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28章 狂徒

第728章 狂徒

  阳光照在少女俏丽的脸上,把她的脸庞镀上一层金黄色。她很美,和霍书涵雍容华贵的气质不同,而是活色生香,这会儿美目含怒,一副你很多事的样子。

  张清赞道:“好一个美娇娘。”

  武空一本正经地赞同:“确实美得很。”

  两人嘀咕的当口,程墨不客气地斜睨过去,道:“怎么,你的狗毁了农田,还有理了?”

  再过两百年,曹操的的马踏了农田,还得割须代头,以号令全军,不得踩踏农田,现在虽不是战时,当权者没有不许踩踏农田的规定,却约定俗成,没有人会纵牲畜毁庄稼。

  少女的狗此刻还在农田里打滚追逐呢,她不约束两只狗,不赔偿农人的损失,反而张扬而不讲理地怪程墨多事。这就难怪程墨对她没有好感了。

  说完,他手里的弓再次举了起来。

  少女看他箭头指向自己两只爱犬,急了,道:“你敢!”

  程墨挑眉道:“你说呢?”

  他手指一松,一支箭嗖的一声激射出去,在田里滚了一身泥的一只大狗惨嚎一声,扑倒在地,血从它的腹部流出,瞬间染红了这一角农田。

  另一只狗陡见爱侣身亡,悲鸣着,不断用舌头舔死去的爱侣,大眼眶中蓄满泪水。

  少女怔了一息,惨叫一声:“我跟你拼了!”

  她急速圈转马头,红马四蹄打转的当口,田垅上的泥土杂草被踏得一塌糊涂,眼看她就要冲过来拼命,张清怪叫:“我去,这么凶!”

  少女一双美目只是狠狠瞪着程墨,对别的人一概不管。

  程墨又从箭筒里抽出一支箭,搭在弦上,箭头对准少女。两人相距不足十丈,只要程墨松开控弦的手,这一箭必然射实了。

  少发不管自身安危,拍马冲来,手里马鞭打着旋儿,大概是准备随时打飞羽箭。

  程墨哪能真的射她。只一眨眼功夫,她就冲到跟前,马鞭朝程墨头上砸落,要是让她砸中,不说横尸当场,头脸也得皮开肉裂。

  程墨一个大男人,哪能跟一个美貌少女较真?这一箭无论如何是射不出去的,张清和武空大叫:“快避开。”

  程墨伸手抓住鞭子,在少女的娇咤声中往怀里一带,少女娇软的身子被带得往前扑去。她赶紧丢掉马鞭,伏身抱住马脖,抬头怒视程墨,道:“你这狂徒,赔我的爱犬。”

  程墨正色道:“你赶紧赔偿农人的损失,不然我定然把另一只狗射杀。”

  “狂徒!”少女见程墨的弓箭不再指着她,慢慢直起身,怒斥道:“我自赔偿,与你何干?没来由杀了我的狗,你赔我的爱犬。”

  程墨耸耸肩,不置可否。

  不要说是狗,就是马儿踩踏农田,他也射杀了。

  少女气愤地怒视他半晌,见他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只能狠狠瞪了他一眼,拍马带了家奴离去。

  眼看烟尘扬起,遮住少女优美的背影,张清道:“不知是谁家的姑娘,长得好生美丽。”

  武空慢吞吞道:“可惜太凶了些。这样的姑娘娶回家去,定然闹得家宅不宁。”刚才他在程墨背后,感受到少女怒火如炽的目光,觉得很不自在。

  张清笑道:“说得也是。”

  程墨收起弓箭,道:“你们好无聊啊。”不过是一个长得漂亮些的少女,犯得着联想这么远吗?

  黑子过去,拿出银子赔了农人。两只狗已被少女的家奴带走,农人哪敢阻止?只好自认倒霉,见黑子给了银子,千恩万谢。

  少女回京,先不回府,而是去了建章宫,一见许平君便道:“姐,有个狂徒射死了妮妮,你赶紧替我报仇。”

  许平君宠溺地道:“怎么弄了一头一脸的沙?赶紧洗洗。谁那么大胆,敢捋我们婉儿的虎须?”

  少女是许平君的幼妹,名叫许婉,最是娇蛮不过。她气愤愤把遇到一个不讲理的狂徒强行射杀爱犬的事说了,高耸的胸脯不停起伏,道:“气死我了!下次让我遇到,我一定打得他满脸开花。”

  许平君失笑,道:“你当时怎么不打得他满脸开花?何必等下次。”

  许婉拿起桌上的果子咬了一口,道:“他身后还有两个猥琐男人,我打不过。他最好别落单,要不然我打不死他。”

  许平君笑着摇头,显然对妹子刀子嘴豆腐心的脾气很是了解。

  程墨几人去了秦岭,玩了几天,倒也逍遥自在。

  清明临近,会昌伯过来和程墨商量扫墓祭祖的事儿,想请程墨主祭。族里出了位王爷,那是祖坟冒青烟,祖宗脸上也有光彩,今年得好好祭拜一番才是。

  程墨笑着推辞,道:“族伯是一族之长,也是程氏的家主,这主祭么,当然得由族伯主持。”

  一般主祭之人,都是族长,到成为族长,一般都是须发苍白的老头。程墨一想到自己二十出头的青年领着一群老头子、中年人、青少年祭祖,就觉得好笑。

  会昌伯理直气壮道:“你是北安王啊,祖宗们在天有灵,肯定愿意受你的香火。”

  程墨笑着只是摇头,道:“三十年后再说吧。”

  自程墨封王爵那天起,程氏族人振奋之余,人人清楚,族长由会昌伯这一房担任的日子到会昌伯这一代为止了,下一任族长定然会落在程墨身上。不过他们身为北安王的族人,在外头行走,多有便利,好处不少,更乐于让程墨担任族长。

  哪怕会昌伯两个儿子,现在也对程墨服气得很,实在是差距太大,没得争。

  清明这天一大早,程墨和一众族中男丁出城奔城外的祖墓而去。自程墨崛起后,族人们也跟着沾光,得到不少好处,现在人人鲜衣怒马,呼奴唤婢。一路上,自然以程墨为中心,连会昌伯也跟在程墨身边,唯程墨马首是瞻。

  祖墓葬在秦岭外侧一道山岭旁,照会昌伯的话说,定然是祖宗葬得好,程墨才得以封王。

  扫完墓,一行人走到郊外,只见不远处二十余人,看样子也是去扫墓,这一天出城扫墓的人颇多,程墨也不在意,眼看离那伙人近了,突然一声娇斥在耳边响起:“狂徒!”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7020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