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08章 不着调

第708章 不着调

  感谢钰记投月票。

  霍显再述说一次霍禹被打的惨状,咒骂一次万恶的歹徒,直到喉咙发干才停下。霍书涵体贴地递过杯子。她大口把一杯水喝完,道:“五郎,天下人人都说你能干,我也没见你能干在哪里。现在四郎被打成这样,你能干看着不想想办法吗?”

  这话说的,让人有想扁她的冲动。

  霍书涵道:“母亲,您怎么能这样说呢?四哥到处惹事,不知得罪了什么人,怎么能怪五郎?”

  “唉,女生外向果真没错。你这小妮子,我养了你十多年,你才嫁给他几年,就向着他说话?”霍显恨铁不成钢,说话间狠狠白了程墨一眼。

  程墨似笑非笑道:“岳母说得是,我现在好歹是北安王,得为岳母分忧。岳母要是放心,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霍书涵如软玉般的小手覆在程墨的大手上,轻轻按了按,柔声道:“五郎!”

  她了解母亲的性子,最爱无故迁怒,这是把一腔怒气撒到爱郎身上了。她劝道:“伍大人做了好几年京兆尹,有的是手段,母亲且宽心,只要给伍大人几天时间,定然会把歹徒缉拿归案。”

  她不愿意程墨掺和进去,以母亲的性子,只要程墨揽下这件差事,办得再好,也少不了受她埋怨。

  程墨反手握住她如羊脂玉般柔软的小手,放到唇边亲了一下,道:“为岳母分忧是我们这些做女婿的责任嘛。”

  两人举止亲昵,看得霍显直瞪程墨,冷哼道:“你知道就好。”

  霍光有三女,唯霍书涵是她亲生,真正说起来,女婿唯程墨一人。

  待霍显告辞离去,霍书涵轻抚程墨的俊脸,向他道歉:“母亲一向口不择言,说话没经过脑子,你不用跟她计较。”

  “怎么会呢。她是你的母亲,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也得让她三分。”程墨闻着她发间的清香,环着她还没显怀的小蛮腰,扶她坐下,道:“你安心养胎,一切有我呢。”

  反正这件事会是无头公案,查了也是白查,他不妨做做样子。

  霍书涵幸福感满满,偎在他怀里,道:“你别往心里去就好。”

  “不会。”程墨保证。当然不会,他怎么会跟一个疯子计较?

  两人温存了一会儿,程墨才去大将军府。

  伍全一夜没睡,眼睛布满血丝,眉头皱成“川”字型,把程墨迎进花厅,道:“王爷,这件事很是棘手。”

  花厅很宽敞,多宝阁上摆满各种古董,平时伍全进府,只能规规矩矩忝陪末座,哪能在花厅办公?现在出了这件事,霍显不许他回衙门,拨付花厅让他使用,勒令他限时破案。眼看十二个时辰快到了,案子没有一点眉目,他愁死了,觉得自己这京兆尹做到头啦。

  程墨在椅上坐了,道:“怎么说?”

  “王爷,四郎不肯说疑犯的长相特征,下官实是无从查起啊。”

  其实他冤枉霍禹了,昨晚匆促间,他只瞥了江俊一眼,便吓晕过去,心惊肉跳之下,哪记得江俊长什么样子?只记得是个男人。伍全一问,他拉不下面子说吓晕,只好破口大骂,不是骂歹徒,就是骂伍全没用,再骂差役饭桶。

  他是受害者兼目击证人,什么线索都提供不了,让伍全怎么查?

  霍禹的院子位于大将军府东侧,前后两重,前低后高,景色优美,从廊下到院门口,站满了婢女,程墨刚迈进前院,就听霍禹中气十足在骂人。

  “看来他精气神很不错嘛。”

  “是。”

  伍全落后一步,跟在程墨身边。这才几个时辰,他已挨了霍禹好几顿骂,对他骂人的功夫早就深有体会。

  霍禹在骂曾强。江俊知道他跟程墨的关系,没对他的胸腹下手,拳手只朝他肩头后背招呼,再踹他两腿,他其实伤得不重,不过身上几处乌青在乎难免。

  只是皮外伤,火气倒挺大,曾强开了些降火去瘀的药,他一个时辰前喝了一剂,觉得效果不大,这会儿把曾强叫来,破口大骂。

  曾强医术高明,霍光对他颇为礼遇,大将军府上下人人尊敬他,何曾被人这么指着鼻子骂?不过他养气功夫不错,并不生气,反而面带微笑,待霍禹骂累了,坐下休息,才道:“四郎君不要心急,再吃两剂,定然好转。”

  能不好转吗,外敷的药千金难求。再吃两剂,你的火气就消了。

  霍禹抬眼见程墨进来,霍地站起,想起和乐圆商议的事他多半不知道,复又坐下,道:“五郎怎么来了?”

  程墨脸上自然什么都看不出来,他道:“岳母说你被人打了,我过来瞧瞧,伤得可重?”

  能中气十足地骂人,伤得重才有鬼了。

  曾强起身行礼,程墨对他十分客气。

  “#!%*¥#……”一连串脏话不带标点符号从霍禹嘴里蹦出来。

  伍全一副你看,他就是这样不配合的表情。

  “好了好了,说说正事吧。歹徒长什么样子,有什么外貌特征?你总得说清楚了,我们才好画图通缉啊。”

  其实程墨也很想知道霍禹掌握多少。

  “#%—*……”又一串脏话倾泻而出,霍禹骂得口沫横飞。

  伍全可怜巴巴地看程墨。程墨给他一个安抚的表情,道:“四舅兄,你这样,我们可帮不了你哦。难道我们把这些话往城墙上一贴,歹徒自己投案自首不成?”

  伍全连连点头,这话他也只敢在心里说说,可不敢对霍禹说。

  “你是来帮我,还是来看我笑话的?”霍禹怒道:“那人来无影去无踪,我怎知道他长什么样?”

  “难道歹徒当面,你也认不出?这样说,不是熟人了?”程墨循循善诱,心里暗爽。司隶校尉都在暗中行事,霍禹在此之前从来没见过江俊,并不奇怪。

  “当然不是熟人。”霍禹道:“一定是有人嫉妒我成了莳花馆的头牌秦仙的入幕之宾,才买凶杀人。哼,我定要让他嫉火中烧。来人,去接秦仙过府,就说霍某人要留她几天。”

  程墨:“……”

  伍全:“……”

  曾强:“……”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6145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