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05章 这样也行

第705章 这样也行

  感谢中友11o4181817投月票。

  乐圆还做他的太中大夫,程墨封王,他觉得太过,但程墨平定匈奴,消除一百余年来的匈奴大患,为皇帝解决历代皇帝未能解决的问题,他也就捏着鼻子认了,没有上奏折劝刘询不该如此大方,一言不就封王,也没有弹劾程墨。当然,他就是想弹劾,也没能抓住程墨的把柄。

  接到霍禹的拜贴,他很是奇怪,不知这位纨绔找他有什么事,可看在霍光的面子上,他还是很上道地对送信的小厮道:“不敢劳动四郎,四郎什么时候有空,老夫过去拜访就是。”

  霍禹对他的上道很是满意。

  到了约定时间,乐圆果然到来,霍禹在自己院子的花厅见他,屏退奴仆,开门见山道:“乐大人曾经看舍妹夫不顺眼,多次弹劾,怎么最近反而不弹劾他了?”

  乐圆一时没反应过来“舍妹夫”是谁,怔了一下,才明白是指程墨。他并没有否认曾经弹劾程墨为相,可这事早揭过去了,正主都没刁难他,霍禹秋后算帐算怎么回事?

  霍禹见乐圆表情怪异,没有吱声,于是说得更明白些:“程五郎不过立了小小功劳,便得以封王,你怎么不弹劾?接着弹劾啊,他不是刘氏子孙,按祖制,不得封王。”

  乐圆总算听明白了,道:“四郎的意思是?”

  霍禹不耐烦地道:“我的意思很明白啊,接着弹劾,直到陛下贬他为庶人为止。”

  “……”你确定霍书涵是你亲妹妹吗?乐圆无语,为霍书涵有这样的兄长,霍光有这样的儿子而悲哀。

  “你不用怕,出了事有我呢,我帮你撑腰。”霍禹热切地道。

  不是撑腰不撑腰的问题啊,乐老头是个有责任心的人,胡乱弹劾的事他不干,之前弹劾程墨,是觉得程墨的资历不足以为相,现在程墨的功劳实打实摆在那里,封北安王勉强说得过去。他道:“不知四郎要下官以什么理由弹劾北安王?”

  霍禹只想要程墨好看,出一口先前的恶气,当下满不在乎地道:“随便。”

  乐圆摇头道:“四郎见谅,北安王只是一个闲散王爷,不参与政事,下官无从弹劾。”

  真是书呆子,霍禹腹诽,道:“他曾为丞相,处理过政务,鸡蛋里挑骨头,没事也能找点事出来,你只管随便找个由头,先让御史们弹劾他,最后你再亲自出马。”

  乐圆行礼道:“若北安王有不法事,下官自当弹劾。下官告辞。”

  待他离开,霍禹又把钱六等狐朋狗友叫过来商议,七、八人想了一下午,也没想出一件可以弹劾程墨的事,气得霍禹骂道:“这小子太小心了!”

  钱六见霍禹心情不好,硬着头皮道:“到北安王这地位,除非谋反,否则很难撼动他了。只是……”

  只是谋反是抄家灭族的大罪,皇帝若要连坐,怕是霍家也会受牵连,何况霍书涵嫁给程墨,若程墨谋反,霍书涵难免一死。所以,“谋反”这两个字,钱六不敢轻易说出口。

  霍禹哪在乎这个,他爹想废皇帝就废皇帝,想立皇帝就立皇帝,谋反算什么事?不过他爹一句话的事儿。这位公子哥儿在霍显的纵容下,早就膨胀得不像话,小心眼里,以为自己权力比皇帝还大。

  “那就说他意图谋反好了。去叫乐弃轩过来。”

  一群狐朋狗友吃惊地看他,钱六舌头打结,话都说不利索了,道:“四郎,是谋!反!”

  是谋反,不是过家家,这种事要是捅上去,不管是不是事实,你家妹妹都要完蛋。

  霍禹很轻松,道:“知道,不就是谋反嘛,算什么事?何况他现在还没谋反呢,没事儿。”

  钱六:“……”

  狐朋狗友甲:“……”

  狐朋狗友乙:“……”

  霍禹越想越觉得这主意好,一叠声催促小厮赶紧去叫乐圆过来。

  二更天了,乐圆在睡梦中被叫醒,门子听说霍禹请,不敢怠慢,赶紧通报进去。

  “四郎让我即刻过去?”乐圆有心不去,又不敢得罪霍禹,霍光还挂着大将军呢,前段时间京城闹得沸沸扬扬,很多人说程墨擒获俘虏,有不臣之心,可霍光去了一趟未央宫,所有不利于程墨的言论都消除了,皇帝不仅没治程墨的罪,反而封他为北安王,可见霍光在朝廷依然举足轻重。

  “能不能转告四郎,明天散朝之后,老夫过府一趟?”

  “四郎君让你即刻过去,你磨磨蹭蹭做什么?”小厮不由分说,扯起乐圆的袖子就走,乐圆没奈何,只好跟他出府上车。

  霍光太强大了,强大到他一直看霍光不顺眼,却不敢弹劾,只能隐忍。他并不认为自己懦弱,反而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皇帝,因为霍光没有篡位的意图,所以他才没有拼命嘛。

  到了大将军府,听霍禹说程墨意图谋反,乐圆惊得下巴掉了,一时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张着嘴好半天才道:“北安王意图谋反?不会吧?”

  不说程墨和皇帝的兄弟情份,单他现在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身份,除非脑子进水,否则怎会有这样的念头?

  霍禹道:“没错,你就这样弹劾。”

  “可是……”

  钱六道:“四郎是北安王的大舅哥,如今大义灭亲。你这是什么态度,难道四郎会害亲妹夫吗?”

  这不是想借皇帝的刀杀亲妹子、亲妹夫,又想干什么?乐圆期期艾艾道:“北安王意图谋反的证据呢?”

  所谓意图谋反,就是想谋反,还没行动,没有行动的事,哪做得了准?

  霍禹道:“前些天他在醉仙楼饮酒,曾说过想君临天下。”

  这话确实大逆不道,可谁能证明程墨说过?而皇帝只要看到这样的奏折,心里总会不舒服,为巩固皇位,把这出言不逊的家伙砍了也有可能,只要定罪,抄家灭族在所难免。

  铁六等人对霍禹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位纨绔可真是狠人,连自己的亲妹子都不放过。

  乐圆听到这话,脸色变了。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5969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