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03章 喜脉

第703章 喜脉

  连续几天,两人都在胡天胡帝中度过,直到府里派人送信,霍书涵有喜了。

  今早霍书涵起床觉得不舒服,干呕,请了父亲御用太医曾强过来诊脉,曾强脉后连声恭喜,说是喜脉。霍书涵心里欢喜,又请了太医院妇科专家肖培过府再诊一次,确认是喜脉无疑,赶紧派人到田庄送信。

  程墨接到信,再也呆不住了,立即吩咐备车,回京城。

  苏妙华心里酸溜溜的,姐妹四人,只有她肚子还没动静,在草原时,夜夜恩爱,也没怀上。她愀然不乐,低头弄衣带。

  程墨把她抱在怀里,亲亲她可以挂娇嫩的唇,道:“没事儿,我们多做几次。孩子迟早会有的,白米饭也迟早会有的。”

  第一句听着还挺暖心,第二句怎么听怎么别扭,苏妙华娇嗔:“不知你说什么。”

  她勾住程墨的脖子,再三要程墨保证,一定要给她一个孩子,得到程墨郑重保证后,才松开手,看着雪晴等婢女收拾包袱,带来的新衣裳,还有几件没穿呢。

  这几天,华锦儿一直在桃林玩儿,这次她学乖了,每次都打听清楚,程墨和苏妙华没在,才过去。听说要回京,很是不舍,可府里有喜事,自然要回去,她和苏妙华商量:“下个月我们还来好不好?”

  桃花再美,也没桃子诱人,苏妙华没精打采道:“待夏天过来摘桃子吧。”

  来的时候你不是很喜欢桃花吗?华锦儿一头雾水,道:“要夏天才来?得等好久啊。”

  东城门的城墙上,两个士卒倚在城垛上聊天,长相粗犷那个叫贾二,长得秀气那个叫秋生,两人都十八、九岁的年纪。

  贾二很懊恼地道:“孙家的姑娘瞎了眼,我又壮又有力气,里里外外一把好手,她居然嫌弃我长得难看!我哪里难看了?你说,我哪里难看了?”

  昨天贾二去相亲,被孙家姑娘嫌弃了。

  秋生真就着微弱的星光,认真打量他一番,最后点头道:“你确实不好看啊。”

  长得粗壮就算了,脸上还长青春痘,颗粒饱满,让人连看他这张脸的欲望都没有。长成这样,让人家姑娘如何动心?

  “你说什么?”贾二火了,怒道:“你不会看上孙家姑娘了吧?我警告你,你要敢打孙家姑娘的主意,我跟你没完,兄弟都没得做。”

  秋生嘀咕:“明明就是嘛。”

  孙家姑娘长得不赖,身材丰腴,脸如圆盘,如果她瞧上自己……秋生想着,嘻嘻笑出了声。

  笑声中,贾二一巴掌拍他脑袋上,道:“你还真看上她了?我跟你没完!”

  秋生道:“她不是不要你吗?如果她看上我的话,我就娶她。”

  这话捅了马蜂窝,贾二二话不说,抬腿就踹,秋生赶紧避开,两人正闹着,城下来了一队车马,有人喊:“开门,北安王进城。”

  两人停止打闹,贾二收拾起脾气,放下吊筐,道:“请把腰牌放在筐里。”

  腰牌是玉制的,一面刻北安王府四个字,一面写府里行走四个字。一般的腰牌按材质分,有铜、铁、金、玉,玉牌级别最高,持有者在府里的身份很高。

  贾二验过腰牌,小跑下城门,叫醒在城门边小房间里睡觉的卫士。很快,角门打开,吊桥放下,卫士在城墙上行礼,道:“天色已晚,不便开城门,请王爷从角门进城。”

  黑色平顶马车驶向吊桥,进入角门,一行人进了城,卫士目送马车在众多侍卫簇拥下朝城内驶去,摸了摸下巴,道:“要是能像北安王一样飞黄腾达,少活三十年我也愿意。”

  贾二站在他身后,不合时宜地道:“北安王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这辈子才能无往不利。你当谁都能像他老人家一样啊?”

  程墨的马车很好认,又常经东城门出城,他们都认得那是他的马车。

  卫士火了,怒道:“罚你轮半年夜班。”

  “啊?!”贾二傻眼。

  对城头上的插曲,程墨一无所知。夜晚的街道行人稀少,车马也少,马车得以快行驶。现在他只想快点回府,陪在霍书涵身边。

  苏妙华一颗心也飞到霍书涵身边,道:“涵儿没有事吧?”

  怀孕会干呕,很辛苦,可她想体验啊。

  程墨理解她的心情,在她唇上亲了一下,道:“别急,总会怀上的。”

  “嗯。”

  马车进府,程墨和苏妙华到霍书涵院里时,刚走到她闺房门口,就听到呕吐声,接着是霍显的声音:“肖太医呢?叫他过来。”

  霍显接信,马上赶过来,一直陪在爱女身边,见她呕得难受,又心疼又生气,肖培干什么吃的,怎么不开两剂药让她的涵儿吃了不用干呕?

  程墨迈步入内,先向霍显行礼,叫了声:“岳母。”然后扶住霍书涵,道:“怎样?”

  霍书涵依在他怀里,轻轻摇了摇头,道:“没事,比雨菲好多了。”

  当年,赵雨菲怀青青的时候,呕得死去活来,她一晚上只呕几次,已经很好了。

  程墨拥她入怀,柔声道:“让你受苦了。”

  “我愿意。”霍书涵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道:“不许这样说。”

  霍显冷冷瞥了程墨一眼,道:“五郎啊,涵儿为你受苦,你可得念着她的好。”

  女婿如今贵为王爷,在天下人眼里,已是贵不可言,可她一想起,女儿应该成为天下最尊贵的女人,应该住在建章宫,心里就堵得慌。如今女儿为眼前这个男人受苦,她免不了数落几句,女儿遭罪,都是眼前这男人害的。

  程墨认真道:“岳母放心,我会一生一世待涵儿好。”

  霍显冷哼:“这还差不多。”

  苏妙华一直不喜欢霍显,站在门边听到这儿,实在忍不住,进房道:“伯母多心了,五郎怎会是薄幸的人?”

  霍书涵也道:“母亲不用担心,五郎待我很好。”

  霍显很不待见苏妙华,觉得苏妙华出身太高了,对霍书涵有威胁。她冷冷瞟了苏妙华一眼,道:“丢下你独自去田庄,还待你很好?”

  这话是对霍书涵说的。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5927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