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00章 少女情怀

第700章 少女情怀

  程墨只是一个闲散王爷,不用每天早起上朝。他吃过午饭,才到未央宫求见。

  午后的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程墨一边享受阳光,一边眯眼望,天空蔚蓝,像一块蓝绸子,让人摸不住想摸一摸。

  郭铭凑过来行礼,笑眯眯道:“王爷快请坐。”

  以前程墨进宫,什么时候等通报过?现在成了北安王,越发小心了。今儿宫门的轮值统领是郭铭,他得知程墨来了,赶紧搬椅子过来,又让人去拿茶具。

  程墨收回眼眸,看清眼前的人面白如玉,是最忌别人说他像娘们的郭铭,笑了,道:“你还在宫门轮值吗?”

  郭铭这一批,早就升上去了,只有初进羽林卫,或是在羽林卫中没什么背景的人,才被安排在最外围的宫门口轮值,所以程墨有此一问,不知不觉,他不当卫尉有段时间了。

  郭铭用袖子在椅上擦了擦,恭请程墨坐下,一副与有荣焉,道:“这个月我是宫门统领。午后巡查,刚好走到这里,没想到赶巧,遇到王爷。”

  程墨道:“椅子够干净啦,不用擦了。”

  到底没有拂他的好意,在椅上坐了,想起初穿过来时,在宫门口站岗的情形,不由暗叹时间过得真快,这都三四年过去了。

  郑春小跑出来宣,小眼睛眯成一条缝,道:“王爷来得正好,陛下正要宣您呢,没想王爷就到了。”

  程墨估摸着刘询宣他,是为刘通的事,他今天来,也是为这事。他到东殿,行礼参见毕,马上说起昨晚的事,然后认罪:“……臣该死,不该一时冲动,和广陵王起冲突,请陛下责罚。”

  刘询得知刘通连夜被押出京城,一脸认真地道:“大哥不用自责。”

  他巴不得刘通早点离开京城,别在京城联络大臣、扩展人脉,四处拉拢人,可以他的性格,却只会放任刘通胡闹,在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他不会出手。刘通不知道,这些天一直有人在跟踪他,还以为刘询软弱好欺,越发肆无忌惮。

  昨晚在醉仙楼门口发生的事,有人连夜写了纸条,塞进南宫门的门缝,刘询第一时间收到消息。

  这次的事并没有到此为止,不久后传回消息,刘通在回封地的途中遇匪,混战中被杀死。朝野哗然,纷纷要求剿匪。这是后话。

  刘询没有责罚程墨,就像这件事从没发生过似的,程墨做足姿态,然后回府,准备和苏妙华去郊外的田庄度假。

  此次只带苏妙华,诸女并没意见。

  北安王府有织室,从各地请来最好的裁缝,为府里几位主人做衣裳。霍书涵、顾盼儿都是引领京城潮流的人物,有时候还会亲自设备新款式,常常一件衣服穿出去,京城仕女们流行风向就变了。这些衣服由织室的裁缝缝制。

  苏妙华为了此次出游,特地画了图纸,让裁缝做几件修腰显曲线的衣服。这会儿忙着试衣服,几个裁缝围着她转。

  最近几天,每到下午,程墨必定在书房读书,今天也不例外。

  华锦儿端一盘热气腾腾的点心,轻轻推门而入,放在几案上,然后蹲下来,为程墨捶腿,力道不轻不重,刚好。

  腊月,华掌柜捎信回来说,过年赶不及回家。华锦儿母女大年三十回家祭祖,初一、初二走完亲戚,便回来。她们在这里住习惯了,回到自己原来的院子,反而觉得冷清。

  华锦儿在书房侍候几个月了,除了端茶倒水磨墨,其余时间便是学字,看程墨允许她看的书,不知不觉,已是一个小淑女了。她从来没有做过捏肩捶腿的事,今天很反常,程墨抬眸看她。

  华锦儿感觉到程墨的视线,头垂得更低,露出颈后雪白的肌肤,小声道:“阿郎先是出征匈奴,接着去东海郡看海,都没什么时间在书房,我一直没事可做。”

  程墨没当她是奴仆,可她也不是家人,全家出游去东海郡,自然不可能带她。小丫头这是有意见了。程墨挑眉,道:“然后?”

  华锦儿把脖子一横,头一抬,直视程墨道:“听说阿郎要去田庄,锦儿也想去。听说田庄有大片的桃林,春天时节,桃花盛开,可美了。”

  半年没注意,小丫头长高了,五官更加秀气,小嘴红嘟嘟的,瑶鼻微微皱着,整个人像青苹果,发散着香气儿。

  华掌柜为宜安居的生意到处奔波,过年都没能回京,可以说,程墨能积攒下十辈子花不尽的财富,华掌柜居功至传。去郊外住几天而已,不是什么大事,程墨道:“你去问你母亲,要不要一起去。”

  “哎!”华锦儿一蹦老高,扭身就跑,欲折的腰枝,挺翘的圆臀晃啊晃的,消失在门口。

  程墨摇了摇头,晃掉眼前的画面,低头继续看书。

  到了晚上,一家人吃完饭,程墨和两个孩子玩了一会儿,起身去沐浴,走进浴室,发现侍候的是华锦儿。

  府里的浴室改造过,分为内外两间,里间用砖砌了现代的浴缸样,连接锅炉,十二个时辰供应热水。小妮子站在里间,见程墨进来,屈膝行礼,道:“阿郎。”走过去试水温。

  小妮子臀部翘起,如水蜜桃,她只有十三岁呢,程墨喉结动了一下,觉得自己很邪恶,眼望别处,道:“你怎么在这里?”

  华锦儿试了水温,起身道:“水刚刚好。阿郎有所不知,我母亲不愿去郊外,可是我想去啊,求阿郎带我一块儿去,我想去看桃花。”

  “为什么想看桃花?”

  “桃花很美啊。”华锦儿梦幻般道:“成片的桃花,如天边彩霞般绚丽,漫步在桃花中,跟仙子似的。”

  小妮子做梦了吧,还仙子呢。程墨轻敲她额头一个爆栗,道:“醒醒。”

  “书里说的啊,我想去看看,不看死不瞑目。”

  “才多大的年纪就活啊死的?出去吧,我要沐浴了。”程墨沐浴一向不用人侍候,除了和妻妾鸳鸯戏水之外,沐浴时,不许有人进浴室。

  “阿郎!”华锦儿央求。她缠了母亲一下午,可母亲坚决不肯去。

  程黑道:“去收拾东西吧。”

  “谢阿郎。”华锦儿欢呼,如蝴蝶般翩跹离去。

  这孩子,程墨摇了摇头,脱了衣服,在浴缸躺下,整个人泡在热水里,舒服的闭上眼。

  :,,!!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5588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