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12章 低姿态

第712章 低姿态

  霍显年轻时姿容秀丽,身段儿婀娜,更让霍光不能自拔的,是她奉承人的功夫天下无双,因而在原配东闾氏身故后,放弃和豪门世家结亲,而为霍显脱奴籍,娶她为妻。

  只是随着霍光成为武帝的托孤大臣,权力日重,霍显也越不可一世,直至霍光扶立刘贺,废刘贺,再扶立刘询,霍显膨胀到极点,觉得非皇后之位不足以匹配霍书涵。这个时候,她唯我独尊,除了霍光,谁放在她眼里?她会对谁有好颜色?

  现在,她重拾久违的笑容,对程墨笑得极为慈祥,声音既温柔又慈爱,道:“外面水气重,淋在身上易生病,五郎,来,我们到花厅说话。”

  花厅中,提梁壶冒着热气,霍显保养得极好,葱白般的手提起提梁壶的柄,小心翼翼的倒水。

  程墨看她一副怕烫到的样子,道:“岳母,我来吧。”

  霍显小心翼翼放下提梁壶,吹了吹吹弹欲破的手指,道:“不用不用。你平时孝敬我不少好东西,我一个妇道人家,没什么东西送你,知道你喜欢喝茶,给你泡杯茶喝而已。”

  你这样也叫泡茶?程墨似笑非笑道:“水刚沸,热得很,我皮糙肉厚,不怕烫,还是我来吧。”

  二十多年来,霍显养尊处优,要喝茶有人晾得刚好递到唇边,打瞌睡有人递枕头,哪用亲自动手做什么?几曾泡过茶?为了奉承程墨,她也算拼了。

  程墨实在看不过眼,道:“四舅兄的事,我一定尽力,还请岳母放心。”

  我会尽力才有鬼了,你还是别在这里作,赶紧回府吧。

  提梁壶的水刚沸,热气上涌,霍显肌肤娇嫩,还真受不了烫,见程墨答应继续查这件案子,忙接过紫桐递过来的帕子,帕子用冷水浸过,擦在有些热的肌肤上,凉凉的很舒服。

  “那我就等五郎的好消息了。”

  霍显走了,回府即刻开库房,挑几件大补之物派人给霍书涵送来,说让她补补。

  既然沿途的府邸都没有收留陌生人,那只能把范围扩大到整个京城了,司隶校尉没有那么多人手,只能让伍全配合。一连多天,京兆府的差役们把住各处交通要道,严加盘查,不过一直没有进展。

  程墨平易近人,跟霍显咄咄逼人的样子天差地别,伍全在他手下听差,比在大将军府办差好过多了。

  霍显很焦急,可不敢催逼,生怕程墨撂挑子,那就真的没人管这事了。霍禹成天在府里和秦仙胡天胡帝,渐渐忘乎所以,只要不出府,应该没事,倒也不怎么担心。

  如此过了半个月,很多人已经淡忘霍禹遇袭的事,乐圆被杀引起的骚动也渐渐平息,除了乐圆的儿子常去京兆府催促之外,一切看似没有不同。

  这天,班头韦志像往常一样撤回岗哨,回衙门汇报,走到半路,遇到大将军府的小厮审爱财和另一个小厮打扮的人走在一起。小七跟在霍禹身边,是霍禹得用的人,韦志曾随伍全到大将军府办差,认得这位霍四郎身边的红人。

  他紧走几步,陪笑上前,点头哈腰道:“七郎,您这是要去哪里?”

  审爱财哪里记得他,不过是认得他身上那套衣服,一个差役,也想讨好他?他冷冷瞟了韦志一眼,继续和身边的同伴说话。

  韦志听得他道:“……真没想到乐弃轩死了,没能弹劾北安王,要不然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那天晚上,霍禹和乐圆密议,他就在旁边侍候,因而得知机密。

  两人去得远了,韦志站在那里,心中有一万头***呼啸而过。

  “什么,乐大人和霍四郎商议弹劾北安王?”伍全霍地站起,不敢置信地道。

  乐圆和霍禹前后脚出事,一死一挨闷棍,他不是没想过两者之间有关系,可霍禹说,乐圆死那天晚上,曾到大将军府求见,他没见他,乐圆的死,跟他没有一个铜板关系。

  如果那天晚上,霍禹不仅见了乐圆,两人还曾商议弹劾程墨,那性质就不同了。一瞬间,伍全想到很多。

  韦志见他脸色惨白,额头汗如雨下,知道事情重大,嘴唇也哆嗦了,搓了搓手,道:“大人!”

  您老人家不会杀人灭口吧?他真的后怕了,真不该把道听途说禀报上来。

  伍全定了定神,道:“这件事谁也不能说。”韦志是他的心腹,他哪能看他祸从口出?

  韦志松了口气,连连点头,道:“诺,卑职从没听过任何言语。”

  这就对了,伍全道:“你下去吧。”

  待韦志退下后,他一个人了半天呆,各种念头纷至沓来。程墨跟这件事有没有关系?他揽下这件差事,这些天一直听取汇报,跟进案情进展,是什么用意?万一确实是程墨做的……他寒毛直竖,不敢想下去。

  这天,他比往常迟了一个钟头到北安王府。他到时,程墨已吃过晚饭,陪妻妾们说了会儿话,正和佳佳和青青两个女儿玩,佳佳和青青吵着要骑大马,佳佳推了青青一把,青青一屁股墩坐在榻上,扁了扁小嘴,哇哇大哭,程墨正哄着呢,伍全来了。

  “王爷,下官无能,查了这么多天,查不出一点端倪,请王爷恕罪。”伍全行礼后道。这件事,他决定不说,就当还程墨的人情了。如果不是程墨接手,他非得被霍显这老巫婆折磨死不可,哪能站在这里说话?

  程墨不置可否。这件事,要是查出来才有鬼了。

  伍全回去,连夜写奏折请辞此事。

  刘询准了,下诏沈定彻查乐圆被害一案。霍显得知诏书中没提霍禹一个字,气得把刘询大骂一通,又坐车到北安五府找程墨,让程墨继续查。

  程墨找借口推辞。

  霍显气得在霍书涵面前说了程墨一堆坏话,又埋怨她不该嫁给程墨,她要是进宫为后,自己怎会受这种气?跟皇帝吹吹枕边风,什么事搞不惦?

  霍书涵道:“母亲,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了,五郎不爱听。”

  想到自己姿态放那么低,程墨还撂挑子,霍显气道:“他敢!”

  霍书涵无奈看她,摊上这样的娘,也真是没谁了。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6359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