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50章 龙凤胎

第750章 龙凤胎

  感谢走一回哈哈、西风清扬投月票。

  程墨陪两个女儿说着童言稚语,不知不觉暮色四合,产房里还没有动静,他有些急了,起身又要进产房。

  青萝刚好从产房里出来,见他掀帘要进去,赶紧拦住,道:“阿郎,您就别捣乱了。”

  “怎么说话呢?”程墨不高兴了,道:“那是我老婆,我关心一下还不行啊?”

  程墨在家里一向好脾气,要不然青萝也不会口不择言,话一出口,她就知道说错话了,刚要补救,程墨已老大不高兴。

  “奴婢错了。阿郎,王妃快生了,我还忙着去取东西呢,待王妃生产完,奴婢再回来领罚。”青萝说完跑了。

  产房里又传来霍书涵的呼痛声,程墨再也忍不住了,一掀帘子就进去。还没看清产房里的情形,顾盼儿道:“哎呀,你怎么进来了,快出去。”不由分说,把他推了出来。

  程墨气道:“什么情况,你倒是说说呀。”

  按理不应该呀,霍书涵怀胎满三个月便开始在院子里散步,每天早朝各半个时辰,她这个年龄,又有运动,怎会难产?不过,她的肚子大得离谱,或者婴儿比较大。程墨心里嘀咕,前世受无所不能的度娘普及,他对女人生孩子也不是全然无知,何况,他已经是两个女儿的父亲,多少懂一些这方面的知识。

  顾盼儿道:“快生了,你别担心。”

  这都两个时辰了,他能不担心吗?

  顾盼儿牵他的手,让他在石凳上坐了,道:“产婆说,可能是双胞胎,所以难了点。只要先生一个出来,另一个就容易了。”

  “什么?双胞胎?”程墨吃惊地道。

  难怪肚子那么大呢,原来是双胞胎啊。

  顾盼儿点头,有些羡慕地道:“我们也没想到呢,要是生一对龙凤胎就好了。”

  程墨眼睛亮晶晶的,不过,他很快从喜悦中回过神,道:“产婆行不行啊?要不要请肖太医过来?”

  以这个时代的医疗技术,生孩子就是在鬼门关走一趟,双胞胎更加危险,程墨担心一旦生意外,产婆救援不及,想派人去请肖培,抬眼四顾,现婢女仆妇人人脚步匆匆,忙得很。

  他刚要出院叫人,走了几步,一声婴儿嘹亮地啼哭声,伴随一片欢呼声:“生了!”响彻整个院子。

  “生了?!”程墨惊喜,冲了过去。

  顾盼儿比他跑得还快。

  身手敏捷的产婆抱着包得严严实实的婴儿出来,笑容满面道:“恭喜王爷,贺喜王爷,小王爷足足五斤二。”说着,掀开婴儿脸上的纱巾。

  五斤二的婴儿在现代算瘦小,在古代可就正常得很了,何况还是双胞胎,更是难得。

  孩子眉眼酷肖他,太小了,看不出脸型像他还是像霍书涵,跟刚出生的婴儿不同,皮肤红润,一点不皱巴。

  程墨小心翼翼接过孩子。

  小家伙大概吹了风,不舒服,咧了咧嘴,哭了。

  产婆赶紧把纱巾蒙上,抱进去。

  半个时辰后,霍书涵又产下一女。

  果然是龙凤胎。

  苏妙华、许婉两个孕妇高兴坏了,许婉更希冀地道:“要是能像涵姐姐那样,生一对龙凤胎就好了。”

  苏妙华更直接,道:“我也要生龙凤胎。”

  顾盼儿和赵雨菲也很高兴,在她们连续生下两个女儿后,家里终于迎来一个男丁,或许以后会接连生男丁呢。佳佳三岁了,顾盼儿还想再生一个,最近一直缠着程墨呢。

  程墨坐在床沿,把霍书涵拥进怀里,亲吻她的额头,道:“辛苦你了,为我生下一对龙凤胎。”

  霍书涵脸色略苍白,眼神明亮,依在他胸前,轻声道:“我早就有感觉啦,只是,总要生下来才确定。”

  肖培诊脉时,也说是双胞胎,是她不让肖培宣扬的,所以,闲谈时姐妹们都说她肚子特别大,她只是笑而不语。

  程墨素知她要强,怕摆乌龙,没到水落石出时,不会亮出底牌。他在她唇上啄了一下,道:“连我也瞒着。”

  霍书涵神采飞扬,道:“给你一个惊喜嘛。”

  幸好真是喜,要是惊,那就糟糕了。他要知道是双胞胎,哪会如此托大?一早就请肖培过来坐镇啦,幸好母子平安。

  消息报进宫,刘询欢喜地道:“大哥有子嗣了。”

  许平君深有忧色,霍书涵什么都比妹妹强,现在更是生下一对龙凤胎,妹妹压力陡增呀。

  霍显得信,高兴坏了,赶紧开库房,各式布料装了两车,说是给孩子做衣裳,各种吃的装了半车,还嫌不够,让厨子赶紧现做,做好了再送过来。到北安王府,见了两个粉嫩嫩的婴儿,教训程墨道:“涵儿为你生下嫡长子,你可别不知好歹,以后要对她好一些。”

  要不是看在霍书涵面子上,程墨怎会对他一再忍让?现在霍书涵生下孩子,她更加耻高气扬,这语气让程墨听着很是不爽,当下不阴不阳道:“岳母,我自己的老婆孩子自己疼,用不着别人说三道四。”

  霍显跳着脚道:“什么?你敢不听老身的话?别以为现在有了嫡长子就不知天高地厚……”

  她得好好教训女婿一顿,要不然他还不知自己姓甚名谁呢,只可惜话没说完,霍书涵道:“母亲,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倒像五郎对我不好似的。我们一向恩爱,他对我也也敬重有加,要不然不会把主持庶务的事儿交给我。您就别再训他啦。您呀,每次都看他不顺眼。”

  怎么会看女婿不顺眼,还不是因为他不是皇帝,自己嫁了他,满足不了您老人家有一个皇后女儿的愿望。霍书涵想到这里,心念一动,母亲不会逼五郎谋反吧?这个想法,把她吓了一跳。

  程墨怎会听丈母娘训话?早趁她们母女说话的当口,走了。

  小厮们在搬东西,大将军府的车夫道:“夫人真真疼爱姑娘,一下子送了这么多好东西过来。”

  搬东西的小厮道:“大可不必。北安王府什么没有?哪里用得着霍夫人费心。”

  小厮的话大合程墨心意,程墨朝他招手:“你叫什么名字?”

  小厮把布匹往地上一搁,巴巴跑了过来:“回阿郎的话,奴才是榆树的弟弟,名叫松树。”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8254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