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47章 双喜临门

第747章 双喜临门

  很快,到了下聘的日子,许婉站在二楼的庑廊,远眺大门口,一水儿身着崭新的青衣小帽的小厮,前头的进了平恩侯府的大门,后头的刚从北安王府出来,沿路无数百姓观看谈论,各种羡慕嫉妒恨。

  许婉心疼,道:“怎么这么多聘礼!”

  旁边,许平君一直目不转睛看她,又是心疼,又是无奈,道:“难怪都说女生向外,你还没过门呢,就这么护着他。”

  许婉道:“他是我夫君,我不护着他,护谁啊。”

  许平君看她一副幸福小女人的模样,不禁想起当年,刘询来下聘礼的情景。那时的聘礼还是程墨掏腰包,赵雨菲置办的呢。母亲收的聘礼,她站在旁边,同样心疼他。她也幸福地笑了,轻轻摸了摸幼妹的头。

  许婉推开她的手,一双眼睛只是痴痴看着那个和父亲走在一起的俊朗男子。

  许平君疼爱妹子,特地开自己的库房挑选珍玩做为妹妹的嫁妆,皇后的珍藏,岂是等闲之物?每一样都亮瞎世人的眼睛。女方送嫁妆这天,看热闹的百姓堵塞交通,马车无法通过。

  如此轰动的场面,让杨敞忧心忡忡。

  程墨确实想低调,不想办婚礼,可婚礼当天,满朝文武在丙吉带领下,勋贵在安国公带领下,外戚自成一队,一大早就把府门前的空地站满了,到处一片互相打招呼声,到此地步,程墨只好大开筵席。

  吉时已到,新郎新娘刚要拜堂,满堂宾客人人兴高采烈,气氛热烈,突然狗子飞奔进来,道:“阿郎,陛下、娘娘驾到。”

  刘询和许平君亲至,把气氛推上高/潮。程墨、许婉以及霍书涵诸女和满朝文武、勋贵迎了出去。

  “姐姐,姐夫。”许婉一身大红嫁衣,却不改张扬本色,迎上去拉住许平君的手,道:“你们怎么来了。”

  一些对程墨极为忌憎的老臣脸色微变,程墨已经简在帝心,和皇帝好得快同穿一条裤子了,再有这么一个老婆,出入宫廷岂不是如履平地?他们却忘了,程墨一直出入宫廷如履平地。

  许平君含笑看着妹妹,有感慨,更有欢喜,道:“嫁作他人妇了,可不许再顽皮啦。”

  旁边,程墨带领在场诸女、文武、勋贵、外戚、宗室行礼:“参见陛下,娘娘。”

  “平身吧。”刘询笑吟吟道:“朕和皇后一块儿过来讨杯喜酒喝。”

  皇帝亲临,无上荣耀,就连霍书涵成亲,也没这么风光,不过可以理解,女方是皇后胞妹妹,总有些不同的。

  刘询喝了一杯酒,略坐了坐,和许平君离去。帝后刚走,张清、武空、祝三哥等一群兄弟便向朝臣、勋贵们敬酒,他们身份不低,祝三哥更是九卿之一的卫尉,朝臣、勋贵们哪敢怠慢?

  席上喝得热火朝天,程墨走向后院,来到新房。

  许婉坐在榻上,脸蛋红彤彤的,含羞带怯地用纤细的手指抚着腰间的玉佩,突然婢女们屈膝行礼,道:“见过阿郎。”

  她抬头,见程墨笑吟吟站在门口,道:“你们退下吧。”

  “五郎,师父。”一声娇呼,她飞奔过去,扑进他怀里,紧紧搂住他的脖子。

  “来。”程墨牵着她的手,走了出去。

  院子里停一辆黑色平顶马车,马车四周用红绸子系着大红花。两人上了车,小冬扬鞭,马蹄得得蹄在青石板上,朝城门驶去,十几个侍卫远远蹑在后头。

  出了城门,不久来到桃林。

  桃子累累挂满枝头,香气四溢,每一株树下,有一盏琉璃宫灯,照亮粉红色的桃子上,让人忍不住想摘下一颗,放进口中。

  两人手牵手漫步在桃树下,许婉的头靠在程墨肩头,道:“师父,我们要去哪里?”

  “很快就到了。”

  桃林深处,用树枝搭一顶帐蓬,青翠的叶子在夜风中轻轻摇晃。帐中四角,同样各放一盏琉璃宫灯,照得帐中地上的青草绿油油的,让人只想坐下来,摸一摸这柔软的草地,或在草地上打个滚。

  许婉这么想,便这么做了。她往地上一坐,摸了摸草地,惊喜地道:“真的。”

  是真的青草哎,柔软中带着清香。

  程墨笑了,和她并肩而坐,道:“这里做我们今晚的新房,喜欢吗?”

  “喜欢。”许婉点头,一双纤纤素手环上程墨的脖子,道:“好多天不能见师父,人家好想师父啊。”

  声音嗲嗲的,红艳艳的娇唇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青草作床,帐为新房,这一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许婉已经尝过情爱滋味,限于习俗,多日不能见程墨,早就想得狠了,这一晚,不断索取,程墨一再满足,两人天蒙蒙亮才睡,直到太阳升在正中,气温渐高,才先后醒过来。

  “我以后就能天天跟师父在一起了。”许婉抚着爱人结实的胸膛,幸福地道。

  两人就在桃林住下,不过移到打扫得一尘不染的房中。

  和许婉在桃林中嬉戏时,程墨依然关注政事,接到云可八百里加急的信,才和许婉回京。

  府中一片喜气洋洋,两人成亲时的大红喜字还贴在窗上,程墨以为阖府上下还沉浸在娶新人的喜悦中,没想到却是苏妙华诊出喜脉。

  “为什么不派人跟我说一声?”

  苏妙华想要孩子,可没少请肖太医诊脉,中药也喝了不知多少,总算怀上,脸上的笑像满溢的春江水,藏也藏不住。

  “怎么好打扰你和婉儿妹妹?”苏妙华抚着平坦的腹部,笑得眼睛没了缝,道:“肖太医已经诊过脉了,确是喜脉无疑,待孩子生下来,我要教他学武,你可别拦我。”

  都已经计划要教孩子学武了。程墨无语了一下,自不会在这时跟她争辩什么,道:“需要注意什么,你问问姐妹们。”

  苏妙华横了他一眼,道:“还用你说?”

  顾盼儿笑得不行,道:“她一天问我们好几遍,问了还要再问,再问了还要问,问个没完没了,我们被她烦得不行呢。”

  赵雨菲笑着点头,道:“可不是。”

  苏妙华扬了扬下巴,道:“就是要问,怎么,你们不乐意呀?”

  “乐意呀,你尽管问。”顾盼儿和赵雨菲齐声道,说完都笑了。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8096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