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09章 深感恐惧

第709章 深感恐惧

  感谢大盗草上飞、水墨唐枫、yangxinsem投月票。

  车夫驾车去接秦仙。霍禹把袖子一撸,大有大干一场的味道,道:“曾太医,你配点药,我要让秦娘子欲仙欲死。”

  曾强一脸便秘的神情,拿眼看程墨,意思让他劝劝霍禹。

  程墨道:“四舅哥,岳母为你担心得不得了,你不说安她老人家的心,反而把青/楼女子接进府中,成什么样子?”

  霍禹满不在乎地道:“她就是瞎操心。”

  伍全想哭,你那位瞎操心的娘,快把我逼得上吊投河了。

  程墨道:“你要没事,就让伍大人先回去,他衙门里还一摊子事呢。”

  “没事,我哪有什么事?伍大人,你带人回去吧,别在我跟前晃,晃得我头晕。”霍禹很不待见伍全,从昨晚到现在,一直问他案时的情况,他烦都烦死了。

  伍全如蒙大赦,感谢激零地对霍禹行礼,又向程墨道谢:“多谢王爷为下官美言。”这个人情,以后无论如何得还。

  霍显得报伍全带领三班衙役回去,气得把程墨叫过去,道:“我叫你来,不是让你把伍不缺支走。不要说是四郎,就是大将军府一只狗,也不能让人碰一根手指头,敢对四郎动手的人,必须死!”

  程墨淡定道:“岳母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伍不缺束手无策,让他呆在这里反而碍手碍脚,不如我让手下的司隶校尉去查。岳母以为呢?”

  对哦,忘了这小子手里有一支密探了。霍显双眼放光,脸上露出笑容,道:“这样也好。”

  程墨笑了,道:“我这就吩咐下去。”

  要是能查出来才怪呢。他确实吩咐下去,不是让人去查,而是吩咐江俊把乐圆的尸体丢出来。于是第二天清晨,有人在乐府后巷现乐圆的尸体。

  乐圆为太中大夫,官职不小。伍全接到报案,第一时间想到霍禹,二话不说,登门求见,只为提醒霍禹,最近不要出府,在府中也要加强防卫,以免步乐圆后尘。

  “乐弃轩死了?什么时候的事?”霍禹脸色苍白,嘴唇哆嗦,只有他知道,乐圆曾被邀到大将军府,和他密谈半个时辰,商量弹劾程墨意图谋反。如今即将被人弹劾的人好端端坐在花厅,而他无缘无故挨了一顿打,而乐圆已成为一具尸体。如果那天歹徒对他下杀手,现在他也成为一具尸体啦。

  伍全见他吓得到不轻,估计他不敢到处惹事,心安不少,道:“杵作正在查验,还没有结论。下官接到信,把乐大人接回衙门,赶紧过来。”

  也就是说,他确认死者是乐圆,马上联想到霍禹。最近只有这两位大人物出事。

  单凭两人的身份,就联想到有人可能要置霍禹于死地,思虑如此周密,让程墨另眼相看。他以前以为伍全圆滑,人情世事上很有一套,没想到他如此机灵。

  霍禹道:“那你还不赶快回去,仵作验出结果,赶紧来报。”

  伍全答应告辞,霍禹马上蹭到程墨身边,拉着程墨的衣袖。程墨一阵恶寒,抽回袖子,一个箭步窜到门口,道:“你想干什么?”

  这个时代,好男风是风流韵事,连太祖都曾宠爱一个清秀小内侍,很多纨绔子弟是双/性/恋。

  霍禹怔了怔才明白程墨的想法,虽在极度恐惧之中,还是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只笑了两声,想起躲在暗处的歹徒不知什么时候会跳出来杀死他,又呜呜地哭,道:“五郎,救我,你不救我,没人救得了我啦。”

  他真的怕了。

  程墨道:“你我是亲戚,我哪能袖手旁观?放心好啦,上次的歹徒不会再来伤害你了。”

  要不是看在亲戚情份上,你早就跟乐圆一样,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霍禹得到程墨的保证,想到他手里有司隶校尉,只要让人去查,一定能够查出歹徒,自己的安全有保障了,不由十分激动,道:“亏得乐弃轩还没行动。”

  要是弹劾程墨意图谋反,得罪了他,他一定会袖手旁观。霍禹十分庆幸,就差说乐圆死得好,死得妙了。

  程墨剑眉一挑,道:“乐弃轩要怎么行动?”

  “没……”霍禹陪笑道:“秦仙今年只有十四岁,上个月才开始接客,本来要过几年才开脸,被我看上,成为她的入幕之宾。这女子十分得趣,五郎要是有兴趣,不妨让她服侍,保管你食髓知味。”

  程墨皱眉,道:“四舅哥,涵儿刚诊出喜脉。”

  “哦哦,呵呵,那你喜欢什么,只要我这里有的,随你挑。”

  程墨无语,道:“要没别的事,我回去了,有消息派人知会你。”

  “好,五郎慢走,我不能出府,就不送了。”

  程墨回府,霍书涵问起霍禹的事,听说他把莳花馆的头牌接到府中胡天胡地,总算放心。有心情嫖,应该没有大碍。

  宣室殿里,刘询神色沉沉,问躬身参见的伍全:“确实是乐弃轩的尸体?”

  “是,乐大人的长子已经到衙门认了,确是乐大人无疑。”

  “谁敢擅杀大臣?”

  “……臣无能,还在追查。”

  伍全退出东殿,去宣程墨的小内侍匆匆越过他,一路小跑出殿去了,宫门口,马车已备好。

  一位食俸禄二千石的朝臣死于非命,刘询定然要问,程墨早有心里准备,参见毕,道:“臣已命司隶校尉查察此事。”

  乐圆最近没把柄可抓,不代表他没把柄,人活一辈子,难免有糊涂的时候,偶尔做错事,只要一件,足够了。程墨确实让人去查,查乐圆的过往。

  刘询道:“朕信得过的,唯有大哥,大哥不管事可不行,朕想着,设立双丞相制,日常琐事由丙卿处理,大事由大哥处理。大哥以为呢?”

  程墨道:“陛下,政务由丙丞相处理即可,臣懒散惯了,没事的时候陪陛下喝喝茶吧。”

  他这话出自内心。

  不得不说,丙吉的政务能力不是盖的,他很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怎么做,做到什么程度。全国各地汇总到他那里的大事小情,他都能处理得很好。一个国家犹如一家公司,有这么一位称职的总经理,公司的业务定能蒸蒸日上,程墨觉得自己最多和丙吉在仲伯之间,没必要横插一脚。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6176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