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56章 契机

第756章 契机

  周进的奏折送到京城,天上正飘着雪花,到处一片爆竹声,过年了。百姓们把粗粗的竹子放火盆里烧,出噼哩啪啦的响声,是为爆竹。

  霍书涵出了月子,重新主持庶务,提前让人运了几车大竹子进府,这会儿,府门前的空地上,爆竹声响个不停。小厮们放爆竹,佳佳和青青也跟着在旁边凑热闹,乳娘怕姐妹俩被爆起的火花烫伤,要抱她们进去,她们的小手推开乳娘,最后嫌乳娘碍事,撒开小脚丫,跑到程墨那里,一左一右抱住程墨的大腿。

  程墨站在台阶上看小厮们烧爆竹,心里盘算着要不要把火药的配方写出来,找个匠人制作鞭炮和绚丽的烟花。两个女儿跑过来,他一手一个抱起她们。

  一辆马车从御街拐进来,看到这边在放爆烟,便停下,郑春从车上下来,快步过来,道:“王爷,陛下宣您即刻进宫。”

  自霍光当权后,极力与民生息,展经济,霍光退隐后,刘询并没有改变正策方政,还是行与民生息的政策。他在襁褓中下下过监狱,是历代皇帝中唯一一位蹲过大狱的皇帝,在民间长到十六岁,见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更能体谅百姓疾苦,政策更加对百姓倾斜。百姓们的生活越过越好,因而,年的气氛十分浓厚。

  皇帝也是人,也要过年。刘询却在这个时候宣自己进宫,程墨有些讶然,道:“可是有什么事?”

  该赏赐的年节礼,早就赏赐下来了。

  郑春道:“是,陛下收到一封奏折,便让奴才过来宣您。”

  他并不清楚奏折的内容,但看刘询脸色十分不好,因而神色也很郑重。

  程墨放下两个女儿,哄道:“去找你们母亲玩。”

  佳佳十分顽皮,转身就往火盆边跑,青青在后面跟,好在乳娘们机灵,赶紧拉住。

  “小心看护。”程墨叮嘱乳娘,叫小厮进去找赵雨菲,然后更衣上车,去宣室殿。

  参见毕,刘询把一份奏折递给程墨,道:“大哥先看看。”

  这是一个时辰前刚送来的奏折,条理清楚,叙述详细,说的主题只有一个,扬州牧周征贪污,扬州上下的官员一同贪污,后面还附有若干证人的口述供词,可谓证据确凿。程墨一看末尾署名:臣周进。这个名字杨敞对他提过,是那个出身寒门的新科进士。

  自朝堂下令盐铁专卖后,盐和铁成了帝国最重要的财政来源和战略物资,百姓再也不能私自贩卖,只有国家机构才能卖,扬州是产盐区,私盐应运而生。不过这时走私盐的现象还不十分严重,盐既然收归国有,拿到牌照就十分重要了,于是赂/贿官吏的事也应运而生。

  周征在任上四年,以前的御史一直没有奏报此事,为什么周进一到扬州,就现这么严重的问题,搜集到这么多有力的证据?刘询脸色难看,道:“周征是霍大将军举推荐的。”

  确切地说,周征为扬州牧时,刘询还在程家私垫读书,昭帝还在位,霍光主政,周征是他任命的。

  他这是要借这个机会翻老帐,把霍光拉下马吗?想起史书上的记载,程墨看他一眼,道:“陛下,霍大将军任人唯贤,只怕这人到扬州后,抵受不了诱惑,才致如此。”

  扬州是江南富裕之地,明清时期,到那里任知府,可是肥得流油的肥缺。程墨觉得,这人到了扬州,才迷了本性的可能性极大。

  刘询沉默一会儿,道:“大哥说得是,让司隶校尉查一查此人赴扬州之前的事。”

  程墨道:“是。”

  不愧在后世有仁君之名,要是换作疑心重的皇帝,趁此机会灭霍氏一族也不为过。刘询对霍光极为忌惮,继位当日,和霍光同车祭太庙,只因为霍光站在他背后,感觉后背如被芒刺,因而有了“如芒在背”这个词。也正是如此,程墨才会劝霍光退隐保命。

  刘询道:“朕想让大哥辛苦一趟,去扬州考察一番,看周进之言是否属实。不知大哥肯否?”

  程墨一直想离京,他一直要程墨重返朝堂,扬州之行刚好是好契机,既能满足程墨远行的愿望,也能让程墨就此再次进入朝堂。他是北安王,悄然赴扬州不会引起百官的注意,若周征在朝中有耳目的话,不致于打草惊蛇。程墨可算是十分合适的人选。

  程墨道:“臣领诏。”

  此际,他能说不吗?不说两人的兄弟情份,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他享着王爵的俸禄,真有事,哪能置之度外?

  程墨肯答应,刘询放心一半,不管周进所奏之事是否属实,能就此让程墨重返朝堂,已是难能可贵。

  殿角侍候的小6子看刘询脸上从阴云密布变成晴转多云,心想,陛下对北安王信任不减,也只有北安王能安陛下之心了。

  卢希请立太子之事,他想透给程墨,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最后还是刘询宣程墨进宫,自己告诉他这件事。小6子并不知道司隶校尉还在查卢希。

  “明天是大年初一,大哥后天才走吧。”

  明天满朝文武、勋贵、宗室、外戚须进宫向皇帝、皇后拜年,程墨这个时候突然不在,显然十分不合理,会引无限猜想。程墨道:“诺。”

  两人相视一笑。

  赵雨菲听说程墨奉诏进宫,奇道:“这个时候进宫做什么?”

  大过年的,皇帝难道闲着没事,宣夫君进宫喝茶闲聊?她心里疑惑。待程墨回府,说起初二将起程去扬州时,诸女都默然。

  苏妙华道:“陛下忒不近人情,难道不能让夫君过完年再走?”

  起码也得元宵后才走嘛。

  诸女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全都眼巴巴地看着程墨。

  程墨道:“周进孤身一人赴任,在扬州到处走访,若说不会引起周征的注意,怕是不现实。我迟到一步,他危险一分,还是早早动身的好。”

  这样的英才当保全。

  诸女都赞同,很快气氛又热烈起来。饭后一家人围坐守岁,除了逗几个孩子,便是叮嘱程墨要小心。程墨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7859148.html