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15章 发疯

第715章 发疯

  启事张贴几天,只有廖廖数人报名,程墨决定去张贴点看看。马车驶出御街,转了个弯,朝东市驶去。

  十几份启事都张贴在人流密集处,东西两市各有一份。

  临近东市,人和车马渐渐多起来,小冬放缓马速,没想到对面一辆马车的马受了惊,直直撞了过来。

  小冬赶紧驱赶马儿避到一旁,只是马车太宽太长,转动不便,左侧还是被撞上了,程墨倚在大迎枕上看书,突然车身剧震,身子朝一侧滑去。

  车外,小冬怒喝:“做什么?”

  对面车夫发现撞上一辆黑色平顶马车,这车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能乘坐的,心知坏事,赶紧赔不是:“对不起啊,马突然发疯,我勒不住。”

  说话间,拉车的马扬起前蹄,又要往前冲,被车夫死死勒住。第一次还可以说马发疯,第二次就是故意的了,后果严重啊。

  对面的马车普通得很,车帘掀起,露出一张清癯的脸,颌下三络长须,道:“怎么回事?”

  车夫带着哭音儿道:“阿郎,马发疯了,拉不住啊。您赶紧下车吧。”

  中年男子跳下车,额头一片红肿,想必刚才额头碰到车壁了。他上前察看马匹,小冬不干了,气愤愤道:“你们的马撞伤了我家马车,伤了我家阿郎,赔偿。”

  程墨要去东市,没让侍卫们跟着,只由小冬驾车过来。小冬愤怒,要是黑子等人在,分分钟钟把眼前的中年男子打得连他娘都认不出。

  中年男子顺着小冬手指的方向,看到那辆极易辩认的马车,脸色骤变。黑色平顶马车,全京城不足十辆,而加长加宽版的,唯有程墨那辆,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哪怕车侧没有标志,也能轻易认出。

  中年男子脸色难看,盯着车帘寒声道:“北安王?”

  小冬不傻,怎听不出他满满的恶意,也沉下脸,道:“怎样?”

  “哈哈哈,”中年男子放声大笑,道:“撞得好,撞得妙,老郭,别勒住马,给我狠狠再撞一次。”

  车夫老郭一脸懵逼,道:“阿郎?!”

  你都认出是北安王的马车了,还让我狠狠地撞,是你嫌命长,还是我嫌命长?

  两人的对话传进程墨耳里,他一时没听出是谁,不过人家都要刻意撞他了,他再在车里呆下去,就是傻蛋啦。车帘一掀,程墨下车,看了眼前的中年男子一眼,道:“何大人,我和你有过节吗?”

  中年男子光禄大夫何升,平素和程墨没有交集。这人出了名的护短,不管是他族中的子弟,还是他府上的奴仆,只要和人有冲突,他都会不问缘由,护短到底,死咬着人家不放,各种耍赖,非逼着人家认输服软不可。哪怕几句口角,也要占上风。有时候人家不愿浪费时间跟他认较,干脆息事宁人。

  程墨自认和他从没过节。难道今天不仅他的马发疯,他也发疯不成?

  按理,他应该上前见礼,可他不仅没有行礼,还双手袖在袖里,看着程墨只是冷笑。

  程墨懒得和他计较,吩咐小冬:“把车赶出来。”

  小冬为了避开何升的疯马,把马车赶到路边,马在里,车身在外。听到吩咐,他要把车退出来,何升的马车停在外头,拦住了,只好对车夫道:“让开。”

  何升怒道:“别理他。”

  车夫叹了口气,哄小孩子似的道:“阿郎,咱别跟北安王较劲,行吗?”说着,把车赶开。

  眼前这位是谁?那是立下平匈奴大功的北安王,皇帝跟前的红人,跟他杠上,有好果子吃吗?人家要收拾你,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

  何升气得怒骂车夫,车夫充耳不闻。

  启事就贴到东市大门口旁的墙上,那里围满了人,程墨没能挤进去,可看的人多,报名的人少,加上霍禹两个小厮在那里吆喝:“十八岁以上,不漂亮的别来丢人现眼了啊。”

  这什么话?人家不清楚情况,还以为他选姬妾呢。程墨道:“去,叫那两个人过来。”

  小冬很快把人叫来,那两人点头哈腰道:“见过姑爷,姑爷有什么吩咐?”

  “以后再敢到这儿搅乱,我打折你们的腿。”

  两个小厮傻眼。

  程墨上车离去,回府即刻让司隶校尉去查何升。

  那天霍显对华锦儿发难,程墨让华锦儿别再做奴仆之事,华锦儿还是坚持在书房里侍候,程墨拗不过她,只好让榆树做洒扫的活儿,她只端茶递水。

  这会儿,她守在小泥炉旁边,不知想什么想得入神,程墨走过来也没发觉。

  “想什么呢?”

  “啊?阿郎!”

  华锦儿起身行礼,道:“阿郎什么时候回来?怎么走路没声音呢。”

  “哪里没声音了。你想什么呢?”程墨在椅上坐了,笑道:“怎么,喜欢喝茶?”

  华锦儿小脸红红的,低头道:“没有。”

  她一低头,脖颈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越发衬得墨发如瀑。

  “阿郎喜欢听什么曲儿,我唱给你听。”华锦儿说完这句话,脸红得像大红布,脖颈雪白的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

  程墨心中一动,道:“好啊,有几首好听的歌儿,我教你如何?”

  他来自现代,当年为了应付唱k的场面,特地练了几首歌,穿到这儿后,很久没唱了。

  “好啊。”华锦儿小脸红通通的,眼睛亮晶晶的,道:“阿郎教我。”

  程墨的思绪飘得很远,父母的面容,少年时的同学,生意上的伙计,公司里的骨干,一个个在脑海里闪过,过了好半晌,才轻唱:“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华锦儿脸现惊讶之色,这曲调好怪,可阿郎却唱得深情。

  程墨清唱一遍,道:“来,跟我学。”

  两人一个教,一个学,廊下侍候的榆树听了半天,也跟着哼。

  霍禹见小厮们都撤回来,急急过来找程墨理论,在书房院门口被拦住,扯着嗓子嚎:“五郎,五郎,我要进去了。”

  你要进得来才怪呢。程墨哪去理他,完全沉浸在前世那些人和事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6496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