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39章 任性

第739章 任性

  “师父!”许婉脸上红晕未褪,急急道:“姐姐要为我择婿了,怎么办哪?”

  程墨一边洗脸,一边道:“你也该说亲了,有皇后娘娘给你拿主意,不会吃亏。”

  许广汉老实巴交的,若是他给许婉择夫婿,程墨还不放心呢。

  不是这个意思啊,许婉又气又急,脸涨得通红,跺脚道:“我不嫁。”

  “嗯?”程墨手里的毛巾一顿,道:“不嫁?”

  许婉扭身跑了。

  小女孩时风时雨,程墨也没往心里去,吃过早饭继续睡觉,醒来已是午后,刚吃完不知是午饭还是下午茶的一餐,郑春来了,许平君宣程墨进宫。

  许平君一向不问政事,今天找程墨,肯定不是为了政事。果然,她一见程墨便道:“这些天婉儿给大哥添麻烦了。”

  程墨微笑道:“不过是闲来无事,跟她讲些故事解闷,说不上麻烦。婉儿聪明得很,什么东西一学就会,谁当她的师父,都会觉得十分荣幸。”

  为人师表的谁不喜欢资质出众的学生?可惜她是女子,要不然前途不可限量。

  许平君苦笑道:“大哥有所不知,小妮子闹着不嫁人呢,谁劝都不听。”

  程墨听话听音,这是要他去劝了,道:“我劝劝她。”

  许平君欢喜道:“她最是崇拜大哥了,大哥去劝,她定然肯听。”

  “也不一定,她有主见得很,臣试试吧。”

  程墨告辞出宫,来到平恩侯府。府里乱成一团,侍候许婉的婢女在廊下跪成一排,一个个哭丧着脸,程墨一问才知,许婉飞马出府,不知跑哪去了。

  许广汉不停叹气,道:“都是被她姐姐宠坏了。”

  郭铭在宫里轮值,突然一个极是美貌的红衣少女跑来,趾高气扬道:“你是郭四郎吗?我跟你说,这门亲事作罢。”

  “什么?”郭铭还没反应过来,许婉早跑了。

  齐康刚从宫里换班回府,走到府门口,被一个美貌红衣少女拦住,那少女骑在马上,张扬地道:“齐十一郎,亲事就此作罢,你要是纠缠不休,我定打得你满地找牙。”

  “我去,你谁啊?”齐康怪叫。

  父亲亲自去平恩侯府提亲,皇后也曾宣他和母亲进宫,可八字还没有一撇,平恩侯府还没答应这门亲事呢,这少女怎么如此地凶?

  看许婉跑远,齐康总算回过神,道:“莫非她是许二娘?”

  小厮道:“正是许二娘,貌美如花,却又嚣张跋扈。”

  齐康深以为然,有谁家的姑娘长辈议亲,自己跑来威胁男方?也就她做得出来。

  许婉忙乎大半天,把几家提亲的勋贵子弟都威胁遍了,气还没消,不想回家,跑到北安王府。

  程墨在平恩侯府略坐了坐,见府里鸡飞狗跳,实在乱得不像话,许广汉不停唉声叹气,便告辞出来。没想到大晚上的,许婉突然来了。

  “令尊到处找你,快急疯了,你快回府吧。”程墨道。

  许婉气鼓鼓道:“我不回去,以后都不回去,我就住在这里。”

  你说住在这里就住在这里?程墨道:“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离家出走,这样不好。”

  许婉皱了皱小瑶鼻,拿起桌上的点心就吃,吃饱了开始寻摸房间,真准备在这里住下,都不带问程墨的意见。

  程墨无奈,只好派人去平恩侯府说一声。

  平恩侯府炸了窝,永春侯、寿宁侯等几个勋贵把许广汉围住,一个个问许广汉要说法,实在是没见过这样的,不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么,姑娘家怎能自作主张,跑来威胁男方?

  许广汉焦头烂额,汗出如浆。

  听说许婉在北安王府,永春侯道:“看在北安王面子上,这件事就算了,亲事就此作罢。”

  “对,亲事就此作罢。”寿宁侯道。

  其余几个勋贵纷纷道:“亲事就此作罢。”更有一人道:“这样的儿媳妇,我们可不敢高攀。”

  开玩笑,如此无法无天的女子,谁敢娶回家?

  几人拂袖而去,许广汉再三挽留,也留不住。他抹了一把额上的汗,赶到北安王府接回女儿。

  许婉道:“除非你们不让我嫁人,要让我嫁人,我不回去。”

  许广汉快哭了:“我的小祖宗,人都被你吓跑了,我就是想让你嫁,也没人敢娶啊。”

  女儿这泼妇的名声传扬出去,以后再也没人敢上门提亲了,这可怎么办?

  许婉听说提亲的人都被赶跑了,高兴了,道:“师父,姐姐、姐夫要是骂我,你得帮我说话,要不然我不回去。”

  程墨苦笑,道:“被你叫一声师父,我也得跟着挨骂了。”

  刘询还好说,许平君脾气再好,也会把这笔帐算在他头上。不过,他倒也不怵,牛不喝水难道强按头?许婉不嫁,那就不嫁好了。

  许婉道:“还有,以后我没人要了,你得养我。”

  许广汉见她越说越不像话,不禁捂脸,道:“闺女,你能少说两句吗?”

  他的老脸都被丢光了。

  许平君很是生气,把幼妹叫进宫,训了一顿。她素知妹妹的性情,倒也没有因为程墨教过妹妹便迁怒他,而是对刘询道:“她这个样子,可愁死我了。”

  刘询哈哈大笑,道:“婉儿颇有侠女之风,和大哥倒有些相像。”

  “?”许平君不解。

  刘询笑道:“一个说不理朝政就不理朝政,一个说不嫁就不嫁。可不是有些相像?”

  许平君一脸黑线,这也能叫相像?转念一想,可不能再让妹妹跟程墨学习了,要是再跟他学下去,更加任性怎么办?

  她宣许婉进宫,让许婉在建章宫住一段时间,许婉坚决拒绝:“姐,我在北安王府挺好的,你就别为我操心了。”

  许平君没办法,只好吹枕头风。刘询见她忧心忡忡,安慰几句,宣程墨进宫,道:“大哥劝劝婉儿回府吧。”

  程墨苦笑道:“臣想请陛下诏,让婉儿回府。她呀,实在是太顽皮了,现在跟臣两个女儿玩到一块儿,天天上树掏鸟窝,臣进宫之前,又要下池摸鱼。”

  “……”刘询无语,程墨竟然担心许婉带坏女儿,不知皇后得知,做何感想。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7715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