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42章 诱/惑

第742章 诱/惑

  感谢在下江流儿打赏。

  程墨刚坐下,一听这话,很是不自然,旁边青萝笑出了声,见霍书涵看她,赶紧道:“奴婢去拿瓜果。”一溜烟跑了。

  霍书涵一双妙目似笑非笑睇着程墨,见他没有解释一下的意思,道:“她闹着不嫁,是因为你?”

  自从逐一威胁郭铭、齐康等人后,许婉凶名在外,勋贵子弟闻婉色变。不少名缓暗中贬低许婉,说她连郭铭这样的羽林郎都看不上,就等着在家当老姑娘吧。像许婉这样的新贵,难免遭人嫉忌,她又个性张扬,不知收敛,现在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有人落井下石并不奇怪。

  只是霍书涵没想到许婉竟会对程墨情有独钟,许婉来找她,向她叙说对程墨的爱慕之情时,她强捺心中的惊涛骇浪,再三确认。许婉骄傲地道:“对啊,我就喜欢他。”

  大有我喜欢他就好的气概,让霍书涵无话可说,也什么都不必再说。

  程墨在霍书涵地注视下,头越垂越低,俊脸渐渐红了。

  霍书涵道:“看来是了,她果然勇气可嘉。”

  要知道,程墨有妻妾,妻子的出身比许婉只高不低,要不是有许平君这位皇后姐姐,许婉若要嫁给程墨,只能一抬小轿从侧门抬进来。而以她皇后妹妹的身分,要嫁给程墨,阻力不是一般地大。

  程墨道:“小孩子胡言乱语也做得准?再过两年,她有了真正喜欢的人,就不会再对我有想法了。”

  霍书涵看着他笑,道:“这么说,你不喜欢她?”

  程墨俊脸更红了,顾左右而言他,道:“青萝呢,怎么还没端瓜果上来?”

  霍书涵只是看着他笑。

  程墨陪霍书涵吃完饭,再陪她说了半天话,然后去书房练字。一进门,只见华锦儿坐在院里的石凳上,黑着一张小脸,见程墨来了,不情不愿地起身行礼,道:“阿郎。”

  程墨奇道:“谁惹你不高兴了?”

  华锦儿别过脸,不回答。

  “怎么了?”程墨更加好奇,华锦儿温顺乖巧,自从来到北安王府后,从没生过气,就是跟许婉起争执,也是许婉挑衅在先。

  华锦儿道:“许二娘说,她要嫁给你了。”

  “嗯?她说,她什么时候说?”程墨真有些傻眼了,许婉也太雷厉风行了,自己可是从没答应过她什么,也没对她做过什么。

  华锦儿道:“就下午啊,你回来不久,她就这么说了。”

  许婉见华锦儿扑进程墨怀里,深受刺激,发出豪言壮语,说自己即将嫁进北安王府,到时候华锦儿好看

  华锦儿一听受不了啦,晚饭吃不下,一个人坐在这里抹泪呢,远远地看到程墨过来,才把泪擦了。

  “你去叫她过来。”

  “不去。”

  华锦儿说完走了,她才不想在这里看两人卿卿我我呢,还是回房睡大觉地好。

  许婉很快来了,依然红衣似火,一头扑进程墨怀里,道:“五郎,我们成亲吧,这样我就可以永远住在这里了。”

  程墨推开她,道:“你跟涵儿说什么了?”

  “我跟她说我要嫁给你啊,她答应啦,说只要姐夫赐婚,她就为我们办婚礼。”许婉开心地道:“所以,你只要跟姐夫讨一道诏书就成。”

  我脑子又没被驴踢了。程墨道:“你要是再这样胡闹,马上收拾收拾,回去。”说完喊廊下侍候的榆树:“去一趟平恩侯府,让平恩侯派人接婉儿回去。”

  许婉赶紧道:“不要啊。”

  榆树哪去理她,转身就走。她赶紧追出去,威逼利诱,榆树还是不理,只管吩咐备马,要去平恩侯府。

  许婉没办法,只好道:“师父,我错了,我明天自己回去行吗?”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骗人的是小狗。”许婉信誓旦旦。

  程墨把榆树叫回来,然后吩咐她磨墨,开始练字。待得一张大字写完,放下笔,眼前的情景闪瞎了他的眼睛,只见许婉褪了外衣,只着中衣,露出雪白粉颈,高耸的胸脯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

  书房里的空气一下子灼热了。程墨呼吸粗重,可他不是没经历过的毛头小子,自制力又强,强按下流鼻血的冲动,道:“你做什么,快把衣服穿上。”

  许婉扑上去紧紧搂住他,滑如凝脂的俏脸贴上他脖颈的肌肤,腻声道:“师父,我好喜欢你,不要赶我走嘛。”

  高耸的胸脯挤压他的胸膛,程墨的血直往上冲,脑袋嗡的一声,像要炸开了。

  “你这个小妖精。”他磨牙。

  “师父!”许婉薄薄的绸衣衣袖滑落,雪白的手腕搂得程墨喘不过气,腻声道:“我喜欢你。”

  什么师徒,什么许平君定然会阻止,都被抛到九霄云外,程墨捞起许婉的膝弯,抱起她,放在软榻上……

  华锦儿生了半天闷气,想到阿郎要练字没人磨墨,还是过来了,走到门口,只见房门紧闭,门里传来奇怪的声音,这声音听了让人耳热心跳。她站了一会儿,捂脸跑了。

  天上的云朵不知什么时候移开了,露出月亮圆圆的脸,月光洒进窗棂,照在两个赤/裸的人儿身上。

  “师父,你真好看。”许婉亲/吻着程墨,由衷地道。

  程墨修长的手指轻轻从她雪白的肌肤上划过,激情过后,该面对的总得去面对,哪怕前面阻力重重,他也不后悔。

  “你真的要嫁给我?”

  “嗯,非你不嫁。”许婉一边亲/吻他,一边坚定地道。她的样子惹得程墨某个部位又蠢蠢欲动,只是她初经人事,实是没办法再经受一次。

  这一晚,许婉宿在书房,程墨也没回后院,两人一宿缠绵,直到四更天许婉累极,才相拥而睡。

  清晨,华锦儿过来,想起昨晚那羞人的声音,脸又热了。

  院子里静悄悄的,没半点声息,她以为程墨去练箭,没有过来,见房门紧闭,用力推了推,没推开,便去叫洒扫的仆妇:“门栓坏了,快把门撞开,叫木匠过来修理。”

  仆妇用力撞了好几下,门开了。她用力过大,跌了进去,书房里的情景让她吃惊,失声道:“许二娘子,你怎么在这里?”还只穿中衣!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7863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