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48章 单于之位已定

第748章 单于之位已定

  匈奴使者在京中等了一个多月,没有等到刘询准虚闾权渠所请,封虚闾权渠为匈奴单于的诏书,急得快上吊了。

  程墨迎娶许婉,满京城轰动,作为使者,他不请自来,混在文武百官中进北安王府,想找机会和程墨说几句话,可没想到,拜完堂,新人敬帝后的酒后,程墨便不知去向。

  昨天,宫里来了内侍,让他明天上早朝,他喜出望外,定然是皇帝准虚闾权渠所请,他的任务圆满完成了。

  按惯例,早朝会先处理对外事务,刘询没有让使者失望,待众臣参见毕,道:“壶衍缇单于不幸罹难于沙漠中,他有子嗣,现由他的子嗣继单于位。”

  使者急忙道:“陛下,壶衍缇单于的子嗣也在沙漠中遇难,再无子嗣可以继位,虚闾权渠王子才请求我皇陛下准他继位。”

  程墨道:“陛下,据臣所知,壶衍缇单于还有幼子留在王庭。此子名为握衍朐,现年三岁,请陛下封此子为单于,由虚闾权渠王子摄政。”

  皇帝总算肯接见他了,使者在宫门外等候宫门开启时,光顾高兴,没注意今天来的人中,有一个他求见多日,却不得其门而入的人。

  程墨今天也上朝了。他是王爷,掌管司隶校尉,上不上朝,随他。今天特为匈奴的事,他才起大早上朝一次。

  “王爷,壶衍缇单于几位小王子确实在沙漠中遇难了,虚闾权渠王子是壶衍缇单于的胞弟,继位非常合适。”使者急了,话都说不利索。虚闾权渠可说了,要是拿不回赦封的诏书,他就别回来了。

  程墨拿出一封信,道:“陛下,此乃复珠可敦的亲笔信,信中述说她们母子为虚闾权渠王子所害的经过。”

  小陆子过来,接过程墨手里的信,呈给刘询。

  这下遭了。使者脸色难看,不知程墨手里怎么会有复珠的信,只好道:“陛下,这信是假的。”

  “哦?信是假的?你怎么知道?殿前欺君,可是杀头的大罪。”程墨笑道。

  使者并没有看信,却一口咬定信是假的,这么大的破绽,把朝臣们都逗笑了,殿中发出一阵笑声。

  使者脸涨得通红,分辨道:“复珠可敦已死于沙漠中,哪来的亲笔信?北安王这封信一定是假的。”

  “陛下,送来求救信的是复珠可敦的贴身婢女阿彤,如今就在宫门外,请陛下宣阿丹觐见。”程墨道。

  云可一行只比信使晚一天离开王庭,虽然比不上信使换马不换人,日夜不停赶路快速,但也是一路急行,只比信使迟到三天。之所以先送密信到京,便是提防消息泄露,一行人为虚闾权渠所害,而后报到京城,说他们在沙漠中遇袭。

  虚闾权渠向北方部落借兵,现在手头约有一万多人马。

  复珠为了取信刘询,特地派自己的心腹婢女男扮女装,随同云可进京。今早她随同程墨上朝,一直在程墨的马车里等候,内侍去传,很快进殿。

  使者一见她,眼眸猛地瞪大,道:“阿彤?”

  阿彤冷冷看他,道:“拨四,你和虚闾权渠王子的所作所为,瞒不过长生天,瞒不过皇帝陛下。”

  “不,皇帝陛下不会相信你们。”拨四对刘询行礼,道:“陛下,此女确曾是复珠可敦的婢女,但她生性淫荡,已于一年前和人私奔,如今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只为了中伤虚闾权渠王子。”

  程墨笑道:“难道你不知道此女曾陪同复珠可敦被本王俘虏到京?本王以及众位大人都曾见过此女。”

  “是啊是啊,我们都曾见过此女。”很多朝臣纷纷道。

  他们当然向着自家人,哪有向着外人的道理?使者一下子处在人民群众的包围声浪中,讪讪不能言。

  刘询一锤定音:“既然查明壶衍缇单于有子嗣,自当由壶衍缇单于的子嗣继位。拟诏。”

  当殿拟诏,封握衍朐为单于,复珠为王太后,虚闾权渠为摄政王。使者见大势已去,默然不语。

  虚闾权渠接到诏书,大为不服,他手里有一万多人,胁制复珠母子绰绰有余,对大吴开战却没有能力,只能咽下这口气。他是摄政王,手里又有兵,自然飞扬跋扈,复珠不甘母子的命运捏在他手里,奋力反抗,匈奴自此陷入内乱。这是后话。

  散朝后,刘询宣程墨进宫,两人对坐烹茶。

  刘询道:“大哥清闲两三个月了,也该回朝啦。”

  他唯一能交心的只有程墨一人,习惯每天上朝时见到程墨,习惯散朝处理政务之余和程墨喝一杯清茶消遣,最近这段时间独自喝茶,感觉十分无聊,因而再三地劝。

  轰动京城的婚礼余韵还没有消退,百姓们茶余饭后还在津津有味地谈论这场婚礼,老臣们对他更加地忌惮,程墨怎么会在这个时候重返朝堂?

  “陛下,容臣再休息一段时间。”他苦笑道。

  刘询端起一杯茶,慢慢喝了,道:“朕想和大哥约定,三个月后一定回归,如何?”

  他十分精明,程墨想撇清自己,传递自己没有反意。他也想传递善意,表明自己对程墨信任,最好的办法就是和程墨约定。

  程墨同样端起一杯茶,慢慢喝了,道:“再过三个月,也快过年了,不如元宵节后再说?”

  两人对视一刻,同时笑了起来。旁边侍候的小陆子心想,陛下和北安王这样奸笑,在搞什么?

  两人说笑一阵,程墨出宫,刚进府门,许婉飞奔扑进他怀里,道:“师父。”

  狗子和几个门子坐在门房里吹牛,听到这一声娇滴滴地呼唤,吓得一个激灵,道:“许侧妃怎么还叫阿郎师父?不是应该改口吗”

  一个门子笑道:“头儿,你提醒侧妃一声呗。”

  “提醒你个头。”狗子一巴掌扇了过去,道:“你要找打吗?”

  以前说苏妙华凶,没想到新来的许婉不仅凶,还不讲理,真难为阿郎怎么受得了。

  程墨牵了许婉的手,一边朝里走,一边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许婉道:“在这里等你啊。”...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823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