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33章 安兄弟之心

第733章 安兄弟之心

  弓箭比试赢一个小姑娘,实在是小菜一碟,不值一提,泡妞什么的,程墨当然不承认,在兄弟们不怀好意地怪叫声中,淡定道:“和一个小孩子和什么好计较的。”

  祝三哥咽了口口水,道:“王爷真会说笑,二八佳人被你说成小孩子,许小娘子听到,不找你拼命才怪。”

  张清等人都笑了起来。

  “在本王眼里,她确实是小孩子。”程墨一本正经道,引得张清、祝三哥等人哄笑不已,只觉程墨太损了,这话要是传出去,落在有心人眼里,许婉说婆家,要挑真正的豪门世家怕是有难度。

  祝三哥更是和张清嘀咕:“还不承认瞧上人家,这都阻止人家说婆家了。”

  程墨耳朵极灵,声音虽小,他还是听到了,道:“人家是皇后的妹妹。”

  皇后的妹妹,怎么着也不可能给人作妾,而他已有一正妃、两侧妃、一夫人。在场的兄弟谁不明白他的意思?祝三哥又咽了口口水,道:“可惜得很。”

  许婉常留在建章宫,祝三哥多次在宫中见过她,只是她没见过祝三哥而已。这个美少女,祝三哥早就垂涎多时了,正是因为她是许平君的幼妹,才不敢有染指之意。

  看看时辰不早,祝三哥回宫中轮值,程墨和张清一行人就在花园的八角亭中闲坐喝茶,说些闲话。说着说着,不知怎么说到程墨重掌司隶校尉的事,兄弟们极力劝他参与政事,连武空都道:“与其这样做一个闲散王爷,还不如不做。”

  “是啊,饱食终日,无所事事,不厌么?”张清不能理解程墨这样不务正业,他从小受的教育,是要努力,要为了家族,去搏前途,搏未来,光宗耀祖。

  程墨坐在亭中石凳,望着亭外一株桃树,出神半晌,道:“或者会厌。厌了,再出世好了。我手里不是还有司隶校尉么,也不算真正远离朝政。”

  张清道:“你这司隶校尉还是陛下硬塞给你的,其实你连这个统领都不想当。我说错了没有?”

  他和武空都听说了,刘询为了让他接手司隶校尉,甚至让小6子开了库房给他送礼,虽说是假借赐给霍书涵肚里孩子的名义,这个谁也不会往外说,可皇帝送礼才肯当官,天下除了他也没谁了。

  两人虽然没敢往外传,连自己父亲也不敢透露,可心里还是多多少少有些担心。武空想得长远,甚至想,到底是什么让他如此厌世?武空自三个兄长夭折后,便被当成接班长培养,被教诲要肩负吉安侯府的未来,他从不敢行差踏错,便是为此。

  他明白,以自己的能力,只能守成,不能开拓,那就平平安安把吉安侯府传承下去,为此,他会拼尽全力。直到程墨飞黄腾达,他跟了程墨,才看到光大门楣的希望,可现在程墨却一心想离开权力中枢,这让他不能理解。

  同样不能理解的,还有祝三哥。三人聚在一起探讨多次,一直猜不透程墨为何如此。今天他们来,也有问一问原因的意思。

  程墨自然不能说因为前世太累,今世想偷懒,偶尔不思进取,等他休息够了,玩够了,再回朝堂。

  “我少年得志,那些老成持重的朝臣多少有些不服,与其树敌无数,不如低调些,潜伏一段时间,再出仕好了。”程墨懒洋洋道,他那个样子,让兄弟们心情复杂,他们拼死拼活,恨不得光大门楣,程墨倒好,放弃大好机会,只想享乐。

  张清诚挚地道:“五哥简在帝心,可人心易变,还请别潜伏太长时间。”

  兄弟们都点头,武空忧心忡忡道:“王爷有什么打道?”

  他们身上贴着程墨的标签,他们依仗程墨,若程墨就此懒散下去,他们又如何能实现光宗耀祖的梦想呢?

  程墨明白他的意思,不就是要他给个时间嘛。他道:“多则一年,少则半载。”

  这是他给自己放假的时间,他今年只有二十二岁,若这样无所事事活到七老八十,岂不无聊?所以,满足一下放长假的愿望,然后继续上路。

  如果一年的话,他们倒也能够接受,武空一脸认真,看着程墨,道:“王爷可要说话算话。”

  “放心,我不会不管兄弟们。”程墨依然懒洋洋的样子,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完全是一副纨绔子弟混吃等死的气概。

  郭铭跟随程墨的时间短,他进羽林卫,程墨已是卫尉,只能远距离仰望,并不曾如武空、张清般和他厮混,对他的性情了解不深,见他这个样子,不禁狐疑。

  张清、武空等老兄弟却是深信不疑,武空道:“好,就以一年为限,我们击掌为誓。”

  程墨笑了,道:“四哥,你这是担心我说话不算话啊。”和武空击了掌,道:“你们也不想想,要是我就此退隐,能不把你们安排好么?”

  武空还是郎中,张清还是供暖局的局长,不过两人官虽小,权力却大,武空算是把文官们的升迁之路捏在手里,张清却把京城上至权贵,下至百姓,所有人的供暖握在手里,谁敢不看他们的脸色行事?

  武空在程墨面前,还是说了实话:“朝中多少人觊觎我这官职,若不是王爷,只怕我这肥缺做不长哪。”

  虽然他不至于贪/污/受/贿,但文官们见了他,哪个不陪笑脸?光是这份奉承,就足够了。如果能升迁更好,若是不能,也得保住现在的官职。

  程墨似笑非笑道:“难道四哥想在这位子上做到老?”

  “那倒不是。”武空扭怩起来,他总不好说,他和父亲实是打着坐一望二的主意。

  程墨看他不好意思,不禁哈哈大笑。兄弟们都笑了,笑声中,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只要程墨没有离开朝堂,他们光大门楣的梦想就能实现。

  另一边,带少女们游玩北安王府的婢女正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大讲程墨平定匈奴的英勇事迹,好象一切都是她亲眼所见。听得少女们一个个眼睛放光,蓝衣少女更一脸花痴地道:“北安王真是一个大英雄。”

  “当然。”婢女自傲地道:“我家阿郎是一个大大的大英雄。”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7391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