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07章 耍横

第707章 耍横

  乐圆失踪了,乐府的家人遍寻无踪,只好去京兆府报案。伍全带领三班衙役去乐府,在花厅问案,把乐圆的妻儿以及众奴仆一个个单独叫去问话。车夫说,乐圆从大将军府回来后,便失踪了。

  消息指向大将军府,让伍全吃惊,乐圆的妻儿更是惶恐不安。

  伍全去大将军府求见,大将军府的大管家见了他,说霍光并没有见过乐圆。伍全不敢不信,退出大将军府。

  霍禹以为乐圆贪生怕死,当面答应得好好的,回去就藏起来,不骂他不讲义气。除了乐圆,一时间还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毕竟不是谁都有勇气弹劾王爷、皇帝跟前的红人。

  霍禹有个毛病,心情舒畅或是心情不好,都会去元殷楼。他现在心情不好,自然要去元殷楼消遣一番。

  在元殷楼消磨两三个时辰,直到天色已晚,他才施施然从元殷楼出来。

  他的马车极宽敞,可随意坐卧。他喝了酒,有几分醉意,上车后,斜躺在软榻上,一边哼着曲儿,一边轻拍节拍,突然觉得身边多了一人,不由一惊,定眼一看,一个精瘦的男子坐在软榻沿,面无表情看他。

  “来人!”他惊呼,可张嘴,声音却不出去。

  江俊躲在车中半天,好不容易才把他等出来,二话不说,挥拳就打,几拳头下去,霍禹便鼻青脸肿了。

  霍禹很想问他是谁,可一点声音不出,耳听拳头打在身上的沉闷声传来,身上巨痛,不由急怒攻心,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这车的隔音效果真好,前头的车夫愣是没听到声音。

  “真不禁打。”江俊又踹了两脚,然后打开车门飞身跳下马车,隐入茫茫夜色中。

  霍禹被打,霍显气疯了,连夜把伍全叫来,劈头盖脸一顿骂,勒令他十二个时辰之内必须拿到凶手。

  伍全一个头两个大,待曾强把霍禹救醒,问是谁打的,霍禹却只是破口大骂,一点有用的线索也没提供。

  北安王府,程墨陪霍书涵说了会儿话,然后去书房,江俊藏在书房外的大树下,见程墨过来,飞身而下,跟了进去。

  “你没打死他吧?”程墨在大书桌后坐了,闲闲问。如果不是霍书涵知道后会生气,程墨真想亲自动手打他个半死,这小子忒不是东西,连自己妹夫都诬陷,也不怕受牵连。

  江俊陪笑道:“哪能呢,不是我说,您这位舅哥不禁打,几下就晕过去了。”

  打晕了,挺好。程墨很满意,道:“你出城躲十天半月。”

  身为一个合格的司隶校尉,哪会不清楚几件隐秘事,何况举国皆知霍光是废立皇帝之人,打了人家儿子,当爹的能善罢干休吗?江俊早有心里准备,答应一声,闪身出门。

  程墨在书房呆半个时辰,霍书涵怀孕后睡得早,他怕吵醒他,去苏妙华屋里歇了。

  这一夜,京兆府的差役尽出,闹得鸡犬不宁,可连凶手是谁都没查到。

  霍显闹着让霍光命令皇帝大索全城,霍光没答应。天亮后,霍显按品大妆,到未央宫求见,因刘询正在上朝,故而请她到建章宫喝茶,由皇后陪着,待散朝后再请她到宣室殿东殿见驾。

  霍显一见刘询,便放声大哭,边哭边道:“陛下,我家老头子可怜哪,扶立陛下登基,自己却活得窝囊,儿子差点被人打死,也不敢吱一声。”

  霍显是以儿子被打为由求见,刘询已经听说霍禹昨晚回府路上被人打闷棍。

  “夫人不要着急,京城的治安一向不错,怎会有人行此不法事?不知四郎平日可有与人结怨?”

  “我家四郎平日尊纪守法,怎会与人结怨?分明是有人要害我家四郎,陛下给臣妾作主啊。”霍显边抹泪,边暗骂霍书涵不听话,要是当初听她的话,嫁给刘询为后,在自己女婿面前,她说话就顶用多了。当然是皇帝权力更大了,就像现在,只有皇帝有权力命廷尉出动,程墨这个闲散王爷,顶什么用?

  要论京城中横着走,不法事最多,最欺男霸女的,霍禹自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他会尊纪守法才有鬼了。刘询腹诽,殿角的小6子更是翻了个白眼。

  刘询还得违心地道:“会不会天黑,凶手认错人?”

  霍显不乐意了,道:“车里点了灯,哪会认错人?”

  像霍禹这种二世祖乘坐的马车,车里当然有固定紧的仕女造型的油灯,要不然一路上瞎灯黑火,哪有乐趣可言?

  “这样么?”

  霍显见刘询不肯宣沈定,火了,道:“请陛下下诏,让廷尉大索全城,搜索凶手。”

  “这个……”刘询为难道:“怕是不合规矩呢,四郎并没有性命之忧,哪能大索全城,让百姓人心惶惶?”

  霍光这样说,刘询也这样说,真是气死她了。霍显狠狠白了刘询一眼,拂袖而去。

  刘询目送她苗条的背影出了殿门,脸上浮现笑容,不知谁敢动手打霍禹,这人真是好胆量。

  马车驶向北安王府,霍书涵得报母亲来了,迎出来。霍显一见女儿便好一通埋怨,旧事重提,说她不懂事,不肯为自己着想,嫁了程墨这个没用的王爷,如今四郎被打,竟没一人为他出头。

  “四哥被打?严不严重?”霍书涵赶紧问是什么情况。

  霍显竹筒倒豆子,把霍禹在元殷楼回府路上被打,伍全没办法,刘询不肯把案子移到廷尉署的事说了,继续埋怨她道:“若是你为后,陛下会这样对我吗?”

  所以说,还是女儿不省心。

  霍书涵道:“母亲,以前的事就不要说了。您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说着,朝身后的青萝使了个眼色。青萝会意,扶她入内坐下,马上去请程墨。

  霍显这个时候来,只会让霍书涵烦心,她现在受不得气。程墨飞快赶来,一进门见霍书涵好端端坐在那儿和霍显说话,才放心。

  霍显自然又是一通埋怨,责怪他没用,帮不了她。

  程墨一脸懵逼状,道:“岳母,出什么事了?”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6065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