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26章 讨好

第726章 讨好

  何升死了,羞愤自杀。

  刘询下令厚葬。

  满朝文武大多把这件事当笑谈,因为大便失控,早朝时拉在宣室殿,以致羞愤自杀的,何升可谓空前绝后,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北安王府的花园,张清说起何府门前冷冷清清,没什么人去吊唁,笑得前仰后合,道:“活该,亏得他平时还道貌岸然,以大儒自居。”

  以大儒自居,那就不是大儒了。不过他的学问还是不错的,只是太护短,同僚都避着他,要是和他交往,彼此的小厮哪怕互看不顺眼,他也能骂三条街。这样的人,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要不是他凶名在外,刘询也不会认为,他适合担当司隶校尉的统领,把司隶校尉交给他。没相到他出师未捷身先死,才上任几天,刚忙着抓程墨的痛脚,就这样“轰轰烈烈”地结束生命。

  程墨倚在软榻上,软榻放在桃树下,桃花已谢,枝头挂满拇指大小的桃子,一阵风过,桃子如一颗颗绿宝石般摇晃。

  “现在谁接任司隶校尉?”他淡淡问。

  张清笑得高兴,漫不经心道:“不知道,管他是谁呢。五哥,陛下要是再把司隶校尉交给你,你可别答应啊。哼,想交给姓何的就交给姓何的,谁交给你就交给你,当司隶校尉是什么呢。”

  想到何升的司隶校尉统领之职是从程墨手里“抢”的,张清就老大不乐意,哪怕何升已经死了,死因还如此可笑,他依然不解气。

  程墨笑道:“你说我是会自找麻烦的人么?”

  交出去了,怎会还再接手,这不是没事找事么?

  两人说话间,小陆子来了,宣程墨进宫。

  “大哥可知,何卿自尽了?”刘询语气有些无奈,何升死后,他思来想去,觉得还是把司隶校尉交给程墨最好,毕竟这支队伍是他创建,也是他带起来的,那些人只服他。而且何升死得如此不光彩,换了别人,也没有谁压得住。司隶校尉们岂会不带有色目光审视新的统领?

  程墨道:“臣懒散惯了,怕是难以担此重任,请陛下另选贤能。”

  每天睡到自然醒,听听曲儿,看看书,和娇妻美妾调笑一番,这样的日子不过,偏要自找麻烦,去当特务头子?他脑袋又没被门夹了。

  刘询道:“满朝文臣,朕觉得大哥最合适不过了。”

  上次会撸了程墨的职,是因为他擅杀大臣,把司隶校尉统领一职交给何升后,他指示沈定,从死囚犯中提出一个江洋大盗,诬他夜入乐府,杀了乐圆,弃尸后巷。江洋大盗身上命案累累,也不多这一桩,这人原本判了秋后行刑,反正是要死的,多少罪都是一刀。

  乐圆一案就此结案,乐圆的妻儿不相信,可沈定素有酷吏之名,他们哪敢质疑?只好捏着鼻子认了。

  现在事情过去,又出了何升这样的意外,刘询又想走回头路,司隶校尉只有交到程墨手里,才让他放心。

  这就像兄弟俩口角两句,转过身又和好了,还是兄弟,刘询此时也是这样的想法。

  程墨哪肯答应,道:“陛下有所不知,臣一把年纪了,还没儿子呢,这段时间打算修身养性,好好生几个儿子。”

  “大哥哪里老了?”刘询一本正经道:“朕要没记错,大哥今年二十二岁,正是青春年华,离老还早着呢。”

  看两人一个比一个会装,旁边侍候的小陆子忍不住,差点笑出声。陛下这是要把烫手山芋丢给北安王啊。

  程墨叹气:“唉,老了。”

  刘询放低姿态和程墨商量:“大哥只领个名儿,你看谁可行,具体事务交由谁去做,可好?”

  他就不信,只要程墨答应,会真的当甩手掌柜,由着下边的人胡闹。

  程墨只是摇头,道:“陛下,涵儿有孕,需要臣日夜陪伴在侧,臣真的走不开。”

  实在没借口,只好胡扯了。

  两人扯了半天,眼看一泡茶喝得没有茶色,几碟点心也吃得七七八八,还没撕扯完,小陆子看不过去了,跟着劝。

  程墨突然捂着肚子道:“哎哟,肚子好痛,臣得赶紧回府了。”说完不待刘询开口,提起袍袂跑得飞快,一下子没影了,哪像肚子痛的样子?

  小陆子还没想明白肚子痛跟回府有什么关系,刘询道:“你去开朕的库房,取几样东西,给霍王妃送去。”

  霍书涵接到御赐的东西,很是奇怪,道:“这不年不节的,赐我东西做什么?”而且不是皇后赐,而是皇帝赐,太奇怪了。

  顾盼儿细细把玩送来的东西,一共两样,一扇屏风、一台砚台,这两样东西都算不错,可顾盼儿自从跟了程墨,吃穿用度非一般富贵之家可比,也没觉得怎样稀奇。她不解地道:“陛下送这个做什么?”

  两女想了半天没想明白,刚好程墨走进来,霍书涵指着那扇仕女屏风,道:“陛下这是什么用意?为什么赏这个给我?”

  程墨一看东西就笑了,道:“肯定是小陆子干的,想着你是女子,所以送你一扇屏风。”

  屏风可以隔断空间,让坐卧更加隐敝。

  顾盼儿拿起砚台送到程墨跟前,道:“那赐这个呢?”

  “这砚台不错,上面画了桃花,想必因为这个,小陆子才挑出来。”程墨细细观赏一会,道:“泥质细腻,雕得活灵活现,嗯,我好象嗅到花香,确是出自大匠的手笔。”

  霍书涵无语,这是赐她的吗?

  顾盼儿道:“五郎,是不是陛下有什么事求你啊?不对啊,他是皇帝,什么事做不到,用得着这样变着法儿讨好你?”

  程墨哭笑不得,这都送的什么礼?

  他们都没想到,这会儿小陆子正挨训呢。刘询吩咐一声就去处理政务了,小陆子开了库房,挑了东西,亲自巴巴地送到北安王府。刘询吃晚饭时才想起这事,一问,也哭笑不得,这让程墨怎么想,传出去,朝臣们会怎么想?

  可是礼送出去了,怎能要回来?

  霍书涵得知刘询变相讨好程墨,劝道:“当司隶校尉的统领也不用花费多少时间,要不你就答应了吧,省得他连这种事都做出来。”

  拿她做幌子,让她很不高兴。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6900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