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40章 毅然

第740章 毅然

  匈奴王庭,兵士四处搜索,兵士多次搜到那个小毡帐附近,复珠快藏不住了。看看怀里只有三岁的孩子,她毅然走向另一座毡帐。

  这座毡帐大很多,帐里住一家五口,男人名叫巴连,这些天一直帮助复珠躲藏,复珠藏身的小毡帐就是他给的,要不是他,复珠和孩子早就被捉到虚闾权渠的王帐,孩子可能早就被杀了。

  “可敦。”巴连和妻子恭敬行礼。

  复珠亲了亲孩子的脸颊,道:“以后握衍朐就是你们的儿子了。”她把孩子塞给巴连,转身就走。

  巴连和妻子惊呆了,孩子边哭边喊:“阿母!阿母!”

  帐外,又有一队兵士走过,这一次,十夫长一刀劈去,小帐轰然倒塌,兵士们的大脚在上面踩过,若帐里有人,早被踩死了。

  巴连惊出一声冷汗。

  复珠躲躲闪闪转过几座毡帐,遇到另外一队兵士,对那十夫长道:“我是复珠可敦,要见单于,快带我去。”

  十夫长大喜,单于可说了,谁要是拿到复珠,赏两个女奴,两只羊。

  虚闾权渠见只有复珠一人,道:“握衍朐呢?”

  握衍朐是壶衍缇的幼子,是合法的继承人,也是虚闾权渠派兵士大肆搜索的原因,他誓不杀握衍朐不罢休。

  复珠凄然道:“死了。”

  虚闾权渠看她的样子不像作假,可还是道:“怎么死的?”

  若是他的兵士杀死握衍朐,定然会带握衍朐的尸体过来领赏。

  任谁三个儿子被杀,也会悲痛欲绝,复珠脸上流下两行泪水,道:“饿死的。我就在这里,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饿死的,这个理由太充分了。一行人被吴朝所俘,王庭被洗劫一空,放回匈奴的路上又遇袭,可谓多灾多难。这些天复珠东躲西藏,没吃的,孩子饿死也正常得很,看复珠面黄肌瘦,几乎站都站不稳,虚闾权渠信了。

  他安排一座毡帐给复珠休息,当晚宿在复珠帐中,过了几天,赦封复珠为可敦。

  这时,云可、雷昆一行人已走到当日壶衍缇遇袭的地方,离王庭不远了。

  京城,北安王府花园,许婉卷了卷袖子,赤溜一声,爬上桃树,摘下几个半青不熟的桃子,扔了下去。

  树下,佳佳欢呼一声,跑过去捡桃子,青青屁颠屁颠跟在后面,不停叫:“姐姐,我要,给我一个。”

  青青的话已经说得十分顺溜了。

  佳佳在捡到的桃子里挑了挑,挑一个最大的给妹妹:“呶,给你。”

  青青接过手放嘴里咬,桃子还没成熟,哪里咬得动,她把桃子扔了,又眼巴巴看着佳佳手里的桃子。

  华锦儿一直瞄着许婉呢,见她又爬树,二话不说,立即跑去向程墨告她的黑状。

  程墨道:“这可不行,太危险了。”

  他放下书本,来到花园,许婉刚好从树上溜下来,裙子袖子扎起又放下,弄得皱巴巴的,见程墨来了,陪笑道:“师父。”

  程墨叹气:“你也老大不小了,别再上树行不行?要是一脚踩空,跌下来,成了跛子,以后真不用嫁人了,因为没人要啊。”

  许婉嚅嚅道:“我只是不想嫁人,可不想成为跛子。”

  “那就别再爬树了。”

  青青跑过来抱住父亲的腿,告状:“姐姐给我的桃子不好吃。”

  佳佳也跑过来,挤进父亲怀里,分辨道:“是婉儿姐姐给我的。”

  这两个小人精。程墨笑了,一手抱起一个,把她们带到书房,教她们识字。许婉在一旁看着,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

  晚上,程墨在书房练字,旁边一只纤手递过来一杯茶,许婉道:“师父喝了茶再写。”

  程墨手指上沾了墨汁,道:“练完字再喝吧。”

  许婉殷勤地把杯递到程墨唇边,意思是要程墨就着她的手喝。

  程墨看她,见她眼神清澈,大概不明白这么喝茶的用意。他接过茶杯,喝了一口,道:“婉儿啊,你在这里住的时间也不短了,应该回去啦。”

  这么一个漂亮大姑娘成天在身边晃然晃去,天气又热,衣裳单薄,真要发生点什么就不好了。他现在有妻有女,可不想招惹不该招惹的麻烦。

  许婉道:“师父,我不回去。我就在这里住一辈子。”

  程墨微笑摇头,道:“傻孩子,你现在还小,再过两年,平恩侯要是不为你说亲,你定然要生气,怎么会在这里住一辈子?女孩子终归是要嫁人的。”

  “那我嫁给师父好了。”许婉脱口而出。

  程墨笑道:“傻孩子,尽说孩子话。”

  他喝了茶,继续练字,不提防后腰突然被抱住,一张滚烫的脸贴了上来,一个憨憨的声音道:“我只想嫁给师父。”

  在她眼里,满京城的年轻男子没一个比得上师父,那天无意间看到师父的身体,让她心热心跳好多天,到现在夜里还会梦见师父那个样子呢。

  程墨身子僵了一下,分开她的手,触手嫩滑。他道:“我是你师父呢。”

  “我知道啊。”许婉神采飞扬道:“可是我喜欢你,想嫁给你啊。”

  如果非得嫁人的话,她就嫁给师父。

  程墨看着那双亮晶晶的眼睛,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许婉踮起脚尖,凑上来,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扭身飞奔出了书房,夏夜灼热的风吹在脸上,灼得她的脸也热辣辣的。

  程墨练了一半的字再也写不下去了。

  这一晚,他歇在苏妙华房中,恩爱后,搂着苏妙华的纤腰,眼望帐顶,不知想什么。苏妙华累极,轻声道:“睡吧。”

  第二天,许婉见了他,大眼睛眨呀眨的,只是笑。

  华锦儿见她表情怪怪的,戒惕地道:“你怎么了?”

  程墨见她满面春情,也觉好笑,小妮子还真是藏不住事啊。如果没有师傅的名份,收了她也未为不可,可她天天师父前师父后的叫,受过现代教育的程墨,对这样的关系转变,还是有些不习惯。

  许婉朝华锦儿皱了皱鼻子,算是回应。

  华锦儿满腹疑惑,不明白发生什么事,只好出笨招,一步不离跟紧许婉,许婉到哪她到哪,许婉做什么她跟着做什么,气得许婉哇哇大叫。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7806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