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27章 圣眷

第727章 圣眷

  皇帝赏赐,臣子按理应该进宫谢恩。得到赏赐时宫门已快关闭,程墨和霍书涵第二天一早进宫谢恩。

  刘询还没有下朝,郑春把他们引到东殿候着。

  郑春今年十二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自从成为小陆子的徒弟后,吃得好,营养跟得上,身量不断拨高,已经快到程墨肩头了。

  程墨闲着没事,问起他的贯籍。他道:“奴才是京城人氏,家里穷得没饭吃,不能都饿死不是,父母一狠心把我送进宫。幸亏遇到师父,才能在陛下跟前侍候。”

  他原来在宣室殿洒扫,没少受年长内侍欺负,小陆子可怜他,对他颇为关照,成为中常侍后,便收他为徒弟。从此他如从地狱到天堂,不说在宫里横着走,起码内侍宫人们人人奉承。

  程墨不由想起黄安,道:“清明将至,往年你们可曾祭拜黄公公?”

  这个时代,寒食节、清明祭拜祖先,纪念先人已成惯例。

  “有。每年清明,师父都带着奴才悄悄祭拜黄公公。师父那里,有一间房专门摆放黄公公的牌位。”郑春道。

  黄安是小陆子的师父,对小陆子多有提携,若不是有这层关系,他哪有机会常到程府宣诏,又怎能得以认识刘询?当时他对刘询这没落皇孙恭敬有礼,才会只有十七八岁,便得以在刘询登后基成为中常侍。说到底,一切因黄安而起。

  程墨很满意,这人不忘本。

  郑春见程墨没什么话说,垂手退到一旁。这东殿平时他进不来,哪敢随便乱动?只是拘束地站在殿角。

  程墨和霍书涵没等多久,刘询下朝了,两人上前参见,刘询笑吟吟道:“大哥、嫂嫂来得正好,一起吃点点心。”

  当皇帝很辛苦,每天天没亮就得起床上朝,退朝时已是半晌午,中间隔着两三个时辰,宫里的惯例,皇帝退朝后会上些点心,让皇帝垫垫肚,再召见朝臣,处理政务。

  这退朝后的点心,程墨不知吃过多少,当下答应。

  吃过点心,霍书涵谢恩。刘询笑指小陆子,道:“他不大懂,挑的礼物不合你心意,你不要笑话他。”

  霍书涵道:“臣妾不敢。”

  她对外人一向冷淡,对刘询也不例外。

  刘询道:“朕想让大哥为朕分忧,重新接手司隶校尉,可大哥偷懒,还请嫂嫂帮朕劝劝。”

  皇帝送礼,为的是让臣子当差,这要是传出去,准让朝臣们笑话,要是被史官写进史书,刘询的形象就毁了。

  他做出这么大的牺牲,程墨哪能不让步?只好答应了,又道:“陛下,不年不节的,还是别赏赐的好。”

  再这样胡闹,会成为笑话的。

  刘询道:“嫂嫂有了身孕,朕本想送几样小玩意给小侄儿,小陆子这奴才不会挑,误会。哈哈,真是误会。”

  小陆子赶紧道:“奴才该死。”

  屏风和砚台再珍贵,也是赏玩之物,不值什么,要不然他真要名声扫地了。显然,昨晚刘询想到这点,才破天荒把小陆子好一通训。不过见程墨这么爽快地答应差事,他心情很是不错,语调才这么轻松。

  不知不觉,刘询威权这么重了。程墨看着他灿烂的笑容,心里感概,哪怕他做事依然谨慎,但一举一动已是朝臣、勋贵们的风向标,特别是此次亲临北安王府,破了程墨失宠的传言,一抑一扬,便是最好的例子。

  幸好自己小心,从来没以兄长自居,而是一直执臣子礼,要不然定然离死不远了。程墨也笑得欢畅,道:“臣谢陛下赐,那幅屏风很是不错,是前朝名家的真迹吧?”

  “这个,朕倒没注意过。”

  刘询从襁褓时起寄居外祖母家,十二三岁时离开外祖母家,开始为生计发愁,哪有时间精力心情去研究字画?可皇帝私库中的东西,又有哪件是凡品?

  他转头去看小陆子,小陆子也一脸懵逼。

  程墨还是得霍书涵提醒才知道的呢,见刘询和小陆子主仆不明所以,笑了,道:“臣谢陛下,臣这下可捡漏了。”

  不过是一扇屏风,刘询自不会小气到在意这个,见程墨答应重掌司隶校尉,高兴地道:“大哥和嫂嫂一定要留下用午膳。”又叫小陆子:“去请皇后过来。”

  送错东西的事,许平君也听说了,昨晚埋怨了刘询一通,这时过来,一见霍书涵,笑道:“他呀,一个大男人,哪懂这些事?”

  霍书涵应酬极是得体,也含笑道:“谢娘娘挂心。”

  许平君赐了几样小孩子用的东西,给霍书涵未出世的孩子。霍书涵谢恩收下。

  两个女人到偏殿说话,刘询和程墨谈起政事,程墨只是静静听着,并不置一词。刘询叹道:“大哥真的不问政事了?”

  程墨笑道:“是。”

  北安王夫妇相携进宫,在宫里用了午膳的消息再次传遍朝野,有朝臣道:“没想到他圣宠不衰。”

  这些天,乐圆之死的真相已渐渐有风声传出来,位高权重的朝臣多少知晓一些,只是瞒着乐圆的妻儿罢了。

  擅杀大臣,就算做得隐秘,也犯了皇帝的大忌,可程墨却什么事都没有,北安王照做,随意进出未央宫,皇帝还亲临北安王府,给他做面子,这样的圣宠,谁人能比?

  北安王府门前更加热闹了,天天车水马龙,能挡的,狗子都挡了,有些人不能挡,程墨只好见。半个月下来,他不胜其烦,叫上张清、武空等兄弟,出城踏青了。

  春暖花开的时节,郊外农人正在耕种,田里幼苗绿油油的,长势喜人。程墨停马看了一会儿,刚要继续进行,突然两条狗追逐着冲进农田里,踏坏了一小角庄稼。

  程墨刚要弯弓搭箭射狗,不远处一个红衣少飞马而来,眼看她胯下那匹小红马也要踏入农田,踏坏庄稼,程墨勃然变色,道:“快勒马!”

  那少女回头瞥了他一眼,又迅速扭过头去,只余颈后一络青丝随风飞扬。

  程墨下马,一个纵跃,就要过去阻止,少女已勒马停缰,幸亏她勒得及时,要不然一只马蹄就踏进农田了,可也险极。

  她先不下马,也没管那两只在田里打滚的狗,而是扭身看着程墨道:“多事!”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6900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