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17章 岳母路线

第717章 岳母路线

  书房东面临窗处放一张软榻,倚在软榻上刚好看到窗外的景色。窗外有一个大花圃,开了很多花儿,两只蝴蝶在花丛中飞来飞去。

  华锦儿走进来,见程墨懒洋洋倚在软榻上,望着敞开的窗户发呆。

  阿郎看什么呢?华锦儿顺着程墨的视线望去,一眼被他立体的五官,俊朗的侧脸吸引住了。小妮子也发起呆来。

  时间好象静止,直到程墨清朗的声音道:“你看够了没有?”

  “呀!”华锦儿一声惊呼,捂脸跑了出去。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没定性。程墨摇了摇头,继续看两只蝴蝶,显然想起前世那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他也是无聊了,才会想起这个。

  程墨感叹着,直到两只蝴蝶飞入花丛中,再也看不见,他才喊华锦儿进来磨墨。

  华锦儿脸蛋红红的。她的皮肤极好,脸一红,脖子的肌肤也跟着成粉红色。

  程墨只当没瞧见,走到书架前不知找什么,道:“墨磨好了叫我。”

  纸张再三改良后,现在已经可以书写、印刷,印书局每出一本新书,都会给他送一本样书,他新做的落地书橱装了大半,相信不用一年半载,就会装满了。

  华锦儿纤手轻握墨条,顺时针方向轻磨,一边不时瞥一眼书架前的程墨,只觉那个身材欣长的背影特别好看。

  她以前也觉程墨好看,不过只是觉得好看罢了,现在不仅觉得好看,还脸热心跳,不看又想看,十分纠结。

  被背后一道视线盯着,程墨再把她当孩子,也有不耐烦的时候,他取好书走了过来,道:“行了。”

  华锦儿低头一看,脸更红了。光顾磨墨,忘了加水,这墨汁又稠又涩,怕是不能用了。

  果然,程墨让她把墨汁倒了,洗了砚台,重新倒了清水,自己磨起来。

  华锦儿手脚不知往哪放,局促得很,下巴快垂到胸前了。

  廊下,阿飞带笑的声音道:“锦儿,四郎君亲去素芳斋,为你买来点心,你收不收?”

  程墨诧异地道:“什么点心?”

  华锦儿只觉气往上冲,脑子都被冲糊了,扭身就走,一气跑到外头。霍禹巴巴站在院门口,一脸讨好之色。身后审爱财抱一大摞扎得四四方方的点心,把他的脸都挡住了。

  “你做什么?谁要你买点心?”华锦儿不知哪来的火气,小手一抬,哗啦一声,审爱财怀里的点心撒了一地。他露出一张比哭还难看的脸,眼望霍禹,道:“四郎君……”

  真的不关我的事啊,您老人家不会怪我吧?

  霍禹打从娘肚子里出来,要月亮身边的人不会给他星星,就是要老天不刮风,身边的人也得绞尽脑汁把风给他挡了,什么时候受过气?他脸立即红了,脸色很不好看。

  他身边跟的人都呆住了,想躲开不知往哪躲,不躲开吧,谁承受得住四郎君的雷霆怒火?尤其是审爱财,恨不得成为隐形人,从霍禹跟前消失,不用看到他吃瘪的一幕。

  审爱财恨不得原地消失的当口,霍禹动了,踏着散落一地的精美点心,朝审爱财狠踹,边踹边骂:“谁叫你把点心扔地上?害得老子大失颜面,老子非踹死你不可。”

  他的侍卫小厮们都捂脸不敢看,生怕被发现眼睛瞟过去,会成为下一个遭殃的倒霉蛋。

  审爱财不敢闪避,一边惨叫,一边道:“奴才该死,奴才该死,这就重新去买。”

  阿飞等北安王府的侍卫都露出不忍之色,虽然他们跟审爱财没多少交情,可一为侍卫,一为小厮,不过是混口饭吃,眼看他落到这地步,不免起了同情之心。

  华锦儿被霍禹吓住了,这油头粉面的猥琐家伙,原来发火这么可怕。她好一会儿才回过神,道:“别踹了,他要被你踹死啦。”

  霍禹对华锦儿的话言听计从,她说别踹马上不踹,然后一副:“你看,我对你很好。”的神色。

  其实霍禹姬妾无数,远的不说,就说最近刚纳的妾侍秦仙,进府还没一个月呢。他看上谁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姑娘家还得陪笑脸,用心服侍,生怕惹他不快,也就华锦儿例外。

  不过,他看上的那些女子,没一个如华锦儿这样,如一股清新的风。

  华掌柜这几年为宜安居的生意奔波,是累了点,可程墨从不亏待手下,不仅给他股份,薪俸也很可观。华锦儿母女的日子过得殷实,搬到北安王府后,更是锦衣玉食。岳氏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比自己的命还宝贵,这些年,哪舍得她不高兴?这才养成华锦儿这样不问世事的性子。

  华锦儿厌烦了他这副嘴脸,扭身就走。

  霍禹傻眼,见阿飞站在门口看戏,赶紧道:“阿飞,华小娘子的母亲在哪里?”

  阿飞指了个方向,道:“你随便叫个人带你去吧。”

  岳氏的住处不是秘密,府里的婢女丫鬟都知道。

  霍禹让审爱财把没踏烂的点心拣起来,找到岳氏的院子,说想纳华锦儿为妾。审爱财把点心放在桌上,道:“岳大娘,四郎君倾慕令爱,听说她爱吃点心,特地亲自去素芳斋买点心,可其对令爱情深意重。”

  桌上放的,确实是素芳斋的匣子。霍书涵等人有时会派人去素芳斋买点心,每次都会送一些过来,这种匣子岳氏见惯了。

  以霍禹的权势,纳女儿为妾并不辱没了她,就是不知女儿怎么想。岳氏沉吟的当口,审爱财又道:“令爱进府后,断然不是一般的姬妾,除了夫人外,府里就是令爱说了算。”

  这话当然是胡扯,可岳氏一个妇道人家,哪懂得这么多,见审爱财这么说,霍禹没有反对,又想他是程墨的舅兄,总不会说话不算话,于是点头答应。

  霍禹大喜,笑得那叫一个欢畅,道:“你们准备准备,我三日后命人抬花轿接进府去。”

  纳妾不用三媒六礼,也不用拜堂成亲,只一抬小轿,从侧门抬进去。不过大将军府的侧门可不是那么好进,多少食俸二千石的官员想进都进不去呢,华锦儿算是飞上高枝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6614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