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30章 都是有脾气的人

第730章 都是有脾气的人

  城门口人来人往,信的内容一下子传遍京城,成为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对象有权贵,年轻英俊的异姓王,最近几年飞黄腾达的北安王程五郎;有美人,皇后的妹妹怎么也长得不差,现在美人儿当众跟北安王对上了,不吸引眼球才怪。

  张清听说此事,大怒,上马,驰到城门口把信揭了下来,当众扯得粉碎,对平恩侯府的小厮道:“告诉你家小娘子,想借北安王扬名,她还不够格。”

  小厮不敢隐瞒,照实禀报,气得许婉怒道:“放话出去,约他比试一场。”

  说她不够格,她倒要看看,张清的骑射怎么样。

  程墨并不知道张清撕了信,在他眼里,许婉不过是个被宠坏的小女孩,还是个本质不坏的小女孩,小孩子嘛,发发脾气,胡闹些,只要不伤大雅,无所谓,因而,他得知此事后只是笑了笑,并没有放在心上。

  过了几天,茶楼酒馆到处在议论许婉约战张清,而张清不敢应做,气得张清暴跳如雷,跑到平恩侯府,指名道姓道:“许娘子,你个不要脸的,想借我们兄弟宣名,也不用如此丧心病狂。”

  许婉俏脸绷得紧紧的,道:“谁借谁宣名还不一定呢,你和我比一场,不管输赢,都能借我的名头扬名。”

  她是皇后之妹,提起她,少不得提提她那位宠贯后宫的姐姐。刘询一直没有纳妃,后宫只有一位皇后,两个皇儿。皇帝不可谓不痴情。

  民间都传许平君貌美如花,小老百姓没见过皇后,一厢情愿地以为,定然是她美得不得了,皇帝被她迷得神魂颠倒,才独宠她一人。姐姐长得美,妹妹自然也不差。

  其实许婉比姐姐美貌得多,如果百姓们见到她,定然会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

  张清气得跳脚,道:“比就比,谁怕谁!”

  难道他昂藏七尺男子,还会怕了一个小女子不成?

  “好,明天辰时,我们比一场,地点你挑吧。”许婉傲然开口。她苦练一个月弓箭,手指都磨出薄茧了,不信赢不了张清。

  张清冷笑道:“你不就是觊觎我五哥吗?就定在北安王府,由五哥当裁判好了。”

  “你才觊觎那个狂徒呢。”许婉又气又急,脸皮发热,俏脸绷得更紧了,恨不得现在立刻比试,把张清踏在脚下,好借此打程墨的脸。这可是他兄弟,他能无动于衷吗?也不知为什么,一提到程墨,她就火大。

  张清看她美目喷火,哈哈大笑,成功激怒她,让他大感畅快,一腔怒火消了不少,道:“我五哥长相英俊,是当朝唯一的异姓王,你就是上紧着巴结,他也瞧不上,别做白日梦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许婉怒火填膺,这么编排她,真心不能忍了。她抢过门口扫地杂仆手里的扫把,怒冲冲朝张清拍去。

  “我去,君子动口不动手啊。”张清吓了一跳,扭身跳上马背,拍马就逃,来到北安王府,一见程墨就怪叫:“平恩侯府那个小娘子,可真是个恶婆,一言不合就拍扫把,太过份了。”

  瓜果开始上市,华锦儿坐在几案旁,葱白般的小手把一块块切得大小正好的果子送到程墨嘴里,见张清形容狼狈,不由笑出了声,道:“十二郎君,你这是怎么了?”难道遇到强盗?

  程墨懒洋洋躺在软榻上看书,抬眸瞟了他一眼,道:“又怎么了?”

  他素知张清性子冲动,遇到一丁点事便大惊小怪,见他如此狼狈,并没放在心上。

  “就是那个女子啊。”张清把许婉一通编排,最后说到比试,道:“瞧我怎么教训她。哼!”

  程墨不说话,只是看他。

  “怎么了,五哥?”张清不解,难道他说错了吗?

  “你有多长时间没练弓箭骑射了?”

  张清眨巴眨巴眼睛,用力一拍大腿,道:“遭了,快快快,榆树,取弓箭来,我去练练。”自从离开羽林卫,他就没再碰过弓箭啦,算一算,一年有余了,定然生疏了。

  他一路叫嚷着去了。程墨摇了摇头,继续看书。

  不到半个时辰,张清回来了,喜孜孜道:“还好,十箭都中红心。”以前的功夫没有搁下,让他倍感欣喜。

  华锦儿见他一惊一乍的,只是笑,再转头看程墨,自家阿郎稳如泰山,老神在在,还在看书呢。

  第二天清晨,程墨还在睡梦中,便被张清拉起来,道:“快起来,许小娘要来了。”

  被她见到程墨还在睡,多没面子啊。

  程墨伸了个懒腰,道:“来就来了,怕什么,难道你还会输她?”

  “我怎么会输?只是我还约了四哥、祝三哥、郭四等人,今天一定要让许小娘名声扫地,以后不敢踏出府门一步,老老实实在府中呆着。”张清踌躇满志地道。

  昨晚他连夜约了很多人,整个羽林卫只要今天不用进宫轮值的,都会来,许婉处心积虑要和他比试,想必也会约很多人,羽林卫的人来了,程墨酣睡未起没什么,要是许婉带一群人来,程墨还高卧不起,定会被她讥笑。张清怎么能忍?

  他话没有说完,程墨已明白他的意思,起身梳洗。

  卯时末,武空、祝三哥等人先后到了。辰时正,许婉带一大票女子,在府门口求见。狗子见莺莺燕燕不少于二十人,有些眼晕。

  比试场地安排在花园一处空地,张清和武空等人先到,正说话呢,突然见狗子带一群女子进来,都瞪大了眼。男人的通病,见到年轻美貌的女子,自然要评头论足一番,大家正评头论足的当口,女子们越走越近。

  许婉扫了一圈,没见到程墨,莫名怒火勃发,再看张清,十分不顺眼,也没去听他们说什么,一指他,道:“那个狂徒呢?”

  旁边一个蓝衣女子小声道:“婉儿,他们都是狂徒啊,呶,那个,最不是东西了。”她纤指一指祝三哥,小声把他刚刚说的下流话说了。

  “什么!”许婉勃然大怒,怒喝道:“你,出来!”

  祝三哥是卫尉,九卿之一,虽然没着官袍,但身份地位摆在哪儿呢,谁敢这么对他呼来喝去?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7195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