝臣们花样弹劾,如今连不是宗室的程墨都封王,以后和他平起平坐,他如何能忍?

  推恩令更让他深恶痛绝,一听到这三个字,他勃然大怒,道:“程墨,你很过份!”

  这个时代,约定俗成的,直呼其名等于骂人,哪怕再大的仇恨,也不会直呼对方的姓名。程墨和刘通不要说没有过节,在今天之前,甚至兴闻名没见面。

  刘通这句话出口,在场的勋贵脸色都变了,安国公更是气得老脸通红,浑身发抖,道:“广陵王,你这是做什么?”

  刘通等于宣布和程墨不共戴天。

  程墨淡淡道:“刘通,这里不欢迎你,滚出去。”

  安国公身为主人,情不自禁地点头,对程墨解释道:“我并没有请他。”

  吉安侯等人都点头,站在程墨身后,张清、武空、祝三哥等年轻一代,一个个杀气腾腾逼上来,看这架势,刘通再不走,就要受皮肉之苦了。

  张清、武空、祝三哥等人进一步,刘通退一步,慢慢退到门槛边,张清怒喝:“滚!”

  刘通脚下一个趔趄,坐倒在门槛上。

  张清恶狠狠道:“敢对我五哥不敬,得先问我答不答应,滚,再不滚,我劈了你。”

  “你!你!你!大胆!”刘通话都说不利索了。

  程墨过来,张清让开,他站在刘通面前,道:“广陵王,你该回封地了。”

  无诏擅离封地什么后果,刘通很清楚,要不然也不会起初偷偷摸摸离开封地,直到临近京城,以为霍光有可能废刘询,才大摇大摆地摆出仪仗。他在京城两个月,刘询没有治他擅离封地之罪,也没有宣他朝宫觐见,对他冷淡得很。

  安国公等人听话听音,都明白程墨这是不想再在京城看到他了。

  刘通手指头直哆嗦,指着程墨道:“你给我等着!”

  程墨岂是受威胁之人,他勾了勾唇角,道:“何必等着,你尽管放马过来就是。要不,我们现在打一场,你要是输了,立即离开京城,滚回封地。要不,明天一起进宫面圣,请陛下公断,咱们算一算无诏进京的帐。”

  现在他很想揍刘通一顿,然后把他赶出京城。

  “王爷大可不必如此。”安国公扯了扯程墨的袖子,拉他到一旁说悄悄话,偏偏声音足以让刘通听见:“朝臣们多次弹劾广陵王无诏擅离封地,只是一直没有份量足够的人物领头,陛下又忙于政务,抽不出手跟他计较。只要王爷上一封奏折,陛下定然重视此事。”

  程墨圣眷之隆,天下无双,只要他开口,十个刘通也得被押回封地软禁。

  刘通一个激灵,脱口道:“打就打,难道我怕了你?”

  刘胥在时,也曾延请名师教他弓箭骑射、习六艺,他会怕程墨这个没落伯爵旁支?笑话!

  “我们到外面去。”程墨说着,当先走了出去,站在醉仙楼门前的空地上。

  今晚醉仙楼被安国公包下,马牵去马廊,马车停在西侧院,门前的空地空落落的,在两友大灯笼照耀下白晃晃。

  安国公和吉安侯抢出去,异口同声劝道:“王爷千金之体,何必跟他一般见识,明天自有人弹劾他,请求陛下遣他回封地。”

  今天他们站在这儿,是站在程墨这一边的。辱程墨,等如辱他们。

  让别人出手,怎比得自己动手畅快?程墨微微一笑,道:“回京这段时间,我没怎么运动,刚好松松筋骨。”

  刘通黑着脸走出来,站在程墨对面。他心里那个气啊,这些该死的勋贵,竟没一人站在他这边,都怕程墨,成什么样子?他可是太祖血脉,皇室宗亲,身份尊贵无比。

  程墨闲闲站着,脸上带着淡淡的笑,道:“说好了,一场决胜负,你要是输了,立即滚出京城。”

  他这个样子,把刘通气得不轻,道:“你要是输了呢?”

  “你说。”

  “立即辞掉北安王的封号,离开京城。”

  安国公等人不干了,道:“这不公平,除非广陵王输了,也请辞广陵王封号。”

  刘通有封地,程墨也有,不过位于河西走廊,毗邻匈奴。如果不是匈奴称臣纳贡,没有真正划入吴朝版图,刘询很想把匈奴做为程墨的封地。

  如果程墨输了,请辞王爵,永远离开权力中枢,这是安国公等人无法接受。

  刘通得意起来,道:“怎么,怕了?怕了的话,叫声爷爷,本王饶你不死。”

  程墨示意安国公等人不必再说,笑对刘通道:“你要是怕了,不用叫我爷爷,哈哈。”

  他的爷爷是武帝,这种玩笑可不能乱开。

  刘通一向以皇祖父为荣,一听这话立即沉下脸,二话不说,挥拳相向。程墨迎上,两人打了起来。

  程墨勤练不辍,又上过战场,见识过真正的生死厮杀,岂是刘通这等二世祖可比?

  刘通十岁时刘胥去世,继位为广陵王,自此没人管他,由着自己的性子来,这些年养尊处优,纵情声色,身体早就掏空了,只一招,便被程墨打倒在地。

  程墨倒没踏他,只是拍了拍手,跟拍死一个苍蝇似的,道:“滚吧。”

  刘通的侍卫上前扶他起身,他一擦嘴角,有血丝,不禁怒道:“你真打啊?”

  程墨笑道:“不服?再来,打到你服为止。”

  傻子才再来呢,来一招都抵受不住啊,他气愤愤扭身就走。

  程墨对阿飞道:“带几个人追上去,押他出京。”

  他烦死刘通了,再也不想见他。

  阿飞应诺,点了十个侍卫,骑马追了上去。

  安国公等人没想到程墨只一招便制住刘通,还在怔忡,张清、武空、祝三哥等人已大声叫好,张清道:“五哥,我去看看。”

  阿飞一个小小侍卫怎能耐何得了刘通?这人当面直呼程墨的名讳,对程墨不敬,张清对他不爽,想借此机会让他连夜滚出京城。

  程墨答应,张清接过侍卫牵来的马,带人追了下去。安国公再三致歉,重新请程墨入内坐席。

  众勋贵请程墨坐了首位,程墨谦让,最后还是被安国公按在椅上,其余人等按爵位高低而坐。...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5588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