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18章 少女情怀

第718章 少女情怀

  华锦儿失踪了,岳氏和几个服侍的丫鬟四处寻找,一点踪影也无。狗子拍着胸脯保证,她没出府。霍书涵只好派人在花园中、没人居住的院落等地方搜寻。

  两天过去,歌唱大赛就要举行了,府里各处都找遍,华锦儿依然下落不明。岳氏憔悴得不成样子,除了哭,还是哭。

  赵雨菲劝了再劝,见她哭得伤心,跟着抹了一把泪。

  程墨得知一切都是因为霍禹要纳她为妾而起,问岳氏:“这件事锦儿是什么态度?”

  “她不同意,说如果让她嫁,她就不活。呜呜呜,我想婚姻大事,怎能由她一个姑娘家自作主张?便跟她说,这门亲事我应下了。霍家四郎君风度翩翩,又对她一片真情,这样的人不嫁,要嫁什么人?可这话说完,她说不见了。呜呜呜,阿郎,你说,她会不会想不开?”

  程墨无语,霍禹的家世确实没得挑,长相也英俊,可人品就不好说了,他的妾侍没有一百也有五十,上个月刚纳了秦仙,搬到北安王府前,和秦仙打得火热,夜夜痴缠在一块儿。一到北安王府,又看上华锦儿。

  霍禹这样的性子,纳华锦儿进府,能有几天恩爱日子?想到华锦儿独守空房,青春渐老,以泪流面,他的心微微发疼。

  他道:“既然锦儿不愿意,随她吧。也不一定要家世好,人品才更重要。她还小呢,过几年再说亲也不迟。”

  现在只好这样了,只要女儿平安归来就好。岳氏点头答应。

  府门外的竹棚子搭好了,文武百官、勋贵们都投贴子要求见识一番,程墨一概答应,只要府门前的空地坐得下就行。

  吃过晚饭,程墨到书房练字,房中寂静,只有笔落在纸上的沙沙声。程墨写满一张纸,搁下笔,突然听到书橱角落响起咕咕声,很轻,可他耳朵极灵,还是听到了。

  一整排书橱由黑檀木制成,橱门也是墨檀木,不能透视。程墨走到发出咕咕声的那扇门前,倾耳听了听,没有声音,等了约半刻钟,咕咕声又响,这次离得近,听得更真切。

  程墨深吸一口气,猛地拉开橱门,退后两步,定晴一看,顿时哭笑不得。

  书橱跟一堵墙似的,从地面建至横梁下,上半截每一格的间距约三十公分,就是一本书的高度,中间每一格的间距约五十公分,可以放杂志那么高的书籍,最下一格约一米,为放字画卷轴而设。

  墙角的书橱还没放书,里面空空如也,最下一格坐一个俏丽少女,仰着头,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怯怯看他。咕咕声又响,少女脸一红,低下头,脖颈后面的肌肤迅速泛红。

  “出来吧。”程墨似笑非笑道。岳氏快哭晕了,府里的奴仆掘地三尺,只为找她,她倒好,躲在这里。

  华锦儿怯怯站在程墨面前,低低叫了一声:“阿郎。”然后眼眶迅速红了。

  “饿了?”

  “嗯。”

  桌上有点心,程墨吩咐厨房做菜的功夫,一盘点心已进了华锦儿肚里。

  程墨问:“为什么躲起来?”

  “我不嫁给霍四郎,我讨厌他。”华锦儿嘴里塞了一块点心,含糊不清道。两天没吃饭,实在饿坏了。

  程墨含笑道:“不嫁就不嫁,用得着躲吗?慢点吃,别噎着。”

  “谢阿郎。”华锦儿一声欢呼,扑了过去,搂住程墨的脖子。程墨赶紧把她推开,道:“别把点心糊我身上。”

  华锦儿嘻嘻地笑,心想,阿郎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岳氏得知女儿找到,欢天喜地跑来,托院门口的侍卫进来转达谢意。

  程墨让她进来,当着华锦儿的面叮嘱她:“孩子还小,她的亲事我会留意,总得为她拣一门好亲。你放心吧。”

  “我不嫁,要嫁就嫁阿郎这样的。”华锦儿小声嘀咕。

  女儿找到,岳氏喜极而泣,神情有些恍惚,没听清她说什么,只是喃喃道:“以后再也不会逼她了。”万一逼她,她再跑怎么办?

  菜送过来,华锦儿风卷残云,吃了七八盘,包括半只鸡,真不她小小的胃怎么装得下这么多。吃完,她嘴一抹,立即关心起歌唱比赛来,道:“阿郎,我要参加。”

  躲在书橱中,她就在担心错过比赛,要不是这些天被霍禹纠缠得没心情,她早报名了。不过,主办方是她家阿郎,插个队总没问题吧?

  岳氏一直目不转睛看她,时刻防备她再跑,听到这话差点没晕过去,歌伎是贱籍,当众歌唱,岂不自甘下贱?

  岳氏斩钉截铁:“锦儿,你要是去当歌伎,为母死给你看。”

  “母亲!”华锦儿努力抗挣:“谁说唱歌就是歌伎了?阿郎的启事上可说了,良民也能参加,只要唱得好,有奖金可拿呢。”

  程墨道:“这次报名,有很多是良籍,哪怕拿到名次,也不会改籍。”

  华锦儿嘟着嘴,缠了半天,岳氏坚决不同意,只好作罢。

  同一时间,沈定把廷尉的差役叫过去问话。乐圆一案查了这么多天,没有半点线索,当时书房中只有乐圆一人,小厮在外面侍候,并没发觉异常,直到四更天要叫他更衣上朝,才发现他不见了。两天后,他的尸体在府邸的后巷被发现。

  在沈定接手之前,伍全已查多日,沈定再次叫他过去问话,依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于是让班头韦志、雷老七带众差役过去问话。

  韦志很纠结,说了不知会不会被灭口,不说又憋得难受。

  沈定是什么人,那是察颜观色的高手,一个眼色便能解读出七八种意思,并循循善诱,让犯人提供他需要的口供。韦志脸上几乎写着“有隐情”三字,他哪会放过?

  乐圆曾去大将军府,和霍禹密谋弹劾北安王?弹劾他什么事?不得而知。这件事发生在尸体被发现前两天。

  这一夜,沈定一直在书房忙碌,时辰到了,更衣上朝,一晚没睡。

  散朝后,他去东殿求见刘询,请求屏退左右。刘询只留小陆子在殿中侍候,两人说了小半个时辰的话。

  沈定出宫,直奔北安王府而来。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6681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