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02章 桃林深处

第702章 桃林深处

  感谢大盗草上飞投、钰记月票。

  桃林笼罩在夜色中,层层叠叠的花瓣隐没在黑暗中,只有芳香依然。

  黑子和阿飞带领侍卫们守在桃林入口,整片桃林静悄悄的,只有桃林深处偶尔有低低的喘息声,一个娇媚的声音道:“不要……”

  可是很快,娇喘声响起。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带笑的声音道:“还要不要?嗯?!”

  回应他的,是娇吟……

  良久,云收雨住,程墨为苏妙华整理衣裳,用修长的手指把她如瀑布般的墨拢了拢,含笑道:“能走路么?”

  苏妙华软软偎在她身上,有气无力地“嗯”了一声,最后还是程墨抱起她,走出树林,回到上房。

  泥炉上,一只老母鸡炖得烂烂的,香气让人垂涎欲滴。苏妙华手中的筷子轻轻一夹,一只鸡腿便从鸡身上脱离出来,落入碗里,再倒上半碗黄澄澄的鸡汤,端到程墨面前。

  辛苦半夜,程墨还真有点饿了,接过碗,喝了口鸡汤,道:“味道不错。”

  苏妙华嫣然一笑。晚饭时,程墨哄她到桃林去,她就猜到他想干什么了,于是吩咐灶上收拾好碗筷,炖一只老母鸡。看程墨吃得香甜,她又把另一只鸡腿夹进他碗里。

  两人吃了鸡喝了汤,热水也烧好了,一块儿洗了浴,少不得又恩爱一回,饶是苏妙华的身子练过武功也吃不消了,软倒在程墨怀里,一根手指头也不想动了。

  程墨一觉醒来,阳光照在窗纸,在地上投下一片明亮的影子,怀里,苏妙华秀眉微蹙,葱白般的手一只搁在他胸前,一只环在他的腰,嘴微微张着,露出雪白的贝齿,睡得正香。

  程墨指尖传来滑腻的触感,手心饱满。他轻轻揉了揉,苏妙华不依地哼了哼,长腿抬起,压在他大腿上。

  他们起床时,太阳已偏西了。

  “饿死啦。”苏妙华捂着酸麻的纤腰嚷嚷:“有什么吃的?”

  雪晴红着脸笑,很快农妇做好的几个菜端了上来,都是田庄里自产的,胜在新鲜,量也足,一样一大盆。

  程墨左右看看,道:“锦儿呢?”

  这丫头今天真乖,没有吵他。

  雪晴道:“锦儿昨晚扭伤了脚踝,要给她请大夫,她不肯,非要自己拿药酒擦,刚一碰到脚踝,疼得大叫,这会儿在房里呢。”

  “扭伤了?我去看看。”程墨对苏妙华道:“你先吃吧。”

  苏妙华翻了个白眼儿,道:“一块儿去吧。”又埋怨:“你把她宠坏了。”

  程墨轻扶苏妙华的腰,让她靠在自己怀里,往厢房走去,道:“她还小,父母又不在身边,我们多关心她一些。”

  苏妙华想到昨天下午两人在桃林情不自禁时,被华锦儿撞破,俏脸又红了,想到昨晚的荒唐,把脸藏在程墨怀里,笑眯了眼。

  程墨笑了笑,半搂半抱,到厢房门口才放开她。

  天色将黑未黑,厢房里透出灯光,华锦儿坐在床上,一只右脚搁在被上,望着窗外呆。

  “做什么呢?”

  随着话声,程墨和苏妙华走进去,程墨在床沿坐了,拿过她的脚,道:“我看看。”

  华锦儿猝不及防,唬了一跳,想要惊叫,看清来人,欢喜地道:“阿郎!你怎么来了?”随即意识到脚踝处被一只温热的手握住,一时怔住。

  程墨漆黑的眸看了一眼,道:“雪晴,拿药酒来。”

  雪晴在门口候着,听到吩咐,答应一声自去。

  姑娘家的脚怎能被男人握着?哪怕脚踝,哪怕受伤,也不行。华锦儿脸红得像大红布,心快跳出胸膛,扭怩道:“阿郎……”

  “扭伤了怎么不说一声?应该进城请大夫才是。”程墨道。

  华锦儿两眼亮晶晶的,低下头半天没吱声,室内的气氛有些微妙,苏妙华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转身出了厢房。

  雪晴取来药酒,程墨抓过华锦儿的脚踝,二话不说涂上药酒,大掌来回按摩,摸准关节,双手用力。

  华锦儿疼得眼泪快出来了,大叫一声:“啊!”脚踝被对正了,虽然还红肿,却不那么疼。她一双大眼水汪汪地看他,想到他温热的大掌摸在脚踝的肌肤上,一颗心快怦怦乱跳。

  身为穿越者,程墨可不知这个时代,女孩子的脚不能被男子触摸,在他眼里,华锦儿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搁在现代,才上初中,为这么一个孩子对正脚踝,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怎会放在心上?

  “不要动,我让人把菜送到你房里。”

  “唔。”华锦儿声细如蚊,以鼻音儿应了一声,不知想什么,连脖子都红了,像煮熟的虾。

  程墨出了厢房,吩咐雪晴让农妇送几个菜过来,然后回房,和苏妙华吃饭。

  两人住的上房分两间,中间用一堵软墙隔开,开一个小小的月洞门。这会儿外间摆一张八仙桌,桌上放几个面盆大的铜盆,菜肴冒尖,香气扑鼻。

  苏妙华站在门口,见他回来,俏脸一扳,娇躯一扭,坐到桌边。

  程墨在她旁边坐了,扫了一眼桌上没动过的菜,笑道:“饿了怎么不先吃?”

  苏妙华白了他一眼,拿筷子夹起一大块鱼背肉,夸张地放进嘴里,慢慢嚼了,咽下,下巴一扬,道:“先吃了呀。”

  “噗!”程墨笑出声,道:“你呀,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苏妙华被他看破心事,夹一只鸭翅放程墨碗里,道:“要不要回城请太医?”

  “不用。”

  农家菜量足,农妇的手艺一般,胜在食材新鲜,刚捞上来的鱼,现宰的鸡、鸭,都新鲜得很。程墨很满意,加上早饭午饭没吃,这一餐不免吃多了,他放下筷子,摸摸饱胀的肚子,眼眸放光看苏妙华。

  苏妙华怎会不明白他眼里的含意,故意道:“做什么?”

  “你说呢?”程墨起身抄起苏妙华的腿弯,走向里间的大床。他觉得,设计这房子的人构思奇巧,一定也是个享受生活的妙人。

  饱暖思**,这一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程墨真心觉得生活縻烂,可若能这样过一辈子,他也是乐此不疲的。

  半夜,苏妙华连连求饶,天快亮时,程墨停止动作,两人相拥而眠。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5588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