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21章 事发

第721章 事发

  沈定离开了,一离开程墨视线,马上命令差役去拘捕审爱财。

  审爱财哼着小曲,手提几样精致点心从西市出来,便被廷尉署的差役拿住,押回去,动了刑,招了。

  得知真相的沈定惊呆了,想想两个时辰前,那个俊朗青年还帮他说话,和霍禹当众大打出手,他就觉得很玄幻。

  为什么乐圆死了,而霍禹只是挨一顿闷棍?因为霍禹是程墨小舅子啊,悄无声息把小舅子杀了,纵然能瞒住所有人,总过不了自己那一关,以后面对老婆,会心里有惭的。

  沈定匆匆进宫。

  初赛第一天,一百多名报名者只登台一半,天色就黑了,比赛暂停,明天继续。登台的次序按报名顺序先后,霍禹派人宣扬,十八岁以下,长相不美貌的不让报名,因而先报名的是各勾栏妓/院的名/妓、清倌人,直到临近截止日期,才有良民报名。

  今天登台的,都是打扮得花枝招展,使尽浑身解数的名/妓、清倌人。朝臣、勋贵们免费欣赏了一天各擅胜场的曲子,心满意足地告辞离去。

  当晚,裳儿成为霍禹的妾侍,他为华锦儿所拒后,很是不爽,得裳儿尽心服侍,又志得意满起来,第二天特地带裳儿到程墨书房外晃了一圈,可惜没遇到华锦儿,只觉十分遗憾。

  巳时未到,勋贵们全到齐了,接着散朝的朝臣们也赶来,鼓锣声响,复赛开始。

  小陆子来了,宣程墨进宫。众朝臣、勋贵都觉得程墨深得圣宠,纵然赋闲在家,刘询也离不开他。

  东殿,程墨参见毕,刘询面无表情看他几息,道:“你把司隶校尉交出来吧。”

  前天还说离不开他,今天没有解释,没有先兆,突然来这么一句,要说不是乐圆案发,还能有别的事么?

  程墨平静地道:“好。”把司隶校尉的印符呈上去。出了宫,马上把江俊、云可、雷昆等曾跟随他赴漠比,一起出生入死的下属叫来,询问他们的意愿,他们都情意离开司隶校尉,也要跟随他。

  霍书涵、顾盼儿、赵雨菲都对程墨交出司隶校尉没什么感觉,在她们看来,程墨得以封王,已是意外之喜,再也不奢求什么。唯有苏妙华道:“早该交出去了,这些人刺探别人的隐私,留在五郎手里,没的损坏五郎的名声。”

  程墨没想到她们没将司隶校尉放在心上。

  初赛最终决出三十名优胜者,其余的尽皆淘汰。不得不说,这三十人,一溜儿的全出身青/楼,京城十大青楼都有人入选。

  入选者不免顾盼自得,更有几人当场被朝臣勋贵看中,纳入府中。好几人向程墨频送秋波,只是程墨只当没看见,一点表示也无,不免幽怨。

  过了两天,消息传来,何升接任司隶校尉,成为统领。朝臣、勋贵们不免议论纷纷,程墨失宠的传言甚嚣尘上。

  五天后的复赛,来的人就没初赛、复赛那么多了,张清、武空等人心里就有些不爽,暗骂复赛没来的人:“这些势利小人!”

  安国公见来的朝臣没有上次那么热情,笑容也没上次那么自然,当场发作,道:“王爷举办歌唱比赛,本为自娱自乐,没想到有些人可着劲地巴结,倒打扰我这真正的戏迷看戏了。”

  吉安侯等人也很不高兴,这些人的脸也变得太快了,可他们没想到安国公一向圆滑,此时会当场发作,不免目瞪口呆。

  程墨刚好出来,见空了很多座位,安国公又在那里发作,在座的朝臣很多人尴尬不已,便笑道:“来的都是客,伯父说这些做什么?”

  他是真的不在意,司隶校尉交出去,重新创立一支密探就是了。只是他前世忙忙碌碌,以至累死,重活一世,只想享受人生,可不想再过劳碌的日子,初穿到这里,一切为了生存,那是没办法,现在有条件,为什么还要拼死拼活?

  “是啊是啊,”有朝臣干笑道:“来的都是喜欢听曲儿的,大家兴趣相同,岂不自在?”

  散朝后,这人也为赶到北安王府听曲还是回衙门办公而犹豫,最后还是听曲儿的想法占据上风,才巴巴地赶来,刚才安国公的话听在耳中,尴尬不已。

  程墨道:“正是,时间差不多了,开始吧。”叫榆树:“不要再放人进来了。”

  先前那位朝臣庆幸不已,要是再犹豫一会儿,可就不能欣赏京城十大青/楼的名/妓唱曲儿了,机会难得哪。

  程墨总算能安安静静地听曲儿,不枉举办歌唱比赛的初衷。这一次,决出二十名优胜者,有十名惨遭淘汰。

  能为京官的都是猴精猴精的,接下来两天,北安王府安静得很,只有张清、武空、祝三哥等人如常过来,平时那些上紧着送礼的人都不见了。

  华锦儿担心程墨想不开,为他磨墨时,道:“那个什么司隶校尉也没什么好,交出去就交出去,阿郎不要在意。”

  程墨失笑,道:“我很在意么?”

  小妮子认真道:“阿郎就是不在意,我才担心啊。”

  她观察程墨两天了,见程墨不是看书就是哼曲儿,兴致来了还教她唱曲儿,教的还是上次那样的曲儿,小妮子以为程墨强自忍耐,怕他憋坏,才劝他呢。

  真是孩子。程墨哭笑不得,摸了摸她的头,道:“不在意就不在意,有什么好担心的?别多想了。”

  “阿郎,你弄乱人家的头发了。”华锦儿大发娇嗔,不依地嘟起嘴。

  她的头发柔软温顺,如绸子般光滑,程墨收回手,指尖似乎留有她发尖的香气。

  “唱一段曲儿阿郎听听,就唱那首《青花瓷》吧。”

  “哦。”

  柔柔的女声轻轻地唱起来。

  何升走马上任,第一件事便是查程墨,他吩咐下去:“派人十二个时辰守在北安王府外,调精干人手混进府去,看他每天做什么,说什么,不漏过一件小事,不漏过一个字,有关他的事,统统来报。”

  程墨是司隶校尉的老大,很多人接受不了何升这样地安排,有的告病,有的以母亲有病为由请假,很多人向程墨递话,何升在查他呢。

  程墨淡淡道:“让他查去。”

  要是留有手尾,他就枉为程墨了。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6900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