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53章 不占理

第753章 不占理

  感谢万水千山36投月票。

  两个粉嘟嘟的婴儿在许婉、苏妙华、顾盼儿、赵雨菲四人手里轮流转,这个刚抱过手,另一个便抢了过去,佳佳和青青也跟着往前挤,在大人们的腿边钻来钻去,不停嚷嚷:“给我抱,我要抱。”

  程墨再次被冷落,不要说抱孩子,就是挤,也挤不过去。他决定重振一家之主的雄风,道:“一个一个来,我先来,让我抱会儿。”

  回应他的是诸女娇俏的白眼,许婉紧抱男娃不放,好象抱紧了,自己也会生一个儿子似的,道:“你呀,排队。”

  程墨嘀咕:“没有我,你们生得出吗?”

  苏妙华耳尖,听得真真的,顿时不干了,顶着大肚子走过来,摸着大肚子,笑得很邪恶,道:“你再说一次。”

  看在你肚子里咱娃的份上,我也得让你啊。程墨义正辞严道:“好男不跟女斗,你们要抱,就让你们先抱好了。”

  “这还差不多。”苏妙华在他旁边坐下,小声道:“你说,我肚子里的,会不会也是龙风胎?”

  程墨瞄了她的肚子一眼,没说话。她的肚子还算正常,并没有霍书涵那么大。霍书涵显然也听到她的话,含笑瞟她一眼。

  顺利生下一对龙凤胎,霍书涵不仅满满的幸福感,也十分自得。她倚在枕上,看着姐妹们争抱儿子,笑容从眼里溢出来。

  青萝匆匆进来,道:“阿郎,小陆子公公来了。”

  小陆子奉诏送贺礼来,宣刘询的口谕:“男婴赐名程康,女婴的名字由大哥自取。”

  刘询已是两个儿子的父亲,帝国后继有人,眼看程墨比他还大一岁,却只有两个女儿,不免有些着急,现在程墨有儿子,他十分高兴,亲自开库房挑选几样东西,赏赐给刚出世的孩子,并封刚出世的程康为羽林郎。

  勋贵子弟满十五岁,大多会进羽林卫,成为一名羽林郎,可也不是每一个勋贵子弟都有此殊荣。有的父辈被皇帝疏远,渐渐边缘化,这样的人家,子弟是无论如何进不了羽林卫的。

  十五年后的事,谁说得清呢?刘询此举,意在告诉程墨,两人是一辈子的兄弟。只有北安王府屹立不倒,程康才能按惯例进羽林卫。

  程墨稍一转念,便明白刘询的用心。

  羽林郎程康由赵雨菲抱着,睡得正香,接诏、谢恩的事自然由爹娘忙碌。程墨进宫谢恩,参见毕,刘询赐坐,道:“大哥在田庄玩了两个多月,也该收收心,回朝了。”

  程墨笑道:“下个月就过年了,待过完年再说。”

  过完年又要再找借口往后拖。刘询无奈看他,道:“丙卿向朕举荐大哥。他说,久坐腰痛,无法长时间处理政务,希望大哥能再回朝,接替丞相之位。”

  丙吉脊椎不大好,不能久坐。

  程墨道:“这个容易,待臣送他一只软椅,坐上去如卧在榻上,腰就不会痛了。”

  丙吉办公,坐的是官帽椅,太硬了,脊椎不好的人,坐这种硬梆梆的椅子。不痛才怪。程墨决定回去画一张现代办公椅的图纸,让匠人制作出来,送他一张,这样一来,丙吉的腰痛问题就解决了。

  “大哥!”刘询无奈看他。

  程墨笑了。

  大将军府,霍显回府,立即派人请霍光过去。霍光一看她的样子,大吃一惊,道:“这是怎么了?”

  霍显添油加醋把在北安王府被婢女撞倒,程墨不仅没有扶她起来,反而让仆妇抬她出府,把她丢在府门口的事说了。

  霍光越听脸色越难看,半晌才道:“五郎真这么做?涵儿呢,她知不知道?”

  “难道我还会说假?程五郎实在可恶,当初我就说嘛,不应该把涵儿嫁给他,现在看来,我说得没错。涵儿更伤我的心,不知被他灌了什么迷魂汤,不仅不帮我,反而向着他说话。夫君,这女儿我们白养了。”

  霍光不相信程墨会做这种事,更不相信自小乖巧孝顺的女儿会得知母亲被人撞倒而全然不顾。他思忖半晌,道:“我们去北安王府一趟。”

  “我不去,要去你去。”霍显赌气道。她回府,立即让收拾行李的婢女赶紧把衣裳挂回原处,发誓以后打死也不去北安王府了,这个女儿,就当她没生过。

  霍光耐心道:“若是五郎存心不理你,我自然要教训他,若是涵儿不孝,更不应该放任不管。非去不可。”

  他说到做到,立即吩咐更衣,霍显气鼓鼓地道:“要去你去,反正我不去。”

  “夫人。”霍光耐心劝说,劝了半天,霍光总算勉强同意去一趟。

  霍书涵得报父母到来,赶紧让赵雨菲诸姐妹代她迎接,为免引起不必要的争吵,苏妙华避开,回院了。

  霍光见女儿气色尚好,又看了外孙、外孙女,道:“长得像你。”

  “那当然。”霍显轻哼。

  霍书涵让乳娘把孩子抱下去,道:“父亲可是为母亲被撞一事而来?这事普管家还在查,定然会给母亲一个交待。”

  霍光道:“你母亲怎会跟一个婢女计较?只是你这府里,怎能这样没规矩?”

  霍书涵略思忖,哪会不明白母亲总是没完没了地絮叨,惹程墨厌了,婢女会凭空消失,想必是他使的障眼法。可是真相无法和父母分说,只好道:“父亲说哪里话,母亲虽不和婢女计较,这婢女却也留不得。”

  是这个理。霍光道:“五郎呢?”

  霍书涵道:“进宫谢恩了。”

  刘询赏的东西摆在大厅里,霍显看后,嫌弃地道:“这些东西也送得出手?”

  皇帝赏赐,哪有一件差的?东西还真是好东西,不过霍显心情不好,看什么都不顺眼,霍书涵自不会和她计较。待她去上茅厕,霍光道:“你母亲脾气不好,你担待些。”

  “父亲。”霍书涵颇为意外,道:“您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吗?”

  “傻孩子,你母亲的脾气,我会不知道?”霍光拍拍女儿的手臂,轻声道。自从女儿的亲事定下来后,霍显没少吹枕边风说程墨的坏话,他早就习惯了。

  父女俩相视一笑,温馨无限。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8397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