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38章 师父好看

第738章 师父好看

  许广汉难得进一次宫,偶尔来一次,肯定有事,何况这次,他满脸皱纹如菊花盛开,谁都看出他心里欢喜。

  果不其然,他喜孜孜道:“婉儿已经十六岁了,也该为她说一门亲事啦,最近好几家勋贵上门提亲,一家是永春侯,为四子求娶婉儿,郭四郎名铭,上头三个兄长早夭,另一家是寿宁侯,为三子名康求娶婉儿,再一家是……”

  许广汉一口气说了四五家,其中赫然有郭铭、齐康的名字。平恩侯府是皇后的娘家,许婉是皇后的亲妹妹,这样的门庭,只要勋贵有年龄相当的嫡子,而嫡子又不太怂的,都会上门提亲。

  郭铭和齐康都在羽林卫担任要职,许平君多少有些印象,她想了想,道:“郭四和齐十一郎人品没得挑,别的人家怕是得父亲去了解一下。不知婉儿中意谁?”

  她自己和刘询情投意合,希望妹妹也能嫁一个心仪的郎君。

  许广汉呵呵笑道:“还没告诉她呢,我想问问娘娘的意思,再跟她说。”

  小女儿年纪不小,性子却很跳脱,还没定性呢,哪知道什么人好,什么人坏?还得大女儿把把关,为小女儿挑一个好夫婿。所以他压根没和许婉提起这件事。

  许平君决定帮妹妹相看。郭铭、齐康为羽林郎,日常在未央宫轮值,要了解他们容易,其余几家的儿郎,她先后找借口宣进宫中。

  这些人家心里也明白,皇后宣召,定然跟亲事有关,一个个按许平君的喜好细心打扮,希望能给皇后留一个好印象。

  皇后为妹选婿的消息渐渐在勋贵中传开,程墨也得江俊禀报。他笑问:“娘娘挑中了谁?”

  想到高傲的许婉终有嫁人的一天,他有些欢喜,小妞子天天师父前师父后地叫,不知不觉中,他也有些杨家有女初长成的喜悦。

  经过一年的发展,司隶校尉的人员办事经验渐渐老到,探听消息越发地细致。江俊道:“据属下得到的消息,皇后娘娘只宣提亲的几家夫人携子进宫,每家都在建章宫呆了约莫一刻钟,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能在建章宫中呆一刻钟,可见皇后对此事极重视。

  程墨道:“娘娘亲自把关,想来不会错。”

  刘询夫妇亲自过问此事,为许婉挑的夫婿纵然不是万中无一,也差不了。

  第二天许婉过来,总感觉程墨看她的眼神儿有些不对,那双极漂亮的眼睛总是带着笑,让人浮想联翩。她不禁问:“师父,你拾到宝了吧?”

  程墨笑眯眯道:“虽没拾到宝,也差不多了。”

  许婉狐疑,无论如何没想到自己的亲事上头,只觉得师父笑眯眯的样子更加地俊朗了,特别是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波光滟滟,让她一颗心狂跳不止,只想他这样不停地讲下去,自己可以永远坐在这儿,听他说话,看他笑的样子。

  一个时辰的课讲完,许婉赖着不走,非要师父再讲一个时辰,程墨喝了一大口水,道:“你想累死为师吗?”

  “师父……”许婉软声央求。

  华锦儿和她明争暗斗,两人已到水火不容的地步,什么事一个赞成,另一个必然反对,这会儿在旁边热切道:“阿郎快歇歇,我去端水果。”

  许婉怒道:“你怎老跟我作对?”

  “是你老跟我作对。”华锦儿横了她一眼,扭了扭盈盈一握的小蛮腰,端过桌上的碟子,把桃子切成一口大小,送到程墨唇边。

  见程墨吃起桃子,许婉狠瞪华锦儿,华锦儿早习惯了,你瞪你的,我做我的,哪怕你把眼珠子瞪出来,我也当没瞧见。

  程墨饶有兴致地看两个女孩儿斗气。

  这天,许婉在北安王府吃了晚饭才回府,许老汉早等得心焦,见她回来,道:“婉儿,你怎么这时候才回来?你姐姐让你进宫一趟,这个时辰宫门早落锁了。”

  许婉常往北安王府跑,去建章宫的次数就少了。她以为姐姐想念她,道:“我明天一早过去,不就行了?”

  又想北安王府的点心好吃,派婢女到北安王府跟程墨要了一大匣子点心。

  许婉走后,华锦儿在程墨面前告她的黑状,然后心满意足回自己院里。程墨只是觉得好笑,并没往心里去。

  这一晚,他歇在顾盼儿房中。两人一番恩爱,到五更才歇,程墨难免起晚了。他睡得正酣,听得有人道:“阿郎没有起床,你还是到书房等着吧。”

  是春儿的声音,只是忽远忽近,像在梦里。

  程墨翻了个身,接着睡,可突然身上的被子被掀开,一声高分贝的惊叫把他从睡梦中惊醒,只见许婉脸如大红布,站在床前,指着他的某个部位,道:“你……你……你……”

  程墨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一看,以最快的速度扯过被掀开的锦被,把自己裹住,怒道:“你进来做什么?”

  许婉红着脸不说话,指着他某个部位的手僵硬在空中。原来男人是这个样子啊,原来师父的身子这么好看啊,可是她好害羞,怎么办呢?

  春儿站在后面,恍惚瞧见了什么不该瞧见的东西,脸也红了,她当然不会承认,只当不该发生的没发生,道:“奴婢该死,奴婢没拦住她。”

  程墨怒道:“把她拉下去,要是再让她出现在我面前,你就去扫地。”

  身为夫人身边的贴身大丫鬟,吃穿用度比普通官宦人家的娘子还要好,若是成为做粗活的洒扫丫鬟,还不如死了的好。春儿吓得魂不附体,二话不说,拉起许婉就走。

  许婉神思不属,没有反抗,被她拉出卧房。

  程墨穿好衣服,来到外间,见许婉眼睛亮晶晶的,脸庞依然红通通的,便板着脸道:“为师教你多时,为何如此没有礼仪?”

  许婉小声道:“师父,你长得真好看。”

  “……”程墨。

  这女孩儿没救了,看了师父的裸/体,不知害羞,反而觉得好看,这是徒弟该说的话吗?程墨道:“罚你面壁一天,想清楚自己错在哪里。”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7618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