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49章 成长

第749章 成长

  北安王府的朱漆大门紧闭,偶有路人经过,都会停下脚步,探头看一眼,也有朝臣特意绕道过来,只为亲眼看看那关得严严实实的大门。x

  程墨从宣室殿回府后,便闭门谢客,霍书涵等诸女除了回娘家,也不再和众诰命夫人来往。北安王府从朝野的视线中消失,程墨少年得志,位极人臣的事迹只在百姓中流传。那些对程墨忌惮的老臣渐渐放心。

  程墨携家眷去京郊的田庄了,一住就是两个多月,直到霍书涵产期临近,才举家回府。

  初冬的第一场雪早就下了,沿路的树木叶子都掉光了,只剩光秃秃的枝丫。苏妙华肚子微微隆起,掀起车帘儿,望着车外,对车里的程墨道:“这就要过年啦?”

  自从怀孕后,她对一切都感觉新奇,哪怕见惯了,习以为常的物事,也能发表不着调的高论。在田庄时,她曾对一棵菘树观察半天,得出结论:“叶子是白的。”

  此话一出,旁边的赵雨菲、雪晴等婢女绝倒。菘树就是现代的白菜,在吴朝,是最普通的一种蔬菜了,上至权贵下至贫民,谁家不吃?她从小吃到大,却直到此时才发现菘树是白的?

  程墨得知,一口茶喷出老远,笑得不行。

  被全家笑话,苏妙华老神在在,一点没觉得难为情,依然故我。现在,她不知又发现什么,程墨抬眸看她,道:“嗯?”

  苏妙华很认真道:“过年就能吃年糕了。”

  许婉也诊出喜脉,她月份还浅,这会儿赖在程墨腿上,听到这话,笑道:“年糕也是白色的。”

  就知道两个孕妇会尽说些没营养的废话,程墨已经见怪不怪了。

  车子在一家人谈谈说说中进府,普祥带阖府的婢女仆役列队在府门口迎接,笑容满面道:“阿郎,您可回来了,这些天,很多人送了拜贴请贴过来,”

  程墨闭门谢客,不闻政事,去郊外的田庄度假,可他的身份地位摆在那儿,还是有很多朝臣们上门求见递拜贴。等级到的朝臣,有嫁娶、升迁、丧事等事时,也会派人过来说一声。拜贴普祥都留下,人情来往普祥按例派人送礼。

  程墨点了点头,转身扶霍书涵回院子。霍书涵大腹便便,行动不便,却不改她一贯的沉稳,只是脸庞稍微丰腴了些,越发显得雍容华贵,让人不敢逼视。

  休息了一天,霍书涵才让帐房把人情往来的帐本拿过来,细细看了,甚是满意,夸道:“普管家越来越会办事了。”

  普祥从一个落魄百姓,摇身成为北安王府的大管家,每天经手的事不说千头万绪,也少不了。他成长非常快,从一开始的手足无措到现在轻车熟手,井井有条,可真不容易。

  得了女主人的夸奖,他眼角的皱纹舒展开,只觉这两个月的辛苦没有白费,脸上难免露出得意之色,哈着腰道:“小的幸不辱命。只要不坠了北安王府的名头,小的再辛苦也甘愿。”

  送拜贴的倒还好对付,这人情往来,学问就多了,有些人官职不高,却十分重要,有些人是程墨的患难之交,这些人,礼就得重些;有些人身居高位,却徒有其表,已失去帝心,贬官离朝是迟早的事,有些人是程墨的政敌,或是不必送礼,或是随便送份礼应应景。关系不同,情况也千变万化。谁也不知普祥煞费苦心,这礼才送得恰如其份。

  “这样想就对了。”霍书涵道:“两进的院子,你挑一个,去帐上支银子买了吧。”

  这是要赏他了。他已是北安王府的大管家,在府里算是奴仆中的最顶端了,升无可升,唯有赏赐。

  普祥道:“谢王妃。”

  他没跟霍书涵客气。程墨有钱,霍书涵的陪嫁也不少,一个两进的院子而已,于他们的财富来说,实在不算什么。

  程墨劝霍书涵:“你就要生产了,家务的事交给雨菲吧,别累着了。”

  霍书涵笑道:“正是呢,我这不是派人去请雨菲过来么?”

  说话间,赵雨菲来了,听说要让她主持庶务两个月,连连摇头,道:“现在府里人口众多,可不是当初那么几个人,我怕处理不好。”

  大户人家的闺女,自小有母亲手把手地教,如何识人,如何看帐,如何管理家中的产业,待得出嫁,上头又有婆婆、太婆婆带,等到自己成为婆婆,掌管家业,已能十分熟练地处理各种的事务了。

  霍书涵自小也是霍显手把手地教,后来霍显又把她当皇后培养,一点没藏私,箱底货都教了霍书涵,加上霍书涵聪明,懂得变通,才能把北安王府的事务安排得井井有条,姐妹们一致信服。

  赵雨菲没有这样的条件,当年打理程府事务,不过是管几个奴仆,交际应酬,人情往来,跟现在不可同日而语。现在让她代管,她可管不来。

  霍书涵道:“没事儿,有普管家帮你,若你拿不定主意了,再来问我。”

  看着她圆滚滚的大肚子,赵雨菲犹豫半天,最后还是答应了。难不成让她坐月子还操心家务吗?

  这些天,普祥遇到实在难以决断的事,也会赶到田庄请示霍书涵,不过他十分细心,或把库房的名册一并带去,或拟好礼单,请霍书涵示下。

  这样,霍书涵没有开库房也能了解库房中有些什么。

  他也担心霍书涵产期临近,怕是不能主持庶务,女人坐月子十分重要,难不成让主母在月子里操心?月子中,他不好再如以前般去请示,正不知怎么办好,听到由赵雨菲代理,十分开心。

  转眼到了十一月,这天夜里,霍书涵发作了,幸好提前请了京城中最有经验的四个产婆在府里候着。

  婢女仆妇从产房进进出出,赵雨菲诸女忙着在产房中陪伴,程墨想进产房,被赶了出来,一个人备受冷落又无聊地在院中冰冷的石凳坐着。

  佳佳和青青跑了过来,一个爬上他的腿,一个搂住他的脖子。

  还是女儿贴心呀,真不亏是小棉袄。程墨感叹。rw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8230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