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43章 定了

第743章 定了

  许婉被撞门声惊醒,迷迷糊糊睁开眼,只见一张脸盆大的脸趴在地上,一双绿幽幽的眼睛大放绿光,死盯着她看。她大吃一惊,正要喊人,程墨道:“滚。”

  睡得好好的,突然被吵醒,任谁心情都会不太好。程墨起身开门看究竟,刚拨下门栓,仆妇粗实的身子跌了进来。

  重新把门关上,程墨柔声道:“没事,睡吧。”

  “嗯。”许婉天不怕地不怕,答应一身,翻身继续睡。

  程墨上了软榻,把她抱在怀里,接着睡。

  外面却炸了。许二娘夜宿书房,被撞破时衣裳不整的消息如一阵风般传遍整个北安王府,要不是霍书涵严令不得乱说,违者罚,这爆炸性的新闻,怕是早已冲出北安王府,传遍京城了。

  两人一觉好睡,日落西山才不紧不慢起床,许婉一改往日的娇蛮脾气,温顺地侍候程墨穿衣洗漱。来到霍书涵院里,诸女都似笑非笑地看他们,程墨脸不红心不跳,淡定道:“我会请求陛下赐婚。”

  霍书涵只是笑着看她,并不说话。苏妙华取笑许婉:“现在还叫师父吗?”

  许婉大眼睛瞟程墨一眼,道:“苏姐姐,他本来就是我师父啊。”

  霍书涵、顾盼儿和赵雨菲都笑了,笑声中,苏妙华道:“叫我姐姐,却叫他师父……”小妮子是不是懂事呢,还是不懂事呢?

  用过晚饭,程墨去平恩侯府,向许广汉提亲。

  许广汉听说程墨来了,亲自迎他进府,可刚坐下,便见眼前的俊朗青年一本正经道:“伯父,令缓婉儿端庄贤淑,实是良配,本王求娶婉儿,还望伯父答应。”

  “什么?”许广汉以为自己听错了。以程墨的身份地位,那是打着灯笼都难找,若程墨尚未娶妻,他安然请刘询作媒,成就这一段姻缘,可程墨有妻有女,难道让女儿给他作妾?

  程墨道:“婉儿非我不嫁,我也对她心仪,还望伯父成全。”

  许婉长住北安王府不肯回家,要说对程墨没几分情意,许广汉是不信的,他期期艾艾道:“这……婉儿的亲事,我做不了主,得问问她姐姐。”

  早先,勋贵中传得沸沸扬扬,皇后要为妹择婿。对妹妹的亲事,许平君确实无比上心,无论许广汉挑中谁,她都有一票否决权。

  程墨道:“只要伯父同意,我定然说服皇后娘娘。”

  许广汉自然是一百个愿意,有程墨这样的女婿,他有什么不满意的?

  第二天,程墨进宫,请求刘询赐婚。

  刘询很意外,道:“这件事,朕得问问小君。”

  许平君得知两人好上,愕然,道:“大哥求赐婚?”

  刘询点头,他也有怪怪的感觉,好兄弟要成为连襟,这算是亲上加亲吧?可他怎么有点心惊肉跳呢,随时准备去宣室殿,以免老婆怒,殃及池鱼。

  许平君脸色很不好看,半天没说话,刘询干笑道:“我们都了解大哥的为人,婉儿嫁给大哥,是天大的好事。”

  “宣婉儿进宫,我亲自问问。”

  许婉一到建章宫,便欢天喜地道:“姐姐,他答应娶我了。”把自己倒追,以致不惜色/诱一五一十告诉许平君。

  许平君越听越是心凉,看着许婉一张一合的小嘴,半天出声不得。妹妹可着劲倒追,她能说什么?

  霍书涵是霍光的嫡女,在刘询继位之初,甚至差点当上皇后,若不是刘询坚持,她又和程墨相爱,现在的皇后就是她了,自己只能成为妃嫔。这样的人物,要程墨休了她,娶许婉,不现实,程墨也不会答应。

  难道让许婉予人作妾吗?皇后的妹妹为人作妾,说出去,她这皇后也脸上无光啊。

  许平君为难极了。

  晚上,刘询回建章宫,见许平君为难,他很不以为然地道:“有什么难办的?朕下一道赐婚诏书,再让大哥按娶妻之礼迎娶,婉儿过门之后,谁敢拿她当妾侍?”

  许平君无奈道:“再怎么着,也不是正妻。”

  谁不知道霍书涵才是北安王的原配呢,这样掩耳盗铃有意思吗?

  “小君,我们是帝后,只要我们开口,谁敢多话?这不就够了吗?”刘询劝道。只有程墨能镇住小姨子,他当然举双手赞成,巴不得赶快择吉期,把小姨子嫁过去。

  君权至上的时代,皇帝一言九鼎,谁敢不从?苏妙华不也因为一道诏书而得以嫁进北定王府吗?最后更成为侧妃。

  最疼爱的幼妹未能成为程墨的嫡妻原配,还是让许平君觉得遗憾,可妹妹自己愿意,上赶着倒追,她能说什么?亲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消息传出,勋贵们大为吃惊,特别是年轻一代,很多人都说不敢娶许婉,断定她会孤老终身,这才几天,便传出她的喜讯,而且对象还是年轻一代的翘楚北安王,真让人不服都不行。

  郭铭和刘康更是心服口服,他们再怎么逆天,也没办法和程墨比呀,人家姑娘慧眼识珠,挑中北安王,还真让他们没话说,其余几家提亲的勋贵子弟也如此想。

  到处一片喜气洋洋中,唯一不开心的只有华锦儿,没想到许婉真的如愿,要嫁进北安王府了,以后可真的要成为主子啦。

  这天,她为程墨磨墨,可怜巴巴地道:“阿郎,我还是回家吧。”

  程墨一边练字,一边道:“回家做什么?婉儿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只管在这里放心住,没事的。”

  不是有事没事的事啊,我只是不想看你们卿卿我我好吗。华锦儿快哭了。

  钦天监择了几个好日子,许婉挑了最近的一个。苏妙华取笑她:“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定在这个月好了。”

  许婉道:“苏姐姐说得对,就这么办。”

  这个月只剩四五天了,除非一抬小轿抬进来。

  霍书涵道:“不行。”

  “不行啊?”许婉苦着脸,却无可奈何。她还想赖在北安王府直到吉期临近,没想到被许平君派人接回去,不许她到处乱跑。

  张清、祝三哥等人都高兴得很,嚷嚷着要去醉仙楼庆祝,程墨不解:“庆祝什么?”

  祝三哥理直气壮道:“庆祝你和陛下成为连襟。”

  程墨无语,想喝酒就直说,用得着这样找借口吗?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7863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