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19章 针锋相对

第719章 针锋相对

  北安王府门口鼓乐喧天,一个十四五的小姑娘在戏台子上依依呀呀唱着曲儿。x

  府门前的空地上,一排排的官帽椅,前面是身着锦袍的青年,中间是身着锦袍的中老年男子,后面是身着官服的男子,年龄从青年到须发花白,各种年龄层都有。

  还有人不停赶来,马车一概停在御街。

  程墨被张清、祝三哥拉着坐在第一排,只是每当有客人来,都会过来向他行礼,他总得应酬两句,如此多次,祝三哥干脆让他到旁边坐,省得打断他们看戏。

  程墨、张清、武空等兄弟,唯有祝三哥喜欢听曲儿,唱曲的姑娘长得越美,他越听得入神,张清他们都喜欢打牌,日常闲暇打牌消遣的次数较多,到莳花馆等青/楼听曲儿的次数很少。难得今天欣赏各大青/楼的姑娘们唱曲儿,这机会他怎能错过?自是打起精神。

  现在登台的是莳花馆的清倌人裳儿,小姑娘边唱边向程墨抛媚眼儿,见程墨走开,不免有些失望,接下来两句词儿,唱走了调。

  沈定的马车在御街被拦下,小厮告知只能步行过去听曲,他耳听那边轰然叫好,于是快步走了过去。

  比赛的日期程墨已然告知他,只是没想到他公务繁忙,初赛便过来。

  两人见了礼,程墨示意小厮引他到后面坐,今天这座位,不按官职爵位高低,而是随便坐,你想坐哪儿坐哪儿。只是来的客人都自觉按先后次序坐下,前面的座位早就坐满了,只有最后一排还有几个空位。

  沈定行礼,道:“下官为公事而来,要请霍四郎君移步说几句话,还请王爷允准。”

  霍禹坐在第一排,见裳儿美貌,心里盘算等会儿为她赎身,纳进府中,突然听说沈定找他,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像赶苍蝇似的,道:“没空。”

  “只是说两句话的功夫,不会花多少时间。”

  霍禹听声音跟刚才不同,侧头一看,沈定一身官服,面无表情,拱手站在一旁,不由想起他不见霍显的事,顿时恶向胆边生,恶声恶气道:“我最烦听曲时有人吵闹,你再不滚开,我定然打得你满地找牙。”

  旁边几位纨绔人人侧目,满朝有一个算一个,敢这样跟沈定说话的,除了霍四郎,怕是再找不出第二个了,没办法,人家的爹是霍光。

  沈定面无表情地道:“若是四郎不愿移步,下官在这里询问也行。”

  “一边儿去。”霍禹大怒,喊审爱财:“把这老狗拖出去,乱棍打死。”

  这下,不要说旁边的纨绔,大半个观众席的看客都侧目,敢称沈定为老狗,说:“拖出去,乱棍打死。”的,怕是举国上下,唯有霍禹一人了。

  沈定身形稳如泰山,站着不动。

  审爱财机灵,早使眼色让小厮去请程墨,自己口里答应,只是磨磨蹭蹭。

  这边动静这么大,不用小厮去请,程墨走过来,道:“四舅兄,你配合一下,大家都省事。”

  霍禹斜睨沈定,道:“凭他?哼!”

  这人得他的父亲提拨,才得以为九卿之一的廷尉,可他挨闷棍,母亲亲自上门去找他,却吃了闭门羹,一个月来,这人对他不闻不问。这样忘恩负义猪狗不如之辈,他配合他?笑话!

  气氛很紧张,看席上的朝臣勋勋贵们都露出凝重之色,望向霍禹和沈定,很多人心想,霍大将军虽然不问世事,霍四郎还是横得没边;更有人认为,霍四郎连北安王的面子都不给,怕是只有皇帝的话他才听从了。

  霍禹毫不掩饰对沈定的轻视,沈定依然面无表情,身形挺拨地站着。

  程墨道:“沈廷尉是为乐大人一案而来。对吧,沈廷尉?”最后一句话是问沈定的。

  沈定道:“是。”

  为乐圆之死而来?和乐圆密谋之事,在霍禹心里早就像前世那么久远了,他几乎忘了曾纡尊降贵,邀乐圆过府,只为出一口气,让乐圆诬程墨谋反。

  他翻了个白眼儿,道:“乐弃轩之死,跟我没有一个铜板关系。五郎,你让他别烦我,再烦我,我可不给你面子了,定然打得他满地找牙。”

  很多勋贵子弟心里都冒凉气,好大的口气,这是放眼天下,唯我独尊啊,幸亏自己平时对这位不可一世的人物多有尊重,才没惹祸上身。

  沈定走的是孤臣路线,朝臣们大多看他不顺眼,又拿他没奈何,这会儿看他被霍禹落了面子,下不来台,都觉解气。

  一时间,府门前静悄悄的,连鼓乐都停了,裳儿大眼睛睁得大大的,紧张地看着他们这一边。

  沈定道:“好,有四郎这句话,足矣。”

  他来,就是为了问乐圆为什么去大将军府见霍禹,现在霍禹当众说乐圆之死跟他没半个铜板关系,也就是说,乐圆之死,跟两人见面没有关系了。

  霍禹根本不睬他。

  沈定道:“请问哪位是审爱财?”

  审爱财唬了一跳,道:“找我做什么?”

  “有一句话问你。”

  “四郎君,乐大人死啊活的,跟我没关系。”审爱财快哭了,赶紧哀求霍禹出面。

  就算他不哀求,霍禹也不会让沈定向审爱财问话,他的小厮也是谁都可以盘问的?当他是什么!

  他轻慢地道:“我想吃素芳斋的点心,你现在去买。”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眼睛都瞪得滚圆,这是故意支开审爱财,不让沈定问话的节奏啊。

  审爱财点头哈腰,屁颠屁颠地跑了。

  程墨道:“四郎,有点过了啊,沈廷尉奉诏办差,你怎能这样?”

  霍禹抬头望天,道:“五郎,你是我妹夫,不帮我,反而帮外人,不怕母亲责怪你吗?”

  霍显的厉害满朝皆知,最近一段时间,她到处折腾,连皇帝都得对她客客气气的,好话劝说呢。

  在场的文武勋贵大气不敢出,生怕被波及,遭了池鱼之殃,有人更是后悔,早知沈定要来搅事,今天就不应该凑这个热闹。

  “你知道五哥是你妹夫,还威胁他?”张清说着,大步走过来,针锋相对道:“赶紧的,给五哥面子,配合沈廷尉查案。”rw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6714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