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14章 兴趣

第714章 兴趣

  从这天起,程墨走到哪,霍禹跟到哪,他不改老子天下第一的习气,到哪都当自己是老大,没两天,张清、祝三哥等人都不愿搭理他,连武空这种宁愿自己吃亏,也不愿得罪人的老好人也受不了他。

  程墨要建戏班子,张清极力赞成,道:“这主意极好。五哥,我们把莳花馆、松竹馆的清倌人买下来,天天在家里唱曲儿玩。”

  祝三哥笑话他:“王爷做什么你都说好,又不过脑子,这是弄戏班子,不是开妓/院,弄些伎子来做什么?”

  虽然程墨在霍书涵之后娶了苏妙华,可苏妙华同样出身名门,身份不低于她,外头对霍书涵善妒的传言一直没有停息。祝三哥生怕弄一群伎子进府,惹霍书涵不快。

  程墨怎会不明白他的心思,笑道:“不用拘泥于伎子。我准备办一个歌唱比赛,前十名都请进府中,再请几个教习,教一班女孩子跳舞。”

  总算能过混吃等死的日子了。穿到这儿奋斗到现在,银子有了,地位有了,时间也有了,不趁年轻好玩玩,等什么时候?

  举办比赛神马的,张清等人都没听过,程墨一番解说,几人都举手赞成,很快一份启事就写好,抄录十几份,张贴在城中各处。

  北安王府举办歌唱比赛的消息不径而走。

  霍禹痛心疾道:“五郎,你太草率了。启事上怎能不注明年龄,不列明非美人儿不得报名?若是来几个老驱,我岂不是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程墨道:“老妪就老妪,我们是听歌,又不是看人。”

  “你这话大大的不对,先观赏美色,再欣赏歌喉,人又老又丑,倒了胃口,再好的歌喉也没心情听。”霍禹说完,叫审爱财:“每份启事前派两个人,言明十八岁以上,长相不美的女子,一概不用报名。”

  不过是自娱自乐,程墨懒得和他计较。

  开始两天,围观的人很多,没什么人报名,虽说获奖者报酬可观,可大家都说北安王要纳妾,能成为北安王的妾侍,那是祖坟冒青烟,荣幸之至。问题是,北安王妃太厉害了,可别进了府,好日子没过上,小命先没了。再加上,审爱财派人对有意报名的女子们品头论足,横挑鼻子竖挑眼,更把那些自认长相一般的姑娘给吓住了。

  最近京城里就这么一件热闹事,连刘询都听说了,把程墨宣进宫,叹道:“大哥好会享受。朕天天案牍劳神,哪比得了大哥自由自在?”

  难怪连丞相都不愿意当了。

  程墨笑道:“陛下富有四海,哪是臣等可比?臣不过闲着没事,找点事做而已。”

  刚好沈定进宫汇报乐圆案的进展,也在殿中,插话道:“像王爷这样有闲情逸致又懂得享受的人可不多。”

  他为人严峻,大多数时候不拘言笑,上朝时皇帝不点名交待差事,他不会出声,没有表情。程墨进来时他已经杵在那里,程墨把他当摆设,并不在意,没想到他也会关心这种事,不免讶然道:“沈廷尉也喜欢听曲儿?”

  沈定遗憾地道:“下官没别的爱好,唯爱听曲,只是公务繁忙,哪有时间哪。”

  程墨很意外,道:“待比赛举行,定邀请沈大人当评委,还请沈大人拨冗光临。”

  只是不知他这么一尊神杵在那儿,张清等人能不能自在听曲儿。

  沈定欣然应允:“下官恭敬不如从命。”

  他难得地笑了,程墨认识他几年,第一次见他笑,不免多看他几眼。

  刘询也很好奇比赛什么样,道:“什么时候举行,朕也去凑凑热闹。”

  你要是摆齐全副仪仗,怕是参赛者会吓得一个音节也不出来了。程墨提条件:“陛下要去,臣自然欢迎之至,只是还请陛下微服出宫。”

  刘询欣然应允。

  程墨进宫时,沈定和刘询已经说完话,见刘询再没有什么吩咐,躬身告辞。沈定这些天怎么查案,查了哪儿,程墨大致上了解,可他不清楚沈定有没有疑心到他,又不好上门,那样等于告诉他,此地无银三百两,今天难得遇到,程墨想套话,于是也告辞:“臣还有事,这就告退。”

  刘询叹道:“大哥现在一心扑在玩乐上,不大关心朕了。大哥啊,司隶校尉的事得多留些心,可别什么都不管哪。”

  现在程墨除了一个北安王的爵位,便只兼司隶校尉这件差使。

  程墨应了,和沈定一起走出东殿。

  甬道两旁的树木了新芽,一眼望去,树上覆了一层淡绿。

  沈定落后程墨一步,道:“王爷有何吩咐?”

  他是聪明人,早猜到程墨和他一块儿出宫,定然有事。

  程墨道:“沈廷尉当知,乐大人和本王的四舅兄先后出事,如今本王的四舅兄还不敢回府,躲到本王府中,若沈廷尉拿下凶犯,本王的四舅兄当放心不少。”

  提及案件,沈定又成面瘫,道:“不瞒王爷,此案一直没有进展。”

  程墨掌握的资料,沈定确实没有查到什么,可以他的老道,难免不会从蛛丝马迹中察觉到此案和霍禹挨打有关系。程墨故意道:“沈廷尉为何不把此案和本王的四舅兄遇袭一案,并成一案呢?”

  沈定道:“下官不是没有这样想过,只是乐大人被勒死,作案手段凶残,而霍四郎君却没有性命之忧,可见凶犯并非一人。”

  也就是说,沈定没有查到乐圆和霍禹之间的交集。程墨放心了,当下勉励沈定两句,又没话找话说,问起他平时的爱好。

  沈定叹息:“别无所好,唯有听曲。只是天天忙于案件,哪有时间?”

  廷尉署专门处理大案要案,没有案件则可,若是有案件,则会死一大片人,忙起来没日没夜。

  程墨连道:“辛苦。”

  两人在宫门口分手,上了各自的马车。程墨在车里闭目养神,沈定在车上却把程墨在甬道的话再三咀嚼,乐圆遇害一案,程墨没有插手,刚才也没有问案件审理的细节,应该跟他没有关系。接手此案,他第一个查的便是程墨,因为乐圆曾弹劾过程墨多次,可查不出什么,只能放弃。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6461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