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35章 玩笑过头了

第735章 玩笑过头了

  感谢万水千山36投月票。

  天气渐热,许婉天天往北安王府跑,程墨如果有闲,会教她兵法,她学什么都快,领悟力非凡,旁听的华锦儿拍马也追不上。

  聪明人往往瞧不起资质平庸的人。华锦儿不笨,可资质只中上,在许婉眼里,便成了蠢笨,因而,她学会之后,便催着程墨往下教,就差要程墨不理会华锦儿学会了没有了。

  华锦儿同样很不喜欢她。

  两个女孩子明争暗斗,程墨不是不知道,只是没管而已。

  这天午后,程墨讲完三十六计中的声东击西,合上书,道:“今天就到这里吧。”

  许婉不依道:“时间还早,师父再讲讲呗。”

  初夏时节,人易疲倦,又是午后,华锦儿有些昏昏欲睡,程墨讲的内容,十成中倒有五成没听清,可许婉娇憨的声音让她瞬间清醒,道:“阿郎不讲了?”

  许婉抢白道:“反正你学不会,讲多讲少,于你有什么区别?”

  “你才学不会呢。”华锦儿无力地反驳。

  程墨站了起来,道:“我有事出去一下,锦儿去午睡吧。”

  被看到打磕睡,华锦儿俏脸红了红,低下头。许婉朝她皱了皱小瑶鼻,屁颠屁颠跟在程墨身后道:“师父要去哪里?”

  自从那天说要拜师后,她开口闭口都称师父,程墨也由她,不过并没有行拜师礼。

  华锦儿一怔神的功夫,程墨和许婉已出了院子。

  程墨走到府门口,见许婉一直跟着,道:“我要去醉仙楼,你回去吧。”

  醉仙楼开门营业,食客并不是只能在晚餐时间才可以上门,何况程墨是常客,醉仙楼自掌柜至伙计,都以程墨的到来为荣,特意为程墨留一间最好的包厢。

  许婉道:“师父带我去醉仙楼见识见识吧,我还没去过呢。”

  醉仙楼是酒楼,并不是妓/馆,带她去也无妨。程墨跟她说明在座的都是男人,她并不介意,于是带她一起去了。

  张清、武空、祝三哥等人早就到了,见程墨带许婉一起来,都热情和她打招呼,祝三哥更朝程墨挤眉弄眼。

  许婉对祝三哥那是相当地没有好感,见他怪模怪样的,不客气地道:“大叔又搞怪了,你就不能安静些吗?丑人多作怪不好。”

  那天蓝衣少女叫祝三哥大叔后,他大叔之名就在兄弟们中间流传开来了,要是起争执,张清总会故意拖长音调叫他大叔,他快气炸了。现在他一听这两个字,马上进入爆走模式,再听许婉后面的话,更是气得哇哇大叫,道:“小妞儿怎么说话呢?你再乱说话,我非到陛下跟前告你一状不可。”

  许婉才不怕威胁呢,皱了皱小瑶鼻,满不在乎地道:“还不知道谁告谁的黑状呢。”

  皇帝姐夫可疼她了,她就不信,姐夫会因为祝三哥而罚她。

  程墨在主位坐了,道:“小女孩儿不懂事,三哥别跟她计较。”

  祝三哥快哭了,道:“不是计不计较的问题,她总这个样子,这酒我是喝不下去了。”开口闭口大叔大叔的,哪有心情喝酒?

  程墨告诫许婉:“你再叫他大叔,以后不带你出来了。”

  “师父,你是我亲师父,怎能向着别人?”许婉不依,用力向前挤,挤过张清,硬是在程墨身边坐下。

  程墨坐主位,张清坐下,两人之间只有两尺左右的空间,许婉硬坐在那里,张清只好往外挪,十分不快地道:“你真是被宠坏了。”

  眼前的美少女如果不是皇后的妹妹,他非拎起来扔出去不可,太没家教了。

  许广汉原本只是小吏,直到女儿许平君当上皇后成为外戚,循例封平恩侯,才挤身贵族行列,儿女们的教育自然马马虎虎,许平君虽然为许婉延请名师,但到底比不上张清这样的勋贵世家,她又被兄姐宠坏了,很多行为在张清看来,自然不够淑女。

  许婉朝他皱了皱小瑶鼻。

  “好吧,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算了。”张清嘀咕,决定大度一回,不跟她计较。

  程墨可不会就这样算了,而是认真教育许婉。许婉倒也受教,可祝三哥还生气呢,怎肯放过反将一军的机会,立即道:“她呀,笨得很,怎么教也没用的。”

  许婉自负智商群,也确实有自负的资本,什么东西只学一遍就会,放眼同龄人,有谁能比?现在祝三哥居然说她笨,她怎么肯就这样算了?

  “要说笨呢,当属大叔,人老了,反应慢了,学什么都不行,话都听不清,真是可怜。”许婉一副我可怜你是糟老头子,不跟你一般见识的表情。

  这还了得!要不是程墨在座,祝三哥就掀桌了。他按下怒气,讥讽道:“就没见过这么丑的女子,长成这个样子,也好出来丢人现眼?求求你啦,快点走吧,不要影响我们吃饭喝酒。你在这儿,我们真是一点胃口也没有。”

  他话音刚落,张清等人只见一条不足一尺长的黑影朝祝三哥的面门飞闪而去,程墨道:“三哥小心。”又斥许婉:“胡闹,要是伤了眼睛怎么办?”

  祝三哥飞快跳开,那东西撞到墙壁,落在地上,众人才看清是一只筷子。

  哪个少女不在意自己的容颜?被人当面嘲笑长得丑,影响市场,许婉爆了。

  祝三哥大怒,道:“你怎能这样?”

  玩笑而玩笑,下这样的重手,岂不让人心寒?要不是她身份特殊,祝三哥岂能容她?早就一巴掌拍死了。

  许婉委屈地看了程墨一眼,大眼睛一瞟一瞟的,道:“他笑话我。”

  在她眼里,被人说长得丑,是天大的事情,只不过丢一根筷子,就挨程墨训,已是委屈到极点。再望向祝三哥,她又变了一副嘴脸,大眼睛如欲喷火,怒目而视,道:“这样还便宜你呢。”

  哪有那么容易伤到眼睛,她不就是吓唬他一下而已嘛。

  两人彼此怒目而视,房中气氛紧张,这酒是别想好好喝了。程墨道:“黑子,送许小娘子回去。”

  “我不回去。”许婉委屈得快哭了,道:“师父,你向着别人。”

  程墨嘴角抽搐,无奈对祝三哥等人道:“我送她回去。”

  祝三哥等兄弟也知许婉在这儿,酒没办法喝。

  程墨和许婉走出包厢,迎面一个美萝莉惊喜地道:“王爷?!”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7473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